谭中怡:棋后的幸福与烦恼

Modern Women - - 魅力女性 - 文/葛会忠

从德黑兰回到北京,谭中怡的身份一下子由著名棋手变为新科世界棋后,成为谭中怡出席不同场合时,必然被主持人提及的定语。

幸福来得有些突然,谭中怡并不愿意自己的人生就这么被定住: “无论是不是世界冠军,我还是我,成为世界冠军可能让我在业界的地位稍微提升,但说不定会觉得更累一些,因为重庆妹子天生喜欢那种比较闲适的生活状态,当然,这么说可能有些矫情。”

在率直表达了本真之后,谭中怡迅速把自己拉回现实:“有那么多人为我的成长付出了努力,社会各界的培养、领导的关心、父母家人和朋友的期待,我当然希望自己可以走得更远一些。”正是怀揣着这样的一份责任和执著,今年3月,在伊朗德黑兰举行的2017国际象棋女子世锦赛上,谭 中怡实现了职业生涯的重大突破,成为我国第5位世界棋后,此前她在女子世锦赛上的最好成绩是32强。

现实中有不少缺乏阅历的运动员,因为头衔或者身份的改变,或轻或重地飘飘然起来。但谭中怡没有这样,几次接触下来,感觉谭中怡依然是那个非常暖心的重庆妹子。

按照常理,长达20多天的世锦赛参赛经历,会消耗棋手的很多精力和体力。比如上届世锦赛冠军、乌克兰棋手玛利亚·穆兹丘克在夺冠时,就成功地减掉了十几斤的体重。为此,谭中怡公开表示非常佩服穆兹丘克这样名利双收的赢家,感叹这种既能夺冠又能减重的好事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果然,尽管谭中怡在今年的世锦赛上“比较突然”地成了新科世界棋后,身份变了,体重依然没变。回国后和记者聊起这个话题,谭中怡只是 摇摇头,拿自己没办法。如此紧张的世锦赛都没能让谭中怡“为伊消得人憔悴”,可见,并不是每个人、每个优秀棋手、每位世界冠军都能够具备这样的好心态。

本次世锦赛上,谭中怡在6轮比赛中,有4次被不同对手拖入了快棋加赛,其中有两次经历了25分钟快棋赛、10分钟快棋赛、5分钟超快棋赛和突然死亡法的加赛全过程,每一次笑到最后的都是谭中怡。“想得太多,只会禁锢自己,宠辱不惊,抛开一切,努力去做就好。”这是谭中怡事后对自己心理状态的描述。

谭中怡承认,每个棋手都有成为世界冠军的梦想,自己也不例外。但她并不纠结于是不是成为世界冠军,她说:“我更看重的是突破自己,其实这个冠军对我来说还是挺突然的。这个赛事有一定的偶然性,水平在伯仲之间的人太多,拿到了也正常,前两届的冠军不见得就比我强,比我强

的也没有拿到”。

早在十几年前,就听中国国际象棋队总教练叶江川提起过谭中怡的名字。那是在2004年,中国国际象棋女队完成了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团四连冠,叶江川对谢军、许昱华、赵雪和黄茜4位奥赛主力赞许有加。谈到未来的接班人时,他特别提到有一位堪称天才的小棋手,叫谭中怡。

谢军、许昱华陆续退役,中国女队进入长达数年的新老交替周期。小谭似乎并不着急,很快,她被天才少女侯逸凡的锋芒掩盖,已经展露非凡才华的年轻女棋手轮流代表中国队,登上成年组世界顶级大赛的舞台。在人才辈出的中国国际象棋女队,不要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凡是进步不够快的年轻棋手,很快就会被淹没在别人的光环里。尽管谭中怡在少儿时期曾经3次获得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分龄组冠军,但是她也曾为成长的烦恼所困扰。那几年,记者不时听国家队或地方队的教练们谈起谭中怡及其闺蜜令教练很是头痛的趣闻轶事。

叶江川说:“现在很多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往往喜欢标新立异一些,喜欢说一些比较另类的话,小谭也经历过这个阶段,但对于她的才能我一直不怀疑。” 2008年, 17岁的谭中怡第一次入选中国女队的奥赛阵容, “当时她和居文君都还比较小,对于整个团队的事不像现在这么上心,那次我们的成绩也不够好,为此我还挺生气的。”叶江川说。

虽然教练没有怀疑过谭中怡的才华,可谭中怡却怀疑过自己。她非常肯定地说:“从知道自己有天赋到真正走到这个位置上,还要经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当然怀疑过自己,这肯定是有的。”

201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深圳举行,谭中怡代表中国队参赛。叶江川说:“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她长大了。当时大体协请我去当教练,小谭经常到我这里摆棋,对自己有要求,对团队的帮助也很大。”谭中怡不仅帮助中国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而且在赛场内外成熟懂事了。

两年后,谭中怡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她没有像国际象棋队其他一些队员那样留校深造,而是找叶江川深谈。谭中怡说:“之前我就想清楚了,希望自己能够在国际象棋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大学生活给了我静下来的时间和空间,让我可以认真地想一想。有的东西就是这样,离得太近了就想退,离得远了反而觉得很美。”

虽然每个棋手的经历和特点不尽相同,但是在读书这件事上,队里还是很支持的。叶江川说:“毕业后,她主动表达了这样的态度,这让我很为她高兴,因为我们的一些棋手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往往会失去动力,谭中怡做得非常好。这是她的优点,非常善于跟教练沟通,使教练充分了解她的真实想法,不局限于棋艺方面的指导。教练毕竟有着更加丰富的经验,对人生以及棋艺的态度都可以给出更恰当的辅助和指引。她的这个优点很值得其他年轻棋手学习。有的棋手在本科毕业后会继续在大学里深造,比如谢军已经成功转型,对于尚未成为世界冠军或世界棋后但有希望在棋艺上继续突破的年轻棋手,我更倾向于她们在本科毕业后,趁着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在棋艺上争取更大的突破,像谭中怡这样是最理想的。”

从那以后,平时行政事务缠身的叶江川,经常挤出时间陪谭中怡下快棋:“在男棋手中,我和卢尚磊下了 上千盘快棋。女棋手中下得最多的就是谭中怡。”

谭中怡能在世锦赛上屡屡快棋制胜,显然是有基础的。“我小时候就喜欢下快棋,最近几年主要是跟叶老师下。”谭中怡说,“现在到了世界大赛中,下快棋尤其是超快棋的时候,自己不仅不会紧张,反而会有莫名的兴奋感。”正常情况下,在异常紧张的快棋加赛间隙,棋手们往往会找安静的角落,思考接下来的对局该怎么办。谭中怡则相反,那几段间隙恰恰是她“很不安分”的时刻,经常会逮住一个聊天对象,还没聊够,下一盘马上就要开始了。本次世锦赛期间,来自中国的裁判戴离离就经常被谭中怡当做陪聊的对象。“但是,只要我一坐到棋盘前,就感觉一切都OK了”,这就是谭中怡对快棋的感受。

正如谭中怡预料的那样,突如其来的新头衔的确打乱了她原来的生活节奏,也带给她意料之外的荣誉和惊喜。对于来自社会各界的肯定和奖励,谭中怡并没有觉得这些都是生命里的必然。在接受来自一家山东企业的奖励时,谭中怡表达感谢的同时还说:“对我来说,这真的是意外的惊喜。”在这方面,谭中怡无疑是很多年轻人的榜样,懂得责任和感恩让她的人格更具精神力量。

谭中怡没有变得浮躁,也没有膨胀起来,反而更安静了:“有了这个冠军头衔,我不仅不会见好就收,反而更能排除纷扰与诱惑,努力在国际象棋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我今年26岁,国外棋手的黄金年龄一般都在30岁左右,我希望自己可以下到35岁。”

(摘自《新体育》,本刊有删节)(责编 拾谷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