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荫杭教女:亦父亦友 慈中有教

Modern Women - - 名人家教 -

杨绛是国学大师。父亲杨荫杭是东西方法律方面的专家,他19岁时考入南洋公学; 21岁官费派送日本留学。回国后因鼓吹革命,被清廷通缉,筹借了一笔款子,再度出国赴美留学,后任江苏省、浙江省高等审判厅厅长等职。

教育孩子自食其力

杨荫杭不主张置办家产。他之所以反对置家产,不仅图省事,还有一套自己的原则。他认为,经营家产对本人来说,太耗费精力,甚至把自己降为家产的奴隶;对子女来说,家产是个大害。他常说:“某家少爷假如没有家产,可以有所作为,可现在‘吃家当’,使他成了废物,不图上进。”他曾经明明白白地说过:“我的子女没有家产,我只教育他们能够自立。”他主张,人人都该自食其力,不能不劳而食。

有时候也像孩子

杨荫杭在孩子们面前凝重威严。尽管他从不打骂孩子,可孩子们都怕他。当年,杨绛的先生钱钟书初次见杨绛的父亲时,也觉得有点儿怕,后来,他对杨绛说:“爸爸是‘望之俨然,接之也温’。”儿女们虽然说怕父亲,却和父亲很亲近。他喜欢饭后被孩子们围绕着一起吃点甜食,常要母亲买点好吃的东西“放放焰口”。

杨绛11岁的时候,放暑假在上海,看见路边牵着草绳,绳上挂满了纸做的小衣小裤,听人家说:“今天是盂兰会,放焰口。”她觉得很奇怪,“放焰口”可是她家常用的词儿,不论是吃的、用的、玩的,都可以要求“爸爸,放焰口” !

小时候,杨绛跟着父亲的时候居多。每天早饭后,她给父亲泡一杯酽酽的茶。父亲饭后吃水果,她削皮; 吃风干栗子、山核桃等干果,她专司剥壳。父亲午休,她坐在旁边看书。冬天,父亲还帮他们兄弟姐妹做冰激凌。孩子们不会做,求父亲出主意。怕母亲反对,父亲就让孩子们到他的书房里去做。

顺其自然的教育

杨绛上学时,很少得100分。父亲知道了,从不批评,也不嘲笑。上高中时,杨绛还不会辨平仄声。父亲说:“不要紧,到时候自然会懂。”有一天,杨绛果然四声都能分辨了。父亲晚上常踱到窗前,敲窗考她某字是什么声。女儿答对了,他高兴而笑;就是考倒了,他也只是笑一笑。

不替孩子出头

对有些事,父亲却严厉得很。杨绛16岁时,正在念高中。那时北伐已经胜利,学生运动很多,常要游行、开群众大会等。

有一次,学生会要各校学生上街宣传,杨绛也被推荐去宣传。当时,苏州风气闭塞,女孩子到大街上去,站在板凳上宣传,就像是耍猴似的。 杨绛不想去。当时,学校里有古板人家的小姐,只要说“家里不赞成”,就能豁免一切活动。

周末回家,杨绛向父亲求救,问能不能也说“家里不赞成”。父亲一口拒绝,他说:“你不肯去就别去,不用借爸爸来挡!”

杨绛说:“不行啊,少数都服从多数呀。”

父亲说:“该服从的就服从,你有理,也可以说。去不去在你自己!”

相知的朋友

杨绛记得,有一次父亲问她: “阿季(杨绛的小名),三天不让你看书,你怎么样?”杨绛说:“不好过。”父亲又问:“一星期不让你看书呢?”她说:“一星期都白活了。”父亲笑了,说:“我也是这样。”杨绛觉得自己升为父亲的朋友了,她很高兴。她非常珍视这种深深的相知与亲情。

(摘自《祝你幸福·午后版》,本刊有删节)(责编 小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