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自己的最高级,是热气腾腾地活着

Modern Women - - 娇点话题 - 文/李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国企,女孩子们终日捧着茶杯悠悠度日。我们被告诫,女孩子不要那么拼,要爱自己。我们擦很贵的眼霜,买了一件件大牌风衣,可生活却沦陷在一平方米的井底。

很多人调侃“90后”已经进入“中年”,正如我看到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或许穿着最时髦的衣服,却多半有着茫然、无意识和死气沉沉的一张脸。

我在旅途上认识的一个女生, 27岁,在家乡小城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她所处的环境对她的职业成长已构成了天花板。我们坐在洱海边的小酒馆,吹着风对着窗外的月亮聊天,她无限惆怅地说:“好想和你一样去北京闯荡,去更大的平台,认识更专业的同行,可是大家都说,你何苦对自己残忍?”

我看着朦胧月影下那么年轻、光洁的一张脸,竟充满老气横秋的沧桑感。

有趣的是,我在另一次旅行中认识了一个意大利姑娘,她34岁那年,捏着一张容不得人犹疑的机票,就从意大利跑到了美国,去念她喜欢的教育学硕士,把小鲜肉男友扔在国内。过去的10年,她是一线时尚杂志的编辑,拼到很高的职位,在圈内风光无限,却敢于放弃半生的积累和安稳的感情生活,换个喜欢的方向和国度重新开始。

她告诉我:“哪怕不再年轻,我也想看看自己在喜欢的领域,会有怎样的收获和成长。”30多岁的姑娘谈起未来,脸上的雀斑都在跳舞,少女感简直要溢出来。忽然觉得,一个人只有从程序化的重复中惊醒,去做真正热爱的事,才能链接到灵魂深处最深刻的共鸣。

29岁那年春天,我去北大听林奕 华的讲座,因为很喜欢他的话剧。没想到这个1959年出生的男人,在讲台上那么年轻富有朝气。他的眼神明亮而狡黠,在走道里走来走去,盯住你的眼睛问:“你快乐吗?”那一刻,所有的伪装无处遁形。他在开满樱花的四月天里对我们讲:“不管你多少岁了,正在经历着什么,一定要问问自己,我还能有怎样的改变和成长。”

那一刻我忽然决定:做点让自己真正快乐的事,看看会有怎样的改变。

我找回了一直热爱的写作。我在上下班的地铁里写,在午休时间鼾声四起的办公室里写,在无数静谧又漫长的深夜里,对着书桌前的一盏微弱灯光写。一年之后,有多家出版社约我出书了,我自己的平台也聚集了十几万读者。跨界做自由撰稿人,很多人投来鄙夷:你都30岁了。

30岁又如何?我决定去过一种热气腾腾的人生,以梦为马,遍地黄沙,在文字的世界里浪迹天涯。我拿起手里的笔,拾起勇气,终于没有辜负自己。

活得热气腾腾,对世界有好奇心和激情,你会发现,生活回馈给你的是更加美好的自己。

我的一个女友过去是个宅女, 生活两点一线,每天在固定的换乘站,买一瓶同种牌子同种口味的饮料。我去她的城市旅行,发现她连最著名的景点都没有去过,城中好玩有趣的料理店她也闻所未闻,整个人无精打采。我叹气:“你也太不热爱生活了。”她狡辩:“可是我对自己也很好的,每年也会买点硬货出境旅行。”

No,爱自己不是照着时尚杂志复制一份购买清单、花掉血汗银子,换取朋友圈一年一度的旅行大赛。而是你在没有镁光灯的360个平常日子,是否活出了心中的热爱,是否每天醒来都有所期待。

后来那个女友谈起了恋爱,对方拉着她吃遍城中的美食,带她去游泳健身。她从舌尖味蕾的探险里发掘到乐趣,开始尝试着打破安全感边界,去探索更大的世界。如今的她整个人神采奕奕,读书、健身、跳拉丁舞,她说:“热气腾腾地活着,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爱自己。”

是的,爱自己的最高级是热气腾腾地活着;心中有温度和好奇,你才会感受到生命的蓬勃和意义,世界才会显得更加宽阔而有趣。

(张秋伟摘自《广州日报》) (责编 子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