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上法庭,都是土地补偿款闹的

Modern Women - - 案里案外 - 整理/辛彩霞

说起拿到土地补偿款,静宁县的靳老太太一半是喜一半是忧,喜的是有了这笔钱,可以还早些年欠别人家的债,自己手头也有些钱可以用来养老;忧的是,就因为补偿款的分配问题,她和大女儿一家快成仇人了。

基本案情

据靳老太太介绍,事情是这样的,靳老太太有6个女儿。大女儿1988年9 月结婚后,一直和父母及 5个妹妹共同生活在父母在村里的宅院内。当年11月,靳老太太的丈夫去世。此后,靳老太太的次女、三女、四女、五女相继出嫁。家里就剩靳老太太、小女儿及大女儿一家共8口人一起生活。

共同生活期间,2007年,靳老太太、小女儿及大女儿、大女婿拆除了宅院内的房子,并对原宅院朝西扩建,在原宅基地上翻建院落1座,供8 口人居住。2008年,在居住的宅院以北新修宅院1 座。2009年,在居住的宅院以南又新修宅院1座。家庭承包地的情况为:第一轮承包土地时靳老太太家里是7 人 的承包地,包括靳老太太和丈夫、除小女儿外的其他5个女儿。丈夫去世后,其承包地被收回。大女儿结婚后,大女婿并未分得承包地。

2014 年到 2015 年,家里部分承包地被征收,靳老太太作为户主领到了 13.7万元的土地补偿款,靳老太太考虑到大女儿及大女婿对家庭的付出,提出给大女儿分得4 万元。但是,对于征地补偿款的分配,大女儿、大女婿对此并不满意,为此大女儿、大女婿和母亲、妹妹经常发生矛盾,夫妻俩还辱骂过母亲和妹妹。2014年5月,两人还将汽油泼洒在母亲和妹妹居住的房间,点火将房门引燃,着实将靳老太太吓得不轻。事后,靳老太太和小女儿虽然谅解了两人的行为,但从这之后,双方分开吃饭。2014年6月,靳老太太向大女儿索要家庭户口簿时,双方再次发生矛盾,大女儿和大女婿辱骂并殴打母亲及妹妹,双方关系恶化。眼看闹得没法过日子,无奈之下,靳老太太和小女儿共同将大女儿及大女婿告上法庭,请求对家产及土地补偿款进行合理分配。

说起分家,大女儿、大女婿也有一肚子的委屈。两人说,他们想争的房屋是他们的劳动所得,妹妹无权分家产,并请求对母亲及他们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依法给他们夫妻分割较多的份额,并依法分割土地补偿款。两人结婚后就一直和父母及5个妹妹共同生活,父亲去世后,他们更是辛勤劳作,和母亲 一起抚养几个妹妹长大成人。2007年,原来的老房子面临倒塌,他们夫妻借钱在原宅基地上修建了约200 平方米的砖木结构房屋。2008年,又在院北和院南分别修建院落两座,其中彩钢简易房3间、砖木结构房屋9间。共同生活中,母亲和妹妹将大部分征地补偿款占为己有,虽然和母亲妹妹发生过纠纷,但没有辱骂她们。2014年5月,大女婿抽烟时不慎引燃泼洒的汽油,但两人及时将火扑灭。大女儿、大女婿坚称,虽然和母亲及妹妹有争执,但过错不在他们。

办案过程

法院受理该案后,为了查清双方的家庭承包经营承包土地,主审法官依职询问了1977 年至 2016 年本村的历任村委会主任及该村4 组历任组长,查明第一轮承包土地时,靳老太太家里承包经营的是7人的承包地,包括靳老太太及其丈夫、除靳老太太小女儿外的其他5 个女儿。靳老太太的丈夫去世后,其丈夫的承包地被收回。大女儿结婚后,发包方并未给大女婿分配承包地。承包经营期间承包地没有变动。1998年,第二轮承包土地时,以靳老太太为户主的家庭承包经营承包土地为 6.24 亩。

关于双方其他家庭共有财产问题。大女儿和大女婿称,2001年及2013年,因征收家里的原土地,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