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她的冬暖夏凉装进心里

Modern Women - - 围城之内 - 文/王小毛

我心乱如麻,你却鼾声如雷

凌晨三点钟,我被噩梦惊醒,下意识摸了摸旁边,发觉空空无人。初夏时节,天亮得早,我循着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微微天光,发觉小茹正坐在床沿,默默垂泪。

我蹭到床沿拍了拍她的肩膀,哑着声音问:“你这又是怎么了?”

见我已醒,小茹也不再压抑自己,啜泣声越来越大 :“没……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人活着真憋屈……呜……”

我顿了顿,大脑迅速运转,原来还是为了工作上的那点事儿。小茹所在的公司前些日子来了一位新同事,据说是领导的亲戚,接着一系列职场的不公事件轮番登场。性格绵软、为人清高的小茹首当其冲,默默为这位领导远亲扛了很多雷,也因此受了很多委屈。

我说:“多大个事儿呀,还值得你失眠的,不行咱就辞职呗,老公 养得起你!”

我拍拍她以示安慰,继续上床睡觉,想要美美地睡个回笼觉。结果,被一阵更激烈的哭泣声吵醒。

“你这是干啥啊?”凌晨三点,难以成眠,这让我有点不满。

小茹猛地转过头来,愤愤地说: “我这么难过,你竟然还能睡得着!”

这下,我睡意全无,起来开灯对着气鼓鼓的她,本来想生气,但一看到她憋着嘴的样子有点萌,竟忍不住笑了起来。“哇……”这下,小茹彻底被我激怒。

你是我亲老公吗

这就是我的老婆小茹,一个心事特别重、神经特别敏感的萌系小女人。平日里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会被她放大无数倍,刨根问底,弄一个是非了然。最让我感到无奈的是,不管让她纠结的点在哪里,只要我接茬,最终都能成功转 移到我的身上来。

有一次,她在银行办业务被插队,对方是一位老大爷,小茹抱怨了几句,那位老大爷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口成脏”,小茹哪里是对手,只好把窝囊气全部带回家。那一整天,她的心情都特别不好,不停地问我:“明明错的是他,他凭什么那么振振有词?”但我觉得这也不算大事,就简单地劝她:“算啦,多大个事儿,不值得大动肝火。你呀,就是心眼小。”那一次,她整整一天没理我。

还有一次,她和闺蜜发生了误会,一连几天精神恍惚,总是痛心疾首地念叨 :“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她怎么可以不信我?”在我看来,朋友之间发生点误会也很正常,就随口开导她:“朋友之间,有缘再续,缘尽则散,没必要纠结。”她首先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唉”,然后一天一夜没和我说话。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越来越觉得她就是个喜欢小题大做的人。某一天,当她为了某个亲戚的弦外之音纠结时,我依惯例劝她把心眼撑大点儿。她终于爆发了,直接对我大吼道:“我这边的天都要塌了,你还在那边嬉皮笑脸;我难受得心乱如麻,你倒下就鼾声如雷。你是我亲老公吗?这样对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粗线条的心,漏掉的是感情

小茹越来越沉默,经常一个人默默坐在窗前,目无焦点地度过一下午。开始,我还以为她在修炼自己,只觉得耳根清净,再也不用听

她念叨那些鸡毛蒜皮,每天乐得自在。可是,某个下午,我买水果回来,猛地看到她那孤独瘦小的背影,就那么直愣愣地杵在窗前,一动不动。忽然有一种凄凉的感觉贯穿全身,我才意识到,这些日子以来,她并不是在修炼自己,她只是对我失望了,决定独自一人努力消化这个世界的种种不美好,以及现实带给她的种种恶意。

从前,她还可以说给我听,但现在,恐怕我才是她的槽点,哪怕如鲠在喉,她也选择自己艰难吞下。

意识到这一点,我感到特别恐慌,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果,主动凑上去问她:“你最近怎么了啊,老是一个人发呆?”

她似乎很想说出来,但话到嘴边,顿了顿,上下睫毛颤了颤,最终只是说了一句:“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纵然是再粗线条的我,也该明白这样一件事,过往种种,我带给她的伤害和失望,远比那些所谓奇葩带给她的纠结要多得多。我在她心里的存在感和重要性,正在一点一点消失。

青梅给竹马当垃圾桶的那些年

掐指一算,我和小茹已经在一起 15年了。其实,从我认识她的那天起,她就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只不过在感情浓烈时,我将她的心思细腻定义为温柔;而感情归于平淡后,她的心思细腻在柴米油盐的衬托下,变成了矫情的小气、不合时宜的“作”。

还记得我初入职场时,受了不 少挫折。但我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人,而小茹总能从我的微细表情中发现端倪。小小的她,经常仰望着我,满眼真诚地问:“你是不是遇上糟心事了,说给我听听,好吗?”

我本不想说的,但在她的引导下,最终还是把那些小烦恼悉数倒出来。其实,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多一个人为我烦恼。但我又不得不承认,有一个人肯坐在我的对面,陪我一起惆怅、感慨,就好像有人帮着背负了一半的重担,是一件特别舒心的事。

我们结婚后,因为双方家庭的差异,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我着实焦灼了一阵子。小茹家境很好,她害怕我因此觉得自卑,每次我与她的家人相处时,她总能敏感地捕捉到我的痛点,事后主动向我解释,尽管在现在看来,都不是什么大事。

在她的心里,我们之间没有小事。过去,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有什么烦恼,一定要对我说。”

在她的陪伴下,我慢慢变得强大,随之而来的是性格的大逆转。我觉得自己活得特别通透,面对过去烦恼的人与事,不必过多思量就能豁然开朗。而过去那个经常扮演“知心姐姐”的小茹,她的心事似乎越来越重。

是的,这些年她其实一直都没有变,是我变了,是我成功逃离心理的桎梏后,就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是个戴过枷锁的人。

学着感同身受

心念一动,我坐到她身边,搂 过她的肩膀,轻声说:“老婆,你是不是遇上什么烦心事儿了,快跟老公说说。”

小茹垂着头,小声说:“还是不说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说:“能影响心情的事就不是小事,你快说说,自己憋着多难受。”

小茹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这段日子以来自己遭受的种种烦恼悉数道来。那个领导的亲戚给别人添了无数麻烦后,竟然升职了;昨天坐地铁的时候因为没有让座,被某个强壮的老太太挤兑了;中午吃饭时,被熊孩子和熊家长气着了……

说完这些,小茹哭丧着脸,小声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一具行走的负能量啊?”我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明白她和我说这些事,并不是为了讨要解决的方法,她只是需要来自亲近之人的理解与安慰而已。

我把她拉起来,笑嘻嘻地说“:就算有负能量也不怕,咱可以去找点正能量对冲一下,你上周不是说想吃芝士虾吗?走!老公这就带你去吃!吃完我们就去买买买,你不是常说‘包’治百病吗,顺道把你喜欢的那款‘直男斩’口红一并拿下!”

在这样的现实中生活,谁还没有脆弱和迷茫的时候呢?谁还没有在负能量海洋中沉溺的经历呢?我们都知道无关生死的事都是小事,可是,真正扎心的、消磨我们的,不正是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吗?对于我们来说,最亲近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在大事当头时不离不弃、在小事烦扰时感同身受的人吧。

(启明星摘自《爱你》)(责编悬塔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