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跨城之恋”

Modern Women - - 围城之内 - 文/耶雅亿

老爸的“广东梦”

老妈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河南这片土地上,我的外公外婆早给自己买好大号墓地,希望将来与子孙同葬在这片土地上。

我老爸祖籍广东,爷爷奶奶是广东汕头人,老爸小时候随北调工作的爷爷奶奶来到河南,在郑州长大,始终保持着“哪儿都没广东好”的优越感。

从我记事开始,老爸的电视节目永远锁定广东频道,买电脑炒广东的股票,关注广东的房价与教育,还跟广东的亲戚们保持亲密的关系,总是蠢蠢欲动地想回广东打拼……

看到老妈安于现状的模样,老 爸常劝老妈说:“你看看身边的孩子都是啥素质,我的广东亲戚们的同龄孩子都会弹钢琴,参加电视台的演出……再这么下去,咱们不是毁了孩子?”

老妈一听就炸:“咱学区是郑州最好的!多少人想进这家幼儿园都挤不进,你能不能知足一点啊?”

老爸叹息说:“内地封闭狭窄的环境,让你变得越来越狭隘、自足。你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老爸越爱广东,老妈就越说广东的不好:高物价、夏天热……其实,老妈不讨厌广东,是讨厌老爸对郑州不满意,对安居的生活不满意。逛一个菜场,接一次孩子,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让老爸触目伤 怀,萌发“恨不得立刻闯荡广东”的念头。

岌岌可危的婚姻

老妈跟老爸博弈了一辈子。老妈不想过两地分居的生活,更不想跟他去闯广东。老爸虽然被老妈“捆”在身边,却因为“广东梦”而不满意于工薪生活,总想着投资赚到更多的钱。每次吵架的时候,他都振振有词地说:“你不让我闯广东,那我老了过去养老总可以吧?在广东给女儿买房子总可以吧?”

2001年上半年,老爸将我们所居住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囤仓股票。不料,7月股市暴跌,老爸老妈天天吵架,干脆将离婚提上日程。就在办手续那天,我恰到好处地突发高烧住院。看到我被肺炎折磨得死去活来,老妈心里充满愧疚感,老爸作出让步———搁浅自己回广东的想法,好好过日子。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拿出积蓄还钱,帮老妈保住房子,老爸交出工资卡给老妈管理,貌似平静的日子这样持续了10年。

这 10年中,老爸表面上没提回广东的事情,但是他辞掉公职,进入一家国际保健品公司做销售。固定工资上交后,他悄悄攒着私房钱,再加上爷爷奶奶的多年积蓄,还有从我太祖父那里继承的遗产,他离广东买房的梦越来越近。

2009 年,老爸没跟老妈商量,在广州市区买了一套3居室的期房。首付5成后,他每月的还贷数目仍巨大,希望老妈帮忙一起还款。老妈气得一个月没回家,住在外婆

家。老妈不能接受每平方米1万元的房价,最让老妈生气的是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老爸背着自己做,最后却让自己来“买单”。

老妈闹离婚时,10多岁的我已经懂事了。在北方与南方两种家庭文化中长大,我是个特会察言观色的“小人精”。看到老妈不愿饶恕的样子,我站在爸爸这一边,说:“你们不要离婚,爸爸在广东买房子不是错,我也喜欢广东!”

南北组合的爱

2015 年,老爸的公司调他去广东工作。爷爷奶奶刚好退休,广东的房子装修完毕。他想带我转学去广东,老妈坚决反对,老师们都说转学换环境说不定会影响我的学习。再加上那段时间外公癌症晚期,需要老妈这个独生女儿照顾,老妈怎么能抛弃他们呢?

老妈跟老爸吵得天翻地覆,压抑了很多年的隐形地雷又爆炸了。最后,我站出来说:“爸爸,我不想转学!我能凭自己的本事考到广东去!”

在我高三这关键的一年,我的父母两地分居。

送走外公、开追悼会、安慰外婆、陪我高考……这些事情都是老妈一个人操办,老爸每次回来两天就走,老妈对他心灰意冷。为了让这个家不要散伙儿,我高考填报了中山大学。在送我前往广东读大学的飞机上,老妈不停地嗔怪我狼心狗肺。我嘟着小嘴,凑在老妈胸口撒娇:“你是大好人啦,我和爸爸都爱你啦……”

其实老爸老妈两个人彼此相爱。在分居的这一年里,老妈无数次痛下离婚的决心,然而在机场见到老爸时,我看出她的心禁不住又激动起来。

晚上,老爸下厨,特意给老妈做手擀面。从恋爱的时候起,他就把南方人对饭菜的精致劲儿带到面条里,和面用的是果蔬汁,炒出来的浇头更是色香味俱全。

爷爷悄悄告诉老妈这套房子现在的市值,自豪地说:“当初冒险买房,真是值了!你老公没日没夜地工作,一直盼着你们过来,团圆了又是一个家。”

奶奶推心置腹地跟老妈说:“咱家丹丹有志气,她还想大学毕业后出国深造,说不定啊,你们还要卖掉这套房子,陪她漂洋过海去折腾呢!”

这些话以前在郑州的时候,老妈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但是越听越反感。此时此刻,老妈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想想自己竟在这座城里有了一份产业,心也渐渐软起来。恰在此时,老妈的手机响了。70多岁的外婆打电话来问:“你们两个人和好没有?他虽然不顾家,但毕竟是女儿的亲爸。丹丹在广东人生地不熟的,但有他就有个家,你别动不动就提离婚。离啥呢?我支持你们全家定居广东,我可以去住老人院。”

外婆该是有多么爱女儿、爱外孙女,盼着家庭和睦,才能做出这种表态与让步啊!

跨越心中的万水千山

老妈看着窗外繁华又陌生的城 市,想到放弃郑州安逸稳定的工作,要远离故土打拼,就感到自卑、渺小、不安……老爸却丝毫不后悔破釜沉舟般的几个决定:广州买房、鼓励我考来广东。

老爸深知老妈对外婆的挂虑,说:“眼下这套房爷爷奶奶住着,咱们再租个大点的房子,把丹丹外婆接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老妈说:“怎么可能?我妈不可能适应广东!”

老爸说:“你深爱的亲人在哪里,你就会渐渐适应那座城市的!其实我也早就适应了郑州的生活,但总觉得广州的房价高,留给孩子更有价值……”老爸终于交了底。

老妈跟老爸和好之后,回家乡辞掉工作,将老家的房子出租,带着外婆一起来到广东定居了。没想到,老妈这个特别喜欢稳定的人,竟在中年时成为“租房客”,带着老母亲“漂”起来。

来广东之后,老妈适应得很快。她喜欢上新工作,感受到自己在不断地超越自我。外婆也从没叫嚷过想家,她跟同龄人跳广场舞、打太极拳,学着乘地铁,还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每个周末我回家,一大家人一起吃饭,就觉得好温馨。

转眼间,我也到了找对象的年龄,老妈总劝我最好别找外地人。要维持一个家庭,要跟随一个男人,要颠覆掉多少既定的东西,要跨越多少有形无形的山水啊……不过,我却觉得像老爸老妈这样一辈子的“跨城之恋”,可能苦点累点,却滋味无穷,最终收获幸福的味道。

(摘自《风流一代·青春》)(责编 落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