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男人提建议

Modern Women - - 娇点话题 - 文/[美] 莉尔·朗兹

在女人看来很不错的事,对男人来说也许非常骇人。多年之前,我用艰难的方式学会了这个教训。一个名叫乔治的朋友来帮我家装修。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他在厨房里装踢脚线,同时,我在客厅里费力地为陈旧的电灯换电线。

我向厨房瞥了一眼,发现他沮丧地盘腿坐在地上。显然,可怜的乔治不知道如何将两条角形转角线装到一起,他垂头丧气的神情,就像一个孩子发现手上的乐高玩具无法嵌套一样。我满面春风地走进厨房说:“嗨,乔治,我家地下室里有个轴锯箱,用那个工具就容易多了。我去给你拿来。”

让我吃惊的是,乔治并没有欣然接受我的建议。他拒绝我说:“不用了,我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完成,但无论如何非常感谢你的建议。”我又回去修理电灯。这个时候我遇到了麻烦,无论如何都无法分割电线,

但乔治并未来帮我,一丝恼怒从我心头油然而生。

然后我留意到,他是先把踢脚线安装好,然后再上涂料。我又一次笑容可掬地走进厨房说:“你知道的,我家地下室里有涂料。如果先上涂料再安装,会是个好主意。等安装到厨房地板上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了。”

乔治是一个脾气温和的小伙子,但当时他厉声说道:“莉尔,你不信任我吗?你觉得我自己干不了吗?”

“啊,我当然信任你。”我支吾道, “我只是想帮助你。”

“那么……”他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如果你离开厨房,只管忙自己的事——不管你在干什么,对我的帮助会更大。”

“不管我在干什么?!”我愤怒地反驳,“我一个人在那儿累死累活地对付该死的电灯。电线这套你什么都懂,我不懂。而你就坐在这儿, 甚至都没发现我遇到了麻烦,任由我一个人在那堆电线里折腾。多谢你了!”我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厨房。不堪回首的一幕。嗯,到了傍晚,等事态基本冷静之后,我们讨论了这次口角。我告诉乔治,电灯已经修好了,由此提出这个话题(我不想对他说“谢谢”)。但我的确大费周折。我斗胆问他:“为什么你明明看我遇到了难题却不肯来帮我?”乔治说:“我当然不会主动帮你。莉尔,我信任你,我相信你能独自解决问题。”

仿佛一张神圣的传真从天而降,我终于明白了!当然,乔治也希望明确地知道,我相信他能安装踢脚线。难以置信,高度发达而智慧的雄性猎物竟会如此原始、竟会把自尊与细微技巧的完成关联起来,但他们的确如此。反之,我希望乔治帮我是出于雌性的渴望,希望乔治向我展示他确实关心我在做什么。

现在,这件事已经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男人想得到信任,女人想得到关心。

女人们,除非接到正式通知并按照要求发回了确认收条,否则,都要把你的意中人想象成那种典型的男人——他们希望你相信他能做好每件事。接下来的一条建议听起来也许像反女权的疯话,但是我要悲伤地告诉你,这条技巧很管用:当男人帮你时,永远不要对他提建议——永远不要。即使他想用透明胶带粘好你漏水的龙头,而你知道有七种更好的办法,也要咬紧牙关别吭声。

(摘自新世界出版社《如何让你爱的人爱上你》一书)(责编 微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