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时光

Modern Women - - 围城之内 - 文/简儿

今天是特殊的一天,与他结婚10周年纪念日。

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日子嘛。又不是刚刚在一起的情侣,要是男的不送女的玫瑰花,女的就会嘟起嘴不开心。反正现在的我不会这样小气啦。已经渐渐变得成熟起来了呢。

跟往常一样在家吃了一顿晚饭,买了喜欢吃的菜:河虾、螃蟹、八宝鱼。女儿说非要给我们庆祝一下,所以还买了一个奶酪蛋糕。小丫头特地穿上了花裙子,好似这是她的节日似的,还非要我们发表10周年感言。她爹说了“十年风雨路,携手共白头”之类煽情的话。我只笑不语。有什么好说的呀。彼此能坦诚相待,互相扶持地一路走下去,就是对婚姻最好的承诺。

一个人就算再好,如果不愿意陪你走下去,那他就是过客。记不得在哪里看到这样的话:爱情就是找到那个愿意忍受你、陪伴你、懂得你的人。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年轻时也曾花前月下,编织梦幻,你侬我侬。后来结了婚,生了孩子,爱一旦落了地,生了根,就沾上了人间烟火气,并欣欣然呈葱茏之势。

是前世苦苦的修为,才换来了今生的相依相守。所谓缘分,是红尘中的聚散。缘来是你,缘去是空。也许世上最动人的爱情,不是沧海桑田,而是能够与你一起举案齐眉,共度尘世间的每一个日子。

说起来,这个男人并非一见钟情,却一路携手走到了现在。想想也是很不容易。人生苦短,可以再有几个十年呢。一生中最好的年华,亦是交付给了他。

10年之前与他初识,在浙北一个小镇的一家小饭店。一间小小的包厢里,挂着蓝印花布的窗帘。掀起来,可以窥见楼下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涟漪、河对岸人家阳台上的花盆。那仿佛在梦境里的两个人,亦如同在梦境里似的说着话。他不停地给我夹菜,很快就堆起了一座小山。“吃不掉我吃。”他说。那温柔的语气令我心动。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谁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了。一颗心忽然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

于是 23 岁的我,做了他的新娘。乡下人初到城里。请了几个木工,用刨花机器冲了木头,做了简单的衣橱、书架和餐桌。转眼孩子也出生了,一个粉嘟嘟的女孩儿,他的心肝宝贝。10年之后,她亦已初长成一个俏模俏样的小丫头了。

晚饭之后,拖他去商场买了两 条休闲裤,一根牛皮带。一直是他给我买东西,好歹也给他买一点吧。又去了甜品店吃甜品。点了两份西米露。把吃剩下的一半拨到他碗里。看着他一口一口吃掉。

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呢。吃剩下的米饭、牛奶、蛋糕,甚至是还留着齿痕的半个苹果,他都会拿去吃,一点儿也不嫌弃。要做到这一点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换成我就不行,就是肚子饿得扁扁的,也决不肯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哎呀,我天生就这么自私。心情不好的时候,把他当成垃圾桶,他脾气特别好,就是看到我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只笑嘻嘻地搬一个凳子,让我先坐下再倾听我说。

有一阵觉得欺负这么一个老实人很不厚道,又一想,一个愿宰一个愿挨,都是你情我愿的,也就没啥负疚感了。

也许世上最动人的爱情不是沧海桑田,而是在遇见你以后,原本荒芜的一颗心慢慢变成花园。与他共度的尘世间的每一个日子,苦中亦有甜,虽然淡泊,亦充满了声色与芬芳。

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世上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也许就是陪伴和懂得了。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当有一天跋涉过时光之河,走到天之涯,地之尽头,回首时是否会满怀欣喜与感激呢?

当白发苍苍的那一天到来之时,但愿仍可以相携着一起去那青青河畔,坐看青山与斜阳。

(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日常:光阴里的爱恨与欢喜》一书)(责编 微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