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致离婚,法律来维权

Modern Women - - 案里案外 - 整理/辛彩霞

2005 年 1 月,19岁的志莲经亲戚介绍与31岁的小伟认识,小伟是聋哑人,志莲患有先天的眼睛疾病,考虑到女儿的眼睛缺陷,志莲的父亲便同意将女儿嫁给小伟,志莲由于自身原因,最后也同意了父亲的决定。于是,仅仅时隔一个月,志莲和小伟就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双方家人为他们举办了乡间习俗婚礼,然后生活在一起。2009年,两人补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同年9月,他们的儿子出生。

志莲和小伟的婚姻完全是由双方家人及亲戚促成,两人在婚前没有经过充分地了解,可以说没有任何婚前感情基础。结婚后,志莲便发现自己与小伟不但在生活中无法 沟通,还经常为一些小事发生意见不合斗嘴的事,甚至小伟还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动不动就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志莲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遭到自己丈夫的殴打还不算,就连小伟的父亲有时也对志莲大打出手。就在 2010年6 月 1 日这天,因为家庭琐事,志莲再次遭到小伟及其父亲的殴打,这一次,志莲没有躲在家里哭泣,为了逃命,志莲跑回娘家。从这以后,志莲就再也没有回过婆家,更可气的是,丈夫小伟也从来没有来找她回家。

由于在小伟家,志莲频繁地遭受到小伟实施的家暴,致使志莲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因为她无力也没有勇气再继续承受小伟一家人的伤害,于是,志莲鼓起勇气,在 2015年2 月及 11月两次向当 地法院起诉离婚,但两次小伟都未出庭,最后法院的判决结果是不准离婚。

有回去过。根据《婚姻家庭法》的规定,夫妻分居两年法院就应准予离婚,所以志莲与小伟存在的客观条件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准予离婚的条件。另外,志莲这次已是第3次向法院起诉离婚,婚姻存续的基础是夫妻感情的和谐,但是志莲的行为足已说明志莲和小伟的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根本就没有和好的可能。

在审理过程中,志莲和承办律师得知,志莲和小伟的孩子现在当地县城上小学,并且由小伟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弟弟帮助。而志莲由于长时间遭受生活和精神上的压力,一直都没有从事任何工作,所以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从抚养孩子的客观条件而言,小伟能给予孩子的都是志莲所给予不了的。承办律师与志莲沟通后,志莲愿意忍痛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志莲很清楚自己还在依靠年迈的父母,孩子如果跟着自己,在生活上除了母爱,她再也给不了任何东西。

最终,法院判决准予志莲和小伟离婚,孩子由小伟抚养。

办案思路

诉讼离婚的法定条件是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由于志莲已是第3次向法院起诉离婚,并且与丈夫小伟分居时间长达6年之久,分居期间志莲两次向法院起诉离婚,均在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关系并未得到改善,足以说明志莲与小伟的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没有和好的可能。因此,承办律师放弃了劝和之程序,将重点放在收 集志莲遭受小伟家庭暴力的证据及双方分居的时间上,用以证明志莲和小伟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并无和好的可能,达到受援人志莲的离婚诉求。

对于孩子抚养权的争取,承办律师主要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保障孩子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综合考虑,妥善解决。由于孩子自志莲与小伟分居后,一直跟随小伟生活,加之志莲几年来一直没有从事任何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收入,自己的生活还要依靠父母,没有办法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学习的环境,如果小伟同意离婚,并就抚养费达成协议,志莲愿意忍痛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典型意义

很多农村妇女受传统落后思想的束缚,只能被动地接受所谓命运的安排,在遭受侵权后只要能承受得住,大多都选择了默默地忍受。因为没有自我保护的法律意识,在受到伤害后往往忽视对证据的收集和保存,导致在维权时不能提供有力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诉求。

一个没有受过任何教育的女人,为了逃命才想到运用法律维权, 3次走进法院,仿佛法院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社会有关法律宣传部门应该让法律宣传走进偏远地区,解放农村妇女落后的、根深蒂固的逆来顺受的传统思想,增强她们的维权意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责编满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