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你爱过,是我为数不多的值得

Modern Women - - 目录·Contents - 刘媛媛

2012年年底,我在北大三教备考研究生。

某天下午,我醒过来,突然发现前排的大河变成了光头。

我问:“大河,你为什么变成了光头?”他转过头缓缓地说:“我失恋了。”我后悔因为太爱睡觉和背书而错过了什么。我劝他:“离考研就一个多月了,只要你考上了就能走上人生的巅峰,迎娶白富美。多年之后你为官一方,开车下乡看到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在洗衣服,一看,呀,这不是你的前女友吗?那种感觉多好啊!所以你现在得认真复习,拼命复习。”

大河说:“你说得对,我得奋斗,我一定得让她后悔。”

我满意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过来找我,说:“你能不能把刚才的那个画面再跟我说一遍?”

如此循环往复多次,大河的身 份已经从政界领袖到商界精英,最后都换到北大校长了。可他还是没好,还是想要女朋友回心转意。

他说女朋友小秋在北京郊区的某座山上参加公司培训,其间跟一个同事好上了。

之后,大河从自习室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入冬之后下了好几场雪,下了晚自习我跟朋友们在教学楼门口告别。手机响了起来,是大河。他说:“小秋真的不要我了。”然后就哭了起来。

消失的这段时间,大河竟然冒雪去山上找小秋了,拿着他押韵的情书。

上山后,他直奔小秋的培训基地,拽着她就往外走。办公室的人都吓到了,但没有人叫嚷或者阻拦,包括小秋的新男友。

大河把小秋带到楼下,冲着整栋办公楼大喊:“叶小秋,我爱你!叶小秋,我爱你!”

一个少年站在雪地里,悲愤地朝着对手嘶吼,对爱人告白。身后是雪落深山寂静无声。小秋的新男友反应过来后追了出来,3个人在楼下对峙。

新男友在这对旧情人面前有点手足无措,他弱弱地跟大河说:“你先放手,有话好好说。”

大河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继续对峙。

这时候小秋撒开大河的手,默默地帮他戴上羽绒服的帽子,盖住他新剃的光头。她问大河 :“你冷不冷?”

大河听了很想哭,按照他安排好的剧情套路,他本来想问:“你是不是还爱着我。”如果小秋说“是”,他就觉得圆满了,不管小秋还要不要跟他在一起,他都没有遗憾。

小秋的新男友说话了:“雪这么大,你今晚也下不了山了,我给你找个住的地方,明早再走吧。”小秋朝新男友点点头。

大河崩溃了,开始掉眼泪。他说: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输了。其实我早知道小秋新男友这个人,小秋常常提起他。他是中秋节会在家里做一桌子菜请朋友来吃的人,是下雨天给同事们带伞的人。小秋说,从没见过这么好的人。”

我问他 :“失恋为什么会痛苦呢?是因为我还爱着你你却不爱我了,还是因为用情太深舍不得对方一个人生活,担心她过不好?”

他说:“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们在一起也总是不开心,甚至她身上有很多地方我不喜欢。她喜欢在大街上亲昵,我不习惯。她喜欢撒娇问我爱不爱她,我觉得矫情。但我为了她,

把不喜欢的都改了,把不想做的都做了。我想全心全意去喜欢……”

挂掉电话,我在路灯下叹气。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彼此追逐,步步镶嵌,然而有一天白子都不见了, 她的每一处消失,都是他生活里填不满的空虚。

被一个人用力爱过是一种难得的幸运。多年之后,当我们沦陷在家庭的琐事里,在某个瞬间,想起 曾经被人热烈而浪漫地爱过,即便有一点不甘心,也觉得刻骨铭心。向来值得怀念的,是那些真正爱过却最后没在一起的人。

(摘自《意林》)(责编 拾谷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