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里的爱情流派

Modern Women - - 目录·Contents - 叶轻驰

我是鱼香肉丝的忠实粉丝,每次到饭馆吃饭,总要叫上两盘鱼香肉丝,再配上几碗白饭,令旁人侧目不已。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胖姑娘。

一天早上,有个男同事打趣地说我是现代版的杨贵妃,浑身散发着古典的气息,连身材都向古人靠拢,可见爱情也只能走古典路线了。

同事们笑得喘不过气来,我差点气晕。我暗下决心,要脱离古典路线,找一份浪漫的爱情。我开始相亲。

先是碰到一位文学博士。他面貌清秀,眉宇间满是浓浓的浪漫气息。

现代相亲,经常是从一顿饭开始的,饮食与爱情似乎也有了一些相通的气息。

我俩第一次约会,是在湖畔的咖啡馆里。装成淑女的我点了一杯咖啡,听文学博士滔滔不绝地谈了两个小时,心感乏味,肚子还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一声接一声,还一声比一声响。看着文学博士诧异得有些扭曲的脸,我颓然地明白,自己和浪漫主义无缘。

果然,文学博士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后,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后来,我去和一位事业成功的男士相亲。他走的是现实主义的风格,饮食简单而快捷,用微波炉烤大个儿的土豆,配上香肠和牛奶,就是一顿饭了。营养、简单、方便,典型的现实主义流派。

这位成功人士经济基础雄厚,每次约会却很匆忙。他不说情话,不玩浪漫,时时刻刻都是一副把爱情当事业来经营的面孔。

那是在一个周末,我带着这位成功人士去见住在郊外的父母,车刚出城便坏在了路上。他拿出计算器算计了一下,告诉我,因为车子是在去我家的路上坏的,所以修理费要和我AA……我终于醒悟,自己和现实主义也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我果断地将现实男拖进了黑名单,从此各走各路。

接连几次相亲,从一开始的充满幻想到最终的灰溜溜结束,让我颇受打击。由此也证实了饮食的流派多元繁杂,爱情也是如此,我可能与任何流派无缘。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变得非常低落。

而这段时间里,唯一能让我感到快乐的,便是我开始恢复了对鱼香肉丝的喜爱。渐渐地,我又开始光顾住处楼下的那间小饭馆。那里的鱼香肉丝做得特别地道,店主是一个小青年,自主创业,身兼店主和伙计两种身份。

没想到有一次,吃完了鱼香肉丝,店主竟红着脸向我表白了。他说,他本来不太会做鱼香肉丝,发现我爱吃这道菜,于是翻遍了各大食谱,又请教了很多同行,才做出如此美味的鱼香肉丝。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出现,他以为没希望了。可最近我又开始光顾他的店,让他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心里突然萌发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这个传统的小男人正如那道鱼香肉丝,散发着香而不腻的气息。他不浪漫,却有着一颗为爱量身定做的心,传统而实在,这是古典主义的爱情,如同鱼香肉丝,怎么吃都不腻!后来,我成了那间小饭馆的老板娘,日子平淡而甜蜜。

爱情如饮食,有着不同的风格,现实的、浪漫的、古典的……没有哪一种是最好的,而向别人看齐也未必是好事。只有寻到适合自己口味的那个流派,方可成就一生的幸福。

(摘自《广州日报》)(责编 芳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