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莫过一碗饭香

Modern Women - - 围城之内 - 文/蓝色季风

出差,回家;再出差,再回家。家对于我而言,时常是一盏常明的橘色夜灯,是小区里残留的一地夜色。

自从工作变得奔波,我的家就开启了深夜食堂,不论从这个世界的哪个方向归来,都有一盘一碗一碟一钵静静等候。

他,是一块不善表达情感的木头,这块木头从未说过“我爱你”“我想你”“我心疼你”。然而,更多的午夜归来后,我渐渐明白,最深的情莫过于一碗饭香,一碟菜浓,如果我愿意懂得,他便是最温柔、最深情的男人。

那晚,赶过3座城市的我精疲力竭,回到家早已过了午夜12点。厨房的灯却依然明亮。他戴着老花镜摆弄手机,毫无睡意的样子告诉我,他一直在等待。见我进门,他站起身走进厨房,一小锅馄饨,两只热腾腾的包子,一望便知是他亲手包的,用我爱吃的馅料。他只说:“又这么晚,身体最重要。”似埋怨,却是满满的浓情蜜意。

世上最暖的情话莫过于此,放下行囊也同时放下了疲劳,我吃,他看,我们的深夜食堂永远定格在这样的场景中。

(摘自《茂名晚报》)(责编悬塔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