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征途/新疆

西域征途

Motor Trend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图/刘杨 设计/曲家池

15年间,从只身拖动波音747到达喀尔的三冠王,途锐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在新一代车型亮相前夕,这位硬汉用一次跨越西部的远征之旅为自己的十五岁生日献上了祝福。

能够有幸加入途锐致境十五周年活动,与如此传奇的旅伴一同游走大美新疆,着实令人激动。但刚到乌鲁木齐,便遭遇了的一个与众不同的迎接方式。酒店大堂内,穿戴整齐的安保人员一边说着“欢迎光临”,一边用仪器扫描着我的全身。严密的安检更增加了我对这个神秘城市的好奇。

仅从表面上看,乌鲁木齐与国内其他城市并没有太多不同。直至步入新疆国际大巴扎后,我才找到了感觉。“巴扎”在阿拉伯语中是“集市、市场”的意思,新疆国际大巴扎是国际上规模最大的巴扎,整体建筑具有浓郁的伊斯兰风格,这里的店铺、商品以及人的面貌都带有强烈的西域民族特色,你甚至会有一种出了国门的错觉。由于斋月刚过,巴扎内的很多商家还未开门,所以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乌鲁木齐—佛山国家森林公园—乌苏

第二天清晨,十几辆大众途锐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入了连霍高速。两吨多的途锐跑起高速来稳如磐石,3.0升机械增压发动机安静从容。伴我们一路西行的除了丹拿音响中传出的悠扬乐曲还有雄伟的天山山脉,这是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山脉,把新疆分成了风景截然不同的南疆和北疆。南疆是以塔克拉玛干沙漠、罗布泊无人区为代表的大面积干旱地带。北疆相对雨水充沛一些,植被覆盖也好,有着美艳的喀纳斯以及塞外江南伊犁。

离开连霍高速转头南下,迎来了大家真正期盼的越野路段。看着伸向阿拉山腹地的碎石路,驾驶位上的人们格外庆幸方 向盘握在自己手中。转入OFF ROAD模式,空气悬架调至最高,座下的途锐也显得兴奋起来。在头车的带领下,公路上久经压抑的“千里马”们扬蹄而去,所经之处,车轮滚滚,烟尘阵阵。行至阿拉山脚下,景色开始变幻,从黄土漫漫逐渐至郁郁葱葱,越往山上开,松林便越密集。牛羊在路边吃草,云层在山间隐匿,太阳也不像开始那般毒辣。

集合地是山口的一处平台,可远眺北方的广袤平原,尽管眼前风景宜人,但心绪似乎还停留在土路上的酣畅淋漓。由于晚饭后还要开车回乌苏市内,遗憾没能尝试一下著名的乌苏啤酒,新疆人称之为“夺命大乌苏”,据说后劲很大。作为补偿,新疆大盘鸡的味道没让我们失望。

乌苏—赛里木湖—果子沟大桥—伊宁

在去赛里木湖的路上,天气开始捉摸不定,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走不多久就变成了乌云密布。至景区门口,雨便下了起来,一出车门,扑面而来的寒风仿佛将我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人们纷纷把最厚的衣服从行李箱中翻了出来。

环湖开始时,途锐的座椅加热便派上了用场,要知道,昨天我们还在用他的“座椅通风”。进入赛里木湖区,大片摄人心魄的宝石蓝映入眼帘,是那种在热带海边才能看到的颜色。外面的小雨也没能挡住 人们的步伐,走到湖边各种摆拍,水波拍打着岸边的岩石,激起朵朵浪花。

赛里木湖古称“净海”,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被称为“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行至湖西岸,天空渐渐晴朗,阳光从云层中洒下来,湖水更加明艳。远处的雪山倒映在湖中,湖底的鹅卵石在涟漪中清晰可见,微风拂动岸边的芦苇,紫色的薰衣草点缀于草丛间。那种未经雕琢的美,让人心醉。

远征之旅的收官之地被定在果子沟大桥。从赛里木湖向西而行,海拔逐渐攀升,翻过山梁,只见两条“长龙”从山谷中穿出,旋即在另一头的山脊中隐没,感叹于恢弘的人类工程与大自然的和谐共融。收营仪式上,载歌载舞的哈萨克朋友热情相迎,烤全羊的香味弥漫在毡房之间,人们谈论着一路上的过往。

回首再看途锐,这位满身泥浆的忠诚旅伴,朴实中带着坚韧。有了他的陪伴,我们可以信心满满地去探访远方与未知。

2

1.伊宁市内的喀赞其民俗旅游区2.当地牧民为我们展示古法纺织技艺

3.伊宁汉人街上正在吃早餐的

少数民族大叔

4.果子沟大桥5.极具民族特色的儿童皮靴

1

4

3

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