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顿早期风格视域下《G大调奏鸣曲》的演奏技巧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乐器学堂 - 文/白敬徵

海顿是前古典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维也纳时期奥地利著名作曲家,他以轻松明快、风趣闲适、恢弘华丽的音乐风格,开创器乐主调的音乐先河,并改进奏鸣曲的重奏形式,独创弦乐重奏以及和声演奏形式,被尊为“交响乐之父”。

海顿早期音乐作品,集中十八世纪中期共十几年间的乐曲,作品保留着明显的古典音乐特征,在音乐形态和构成体系上具有典型二段体组曲特征。海顿一生,对音乐的探索和创造未曾停止。从史料记载分析,海顿早期乐曲受当时流行创作风潮影响,保留了鲜明的个性特征,创作于1755年左右的《G大调奏鸣曲》特征显著。

一、创作背景

十八世纪中叶,欧洲音乐处于巴洛克风潮衰退、古典主义风潮诞生的时期,前古典主义初现端倪,巴洛克影响还未完全退去,海顿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自己的早期音乐创作。虽然他早期作品流露出尖锐、野性的个性特征,但是经过主动的学习,特别是沉浸于对位法和赋格的专注研究后,他的音乐创作进入高峰期,并逐渐形成具有个人辨识度的音乐风格,创造性地使用小调和声、和弦以及转句,在平稳的音乐语境中营造别具一格的表达效果。《G大调奏鸣曲》创作时,海顿在维也纳从事私人音乐教师工作,此时期的音乐创作多为迎合上流社会喜好,以表达嬉游、嬉乐主题较为多见,具有浓重的宫廷音乐味道,其创作典雅华丽、精巧奢靡,以小篇幅的组曲为主,具有明确的混合性特征,即既包含着巴洛克音乐特征,又表现出前古典主义的乐曲倾向。

二、《G大调奏鸣曲》演奏技巧分析

《G大调奏鸣曲》作为海顿早期代表作,曲风合并古典主义和巴洛克的影响,趋向于技能性和艺术性的综合体现,对弹奏者的基本功要求以及技能要求较高,因此,可以对《G大调奏鸣曲》演奏进行五个专业层面的技巧分析。

(一)节奏的把握在文本赏析中,我们知道此乐曲在各章节中使用连续附点的频率较高,三连音混合十六分音符、三十二分音符,形成连串的附点音效。在演奏时,特别要注意稳定发挥,控制节奏的连贯性和起伏性,附点连音的演奏应清晰有力。三连音演奏时,注意结合十六分音符、三十二分音符穿插其间的动感节奏,跑动乐句演奏要求干净利落,表现出颗粒性质的音色,既清亮透明又圆润饱满。因此,除左右手跳动配合外,应注重节奏的动感和质感表现。 (二)速度控制本曲目四个乐章中,并未明确标注演奏速度,但 在各乐章中分别以快板和小步舞曲及柔板形式,对演奏速度做大致标注。因此,演奏速度变化节奏平稳,以快慢速度表现音乐节奏弹性,尤其是第三乐章,在表达柔板效果时避免过于拘泥和散漫,一、四乐章演奏时应控制好快速行进时的平稳。本曲的演奏难点是咏叹调式的长线条,在恬静中融入变化,在悠远的意境中有如娓娓道来的倾诉,这种表达效果建立在演奏者对乐曲的情感感受以及演奏技巧上,需要在速度控制上既能延续上一乐章的主题气氛,又能很好地凸现本章中的闲情逸趣,在表达叙述效果的同时,注意气口变化,对章节起始和终结以及高潮部分的徐疾快慢合理控制,增加乐句间的音乐弹性。 (三)演奏装饰音《G大调奏鸣曲》中的装饰音应用广泛,包括倚音和波音以及颤音,装饰音与古钢琴的构造有关系,由于古钢琴的音效持续时间短,因此装饰音被频繁应用到乐曲中,发挥着调节音效、延长音响时间、美化旋律线条的作用。其中倚音分为长倚音和复倚音,在演奏时需要区分倚音的类型和时值,并从演曲经验中根据风格表达出曲目内蕴,展现倚音的美化效果。颤音则以高频度出现的上方二度音、基本音互相交替,手部关节各部位相对放松;在技巧上,应注意发挥肩肘部位的主轴作用,把握节奏,调动指尖的力度,紧贴琴键演奏快速颤音乐段。此外,颤音的演奏技巧还需结合节奏,使颤音及其前后单音连贯而具有整体感,所以,节拍练习和力度掌握对于音乐表现力很重要,演奏时需要善于变化力道。 (四)控制力度古钢琴的键琴为楔槌式,又称羽管式,与现代钢琴最大的区别在音域控制和演奏表现上,因此,海顿早期音乐作品不可避免地为当时条件所限,在曲谱

中的力度标记较少,所以演奏的力度控制特别考验演奏者的个人能力,需要凭借对音乐的专业感知力和领悟,结合乐句变化进行力道调节,特别是要注意在稳定中表现主题。主要技巧表现为读谱时对乐句中线条理解,小线条和大线条、小乐句与大乐句间的力度范围,需要拿捏得恰到好处,将局部与整体、细节与大方向尽揽于心,尽显指尖。对以表现节奏为目的的重音,需与整体环境相协调,避免过大力度弹奏出过高音效,破坏整句音乐氛围。对于同种类型节奏、同时值单音,应注意以变化调节气氛,避免枯燥和沉闷的单调感,在力道上应保持相应范围内的轻重变化,增强乐句的活力和表现力。 (五)触键技巧海顿早期音乐中擅用跑动乐句表达音乐的颗粒质感,韵律和线条清晰有致,同时,附点音符与三连音的使用也很常见,对海顿奏鸣曲的演奏者而言,掌握这三方面的演奏技巧极为关键。首先,特别要注意触键方式,当手指垂直于琴键平面时,此时着力最直接,弹奏出的音色清亮悦耳,具有质感。在表达颗粒效果时,如第四乐章11~14小节,需要保持手指触键的方式,一直行进到指尖方向,快速弹奏出的音符音色颗粒饱满,清亮动听。

指腹适用于第三乐章的舒缓节奏弹奏,表现细腻柔美的音色。其次,作用于琴键的施力方向调整可以增强乐曲的可塑性,如柔板章节中,咏叹般的三连音源源不断,其流动性和叙事性需要以指尖与键面保持水平,这样的着力方向,形成缓冲力以使音效趋于柔化。

此外,以抬高、贴键的方式,均可演奏出不同效果的音乐,通常来说,柔音贴键,颗粒感音色需要抬键,抬键贴键的穿插应用需要依据演奏者的个人经验和实际表达需要,进行合理调节。

三、小结

海顿奏鸣曲整体表现出精致的细节布局和高明的创新,对《G大调奏鸣曲》的演奏,要重视基本功与技巧的双重训练,理解乐句、段式、乐章间的联系与区别,充分把握节奏、旋律、主调、属调的定位和变化,全面诠释音乐大师的创作风格和艺术精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