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等教育慕课到全民艺术普及慕课

——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与趋势探析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乐器学堂 - 文/张龙庆

摘要: 2017年11月,在安徽省马鞍山市举办的“2017年中国文化馆年会”上,中国文化馆协会理论研究委员会、北京大学国家现代公共文化研究中心、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联合发布了《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指南(第1版)》,这标志着伴随着网络技术、教学手段、教育理念的发展而诞生的一种全新的教学模式——慕课将正式走入全民艺术普及领域。如何有效避免资源的重复建设、进行高效使用,将成为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过程中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方向在哪里,它的发展趋势如何?本文将对此展开分析与探讨。

关键词:高等教育慕课 全民艺术普及慕课 建设方向 发展趋势

慕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s),是随着网络技术、教学手段、教育理念的发展而诞生的一种全新的教学模式。从2002年被《时代周刊》(《T i m e s》)称为慕课元年,到2008年9月,加拿大明尼托巴大学发布了名为“关联主义与关联知识”(Connectivism and Connective Knowledge)的课程。该课程由24位传统课堂学生以及2200位网络注册学生构成,其中150位学生在课程中多次积极互动,标志着世界上第一个慕课诞生[1],以其“免费优质的学习资源、持续多样的学习服务以及多元化的评价机制和及时反馈”[2]的特点被广泛接受,并纳入了全民艺术普及公共文化资源建设领域。

2017年11月,在安徽省马鞍山市举办的“2017年中国文化馆年会”上,中国文化馆协会理论研究委员会、北京大学国家现代公共文化研究中心、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联合发布了《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指南(第1版)》(以下简称《建设指南》),标志着慕课作为公共数字文化建设中的新型资源,将会更多地出现在全民艺术普及领域,给群艺馆/文化馆(站)的日常工作带来方式上的变革,全民艺术普及的手段与方式,也有了更多的未知与可能。

一、高等教育慕课与全民艺术普及慕课

从2012年至今,慕课在中国高校建设的过程中正在呈现精英化、规模化、成熟化、国际化的趋势。其“将

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送达地球最偏远角落”[3]的美

好愿望,与我国全民艺术普及中,如何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的诉求,最终实现公共文化的全覆盖是完全一致的。而“M O O C可以很好地为中国的基础教

育服务”[4]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慕课的形式更加适

合做基础性、普及性的大众教育。

现实的情况却是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在公共文化资源建设领域备受重视,却与民众、民众需求之间还存在着距离,甚至在群艺馆/文化馆(站)的从业人员中,仍有较大一部分人员对慕课的认知不够,或者是完全不了解。

高等教育慕课模式成熟,以其经验为基础上的《建设指南》具有指导意义,但也意味着真正属于全民艺术普及的慕课仍在探索与形成中。作为公共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受众群体是哪些?它的普及范围有多大?它应有的普及程度在哪里?从高等教育慕课中可以汲取哪些经验与教训?这些都将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明析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与高等教育慕课的异同,对探索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方向与发展趋势是非常必要的。

1.服务对象从受众的年龄结构来看,2016年智研咨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慕课行业深度调研及市场前景预测报告》中显示,我国慕课运用的主要年龄段集中在18~30岁之间,占比83.5%,其中18~25岁的人群占 47.9%。从全国群艺馆/文化馆(站)当前的活动开展情况来看,主要的服务群体为45~65岁之间的人群。随着数字文化馆站的建设与推进,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与推广,群艺馆/文化馆(站)的服务对象将打破原有的年龄层,向着更多元的年龄结构发展。

从受众的地域分布来看,慕课学院发布的由M O O C学院与POWER教育、Coursera联合发起“MOOC学习者大调查”中显示,被调查者中,有74%的用户参与过M O O C学习,华语M O O C的用户连续两年来集中在粤、京、户、苏、浙等一线城市和教育发达省市。这与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的初衷——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实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均等化,有一定偏差。故而,在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上线之初,受众的知识结构与所在地域对网络的认知与普及程度,将在很大程度上限制其推广及使用。能否达到预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2.师资构成兴起自高校的慕课,师资是其最为丰沛且稳定的资源。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师资在人员构成的稳定性上有明显不足。由群艺馆/文化馆(站)辅导人员,能够完成相对完整的教学管理,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教学;而为慕课建设而临时组成的教师团队,则随着慕课制作的完成上线,后续的教学管理会面临着难以为继的情况。

3.应用平台我国慕课平台多为知名高校或面向高等教育而建,如中国大学MOOC(www.icourse163.org)、清华大学学堂在线(www.xuetangx.com)等。以专业发布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网络平台尚未出现。未来随着数字文化馆的建设及全国文化馆评估定级的要求,各省市群艺馆/文化馆(站)的网络平台,也将可以成为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发布平台。尽管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也可选择成熟的慕课平台(前者)进行发布,但后者因其功能及定位,将会更加专业,分众明显且可以更加高效便捷地找寻所需求的内容。

4.课程设置从目前的高等教育慕课来看,它的课程设置是建立在教学体系内的一套完整的教学过程,这是高等教育慕课课程设置初衷针对受众所致。而全民艺术普

及慕课在课程设置方面将会更加灵活,毕竟该慕课建设的初衷在于普及,而非高等教育领域内的修学分或获取相应的证书。此外,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因师资多样、受众分布范围较大,除非条件具备,否则课程的设置应尽可能在线上完成。

5.测评方式目前,高等教育慕课是以教师测评为主,论坛内同伴互评为辅。而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高度开放性、受众的广泛分布性、结果的不受限性,使得它的评价将会在很大程度上以同伴互评为主,教师定期测评为辅。有相应门类辅导人员的地区,可以开展线下答疑(翻转课堂)。而在一些临时组成的慕课教师团队和公共文化人力资源相对匮乏,甚至是严重不足的地区,线上互动、线下答疑(翻转课堂)的教学活动,都将很难开展。

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与高等教育慕课在上述5个方面均有较大不同,那么将高等教育慕课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完全移植到全民艺术普及领域将很难达到建设初衷与诉求。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方向在哪里?它的发展趋势又如何?

二、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方向与发展趋势

通过上述与高等教育慕课的对比,从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初衷与诉求、避免重复建设的浪费、着重服务效能的检测等方面来分析,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方向与发展趋势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重考虑。1.加强平台建设,强调资源共享专业平台的缺失,使得在建的文化部全国公共文化发展中心慕课平台建成后,将会成为最大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中文平台。而各省市群艺馆/文化馆(站)的网络平台的建成,也将成为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发布的重要平台。因此,专业的平台建设尤为重要。

资源共享则是避免重复建设的有效方式,也会给受众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以慕课中国(w w w.m o o c. c n)为例,其主打的就是“这里收录了来自全世界最好大学的1415门在线课程”,其首页下端,可见的合作伙伴有:c o u r s e r a、中国大学M O O C等7家机构,课程资源则来自于包括上述合作伙伴在内的超过30家机构。就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受众及用户体验而言,能 将优势资源集中的平台,提供高效便捷的“一站式”查询与选择,在提升了用户体验的同时,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也容易增加用户黏度,达到建设初衷。当然,建立在资源共建共享基础上的,是各平台之间学时(积分)认证的相互认可。2.避免重复建设,强化上层设计选择越多,越无从选择。用户如何从海量课程中迅速选择到最适合自己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不仅仅是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更多的是避免公共资源由于重复建设而导致的无效浪费。公共文化资源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的经费来自政府财政投入,避免重复建设,既是对慕课受众负责,更是对财政投入的负责。逐级的项目申报方式,避免重复建设,在很大程度上满足共性需求的同时,也能够更准确地尊重个性需求。而群众文化活动的自发性,也需要文化管理部门的适度引导。

3.尊重区域特性,传承地方艺术艺术的地域特性非常明显。对于在某一地区或区域内,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艺术样式,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可由区域完成。相应的,此类慕课在申报过程中,对其使用频率的考量,应区别于普遍群众基础的慕课。

以我国民乐中弹拨乐器技能普及为例,被群众广泛熟知的乐器有琵琶、古筝、扬琴、月琴、三弦等,还有一部分地域性或民族性较强的乐器,如口弦、扎木聂、伽耶琴等。无论是处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目的,还是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目的,都应有相应内容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建设。4.转变思维方式,注重内容选择高等教育慕课因其初衷及受众等因素的影响,课程的设置及内容往往是严肃的课堂样式,甚至就是课堂内容的直接录制。然而全民艺术普及慕课,更多承担的是艺术的推广与普及功能,那么它的课程设置及形式,则应转变传统思维方式,更加注重内容的趣味性。

这种基于网络诞生的课堂形式,应更具备网络思维。课程设置要注重系统性、模块性,更要注重内容的匹配。在内容的选择上,《建设指南》中列出的“知识普及、欣赏普及、技能普及、活动普及等方面”,仍以乐器技能普及为例,首先对乐器本身有较

高要求,其次是对课程录制的环境及设备的要求,相对于其他课程也会有较高要求。5.结合师资力量,灵活教学管理受师资的影响,对于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相应的教学管理,也应根据师资力量进行调整与完善。师资以群艺馆/文化馆(站)的业务特长为主,可以完成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管理:线上教师测评,线下针对有条件的受众完成互动答疑(翻转课堂)。而依托地区优势资源建设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在教学管理上相对于前者,将很难完成上述的线上线下环节。

针对教师团队的临时组成这种情况,可以考虑在教学过程中引入同伴互评模式,以代替教师测评环节及线下的互动答疑(翻转课堂)环节。这也是同伴互评模式适合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同伴互评模式适合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重要原因,则是“优秀的同伴互评客观上也起到了激励学习者参

与学习活动而不是关注作业和分数”[5]。因不涉及学

分、学位等问题,与公正性相较,由相同爱好者组成的学习者,他们之间的互相鼓励将能够成为学习的动力与坚持的可能性。

虽不涉及学分,但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在教学管理过程中,可以借鉴学分制方式,将其改为学时积分制(达多少学时,或多少积分,可成为文化志愿者中的演职人员、辅导人员)。在这种学时积分制的引导下,一方面可以促进受众完成学习;另一方面,较高的积分获得者可以成为延伸线下活动触角,或补充为课代表身份的线上辅导人员。6.依托数据分析,增设需求内容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江苏省委主委朱晓进在全国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发言提出:“应开辟具有互动反馈功能的公众参与渠道,了解群众文化需求,把文化服务的选择权交给群众,妥善满足公共文化服务过程中群众‘知道’‘参与’‘评论’‘互动’四大需求,帮助文化单位有效进行资源整合、调度,落实公共文化服务‘按需供给’。文化供给由政府‘端菜’向群众‘点菜’转变,这样才能实现文化消费的

供需精准匹配。”[6]这就意味着,全民艺术普及慕课

的建设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上线之初,将会是一个单向输出的过程;随后,用户达到一定量级后,才可 以经由大数据分析,较准确地掌握公众的需求及喜好,从而调整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内容与方向。7.完善参与机制,满足多样需求完善社会力量参与机制,鼓励有条件的社会机构、企业等社会资本,投入到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建设中。

由财政投入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用以满足保障公共文化的基本需求。而由社会资本投入的全民艺术普及慕课则以较低的收费,满足多样化的个性需求。通过这两者的结合,共同建设全民艺术普及慕课,满足用户多样化的需求。

慕课时代早已开启,在全民艺术普及领域,是否开展慕课教学,已经不是问题。全民艺术普及慕课的开放性、参与性、分散性,可以将资源配备到基层,到有需求、有渴望的地区,实现公共文化资源均等化;可以有效地缓解在当下群众文化辅导过程中出现的随时加入的学员/文化志愿者/文艺爱好者,因基础差异而导致的课程进展不畅的问题;可以缓解当下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人力不足的现状。当慕课从高等教育领域走进全民艺术普及领域,其建设的方向与发展的趋势都将是需要投入更多关注的地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