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乐器学学科的一点思考(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文/陈自明

一、我从事乐器研究工作的经历

我从1961年随王湘老师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创建了中国第一个乐器制造专业,我是他的助手,向他学习音乐声学,参与做实验,带学生到钢琴厂、提琴厂、民乐厂实习。同时教授小提琴,还对小提琴制作的原理、历史作了一些初步的研究。后来这些学生都己成为乐器行业中的骨干,如《乐器》杂志的主编张茂林、钢琴调音师王德华、天津乐器厂技师梁孟元等。

但由于当时大跃进带来的经济困难,乐器制造班也被迫下马,只办了一届就结束了。然后我又随王湘老师去了民族音乐研究所,在“民族乐器改良研究室”工作。主要任务是了解全国各地的乐改情况,编辑乐改刊物、推动乐改进程。当时的重点是中央广播 民乐团和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60年代中我还协助内蒙军区文工团的桑都仍改良马头琴,沈阳军区文工团的吕殿生改良古筝,并与他们成了好友。

但罪恶的十年内乱(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使一切都停顿、倒退了。我们都在乡下的“五七干校”变相劳改了8年。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四人帮倒台,我们才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我回到了音乐学院,并在80年代参加了文化部科技进步奖工作,与赵砚臣一起负责乐器组,前后约有10年时间。

到1975年,我又开始了对世界民族音乐(当时称亚非拉音乐)的学习和研究,也是从乐器开始,先后在《乐器》杂志上发表了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泰国、秘鲁、菲律宾、布隆迪、几内亚、阿拉伯、太平洋群岛、欧洲文艺复兴时的乐器、历史上小提琴的改革、钢鼓和钢鼓乐队等10多篇文章。这里要说明一点,由于我当时被打成右派,所以文章的署名不能用真名,用的是笔名“莹星”,而且没有稿费,可以说既无名又无利,只是对乐器有兴趣而己。

我说这些并不是夸耀自己,而是表明我这一生与乐器有着密切的关系,直到现在,我在研究世界民族音乐时,乐器仍是我研究的重点,也是我最有兴趣的一部分。

二、乐器学的定义和范围

1.乐器的起源、历史和乐器的民族、文化属性。2.乐器的品种(世界范围)和乐器的分类(大分类、细分类)。3.乐器的音响(乐器声学)和乐器的音色分析。4.乐器的结构和材料。

5.乐器的制作工艺。6.乐器的改良、改革、创新和发明。7.各种乐器的组合——乐队。8.各种乐器和乐队的演奏。9.乐器法——主要用于作曲。

10.乐器图像学。实际上,8、9两项当属于音乐演奏和作曲,乐器图像学则属于音乐图像学。乐器学的重点在前7项。这是我的初步看法,不一定正确。

三、我在乐器研究工作中的一些体会和想法

1.要从横向的全球视角和纵向的历史深度来观察、研究乐器。例如乐器的起源问题,即最早的乐器是什么?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必须借助考古学和人类学的方法和知识。著名的德国比较音乐学家萨克斯在他的《乐器史》中认为“在真正的乐器出现之前,远古人常用拍打自己的身体、拍手、跺脚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正如当代锡兰(现斯里兰卡)内陆的维达人和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的部落那样,他们没有任何乐器”。“最早的乐器可能是用坚硬的物体(如硬壳果、种子、牙齿、蹄等)串在一起的响器,它是用在舞蹈或巫术中的。”

他的看法是有道理的,最后的结论是“根据考古发掘,最早的乐器是响器、摩擦的甲壳、刮器、跺地坑板,还有牛吼器、无孔的笛子。两者均属体鸣、气鸣乐器”。但也有人认为风吹竹子的声音启发人最早造岀了笛子,猎人的弓发岀的音响促使人最早造岀了乐弓。究竟最早的乐器是什么?产生于何处?还是一个有待解答的难题。

又如最早的笛子产于何年、何处?也是一个问题。中国人大都知道浙江河姆渡的7000年骨笛,但对世界各地的情况知道得不太多。实际上,德国1994年 在布劳堡峪勒(B l a u b e u r e n)就发掘出一支骨笛,它用天鹅腿骨制成,长12厘米、直径8~9毫米,有3个音孔,距今35000年。后来在斯洛文尼亚西北部伊德里亚的一个洞穴中又发现了一支距今45000年的骨笛,用现已灭绝的穴熊大腿骨制成,也有3个音孔,能吹出E、F、G、 A四个音。考古工作是全世界范围的,常有新的发现和研究,我们应该密切注意新的信息,及时更新我们的知识和思维模式。

又如中国笛子的主要特征究竟是什么?人们会说:中国笛子采用的材料是竹子、为五声音阶、有7个音孔、可以超吹、音域达个两半八度,南方曲笛粗而长、音色柔美;北方梆笛短而细、发音明亮,笛子的演奏技巧发展得很高,有颤音、抹音、滑音……。这些的确是中国笛子的特征,但印度、秘鲁、日本和东南亚、非洲、大洋洲的笛子也大多采用竹子制作,秘鲁、爱尔兰的笛子也采用五声音阶,印度笛子比中国笛子更粗更长,音孔更多,音域可能更宽,音色也十分优美。因此,中国笛子的主要特征好像显得有点不够突出了。

然而,在对全世界的笛子进行比较研究之后,我发现中国笛子最独特之处在于笛膜,除了韩国的笛子“大笒”有笛膜之外(可能是从中国传入的),全世界的所有笛子都没有笛膜。因此,对笛膜的功能、作用应该深入研究。而且,中国笛子最初也没有笛膜,是后来加上去的。因此,我们不仅要站在中国看中国的民族音乐、乐器,而且要站在世界看中国,才能更全面、更深刻地认识自己。

2.乐器的产生既有原创性的,也有从文化传播和文化交流中获得的。如中国的钟、磬、琴、笙、筝等都是中国自己创造的。也有从国外传入的,如琵琶、扬琴、唢呐等。二胡、笛子究竟是自创还是国外传播来的?还有争论。乐器在不同文化之间的传播产生了很多有趣的现象,也常常使我们发现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思考。

(1)关于排箫我国著名的学者阴法鲁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篇文章中谈到天籁之音的“籁”字与罗马尼亚的排箫“奈伊”(N a i)音相近,从而推论“奈伊”是从中国传去的。

但据我研究,世界上拥有排箫的国家约有20个,排箫是一种编管乐器,结构很简单,也很容易制作。在长期与外界隔绝的太平洋中的所罗门岛上也有自己独特的大排箫,而且边吹边舞,很独特,看来不大可能是外界传去的。因此,我认为,排箫这种形制、结构简单的乐器很可能是各地平行、独立发展的,不一定都是文化传播的结果。我也曾与阴法鲁先生当面讨论过。

中国自古就有排箫,汉朝的马上乐就盛行排箫,后来衰落了,到清朝雅乐中的排箫为开管,发音微弱,几乎只是摆设。有人推论是由于笛子的兴起导致排箫的衰落。为此我曾向杨荫浏先生请教,他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不一定是笛子排斥了排箫,这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现在中国排箫也开始复兴,主要借鉴的是罗马尼亚排箫艺术,上世纪80年代著名的排箫演奏家有3人,即北京的林文增、上海的杜聪、西安的高明。现在中国己出现了排箫热,我们已经建立了《排箫艺术研究会》(属中国音协领导),会员超过500人,并出现了优秀的中青年排箫演奏家,现在教育部已批准在艺术院校中开设排箫专业。

在世界上,演奏技巧、表现力最丰富的当数罗马尼亚排箫,它的颤音十分美妙,可以气颤,也可以手颤。但多为家族传承,秘不外传。而南美洲安第斯高原秘鲁、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的排箫十分普及,分为高、中、低音三种类型,管的排列既有单排,也有双排的。有些地区的男子人人会吹,是南美印第安人的主要乐器之一。它的音响浑厚、气势磅礴,演奏技巧也很高超,有人可以在一支排箫上吹出3度双音,甚至还有三排、四排管的排箫,可以吹出3音或4音的和弦。

同样是排箫,为什么在罗马尼亚只为少数人掌握,而在安第斯高原却成为印第安人的大众化乐器,这是什么原因?

(2)关于竖琴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是古代竖琴的发源地,但现在已经消亡。当时这种竖琴曾传到印度,我在印度的瓜廖尔(G w a l i o r)博物馆的介绍图片中看见过一块印度箕多王朝(320~540A.D.)的石雕,上面雕刻的是歌舞场面,其中有一人抱着竖琴在弹奏, 约有10多根琴弦。这是一种源自两河流域苏美尔人(3000年B C)的弓形竖琴,其实,早在印度婆罗多(Bharata 300BC~300AD)的著作《乐舞论》(The N a t y a s a t r a)中就提到过这种张有22根琴弦的维纳琴,当时维纳(V e e n a)一词是用来泛指所有弦乐器的。在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石雕中也有这种弓形竖琴的图像。

然而,这种竖琴在印度好景不长,现在只剩下图像了,但它传到了缅甸后,却深深扎下了根,现在已经成为缅甸的国宝——缅甸弯琴《桑柯》(S a u n g a u c),也就是中国唐朝称为《凤首箜篌》,清朝称作《总藁机》的弓形竖琴,也有称卧箜篌的。

缅甸弯琴的形象最早出现在公元7世纪斯里克塞特(Sri ksetra)地方的佛教浮雕中,中国《新唐书》中的(骠国乐)条中,记载了公元801~802年骠国艺术家带来的22种乐器,其中就有弯琴。可以说在公元7~8世纪以前弯琴就己经在缅甸流行了。

现在的缅甸弯琴的琴体为船形,用青龙木制成,上面蒙上一块染成红色的鹿皮,琴弦为13~16根,在琴颈上用红色线拴住琴弦,每根红线下面都悬挂着鲜艳的红穗,十分华丽。演奏弯琴的大师被称为“天上的音乐家”。可以说,弯琴的风格影响了整个缅甸音乐。在今天,缅甸的知识分子普遍以能演奏弯琴为荣,他们并不在意演奏的技巧高低,而认为这是一种必备的修养。

我的问题是: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的竖琴是何时消亡的?原因是什么?缅甸不仅接受了外来的竖琴,而且将它推上音乐的宝座,这是什么原因?与缅甸民族的文化、民族性格有什么关系?

(3)欧洲乐器传播到世界各地后的变化和变异,说明了什么问题?例如西班牙的吉他传播到拉丁美洲后岀现了很多变种,其中多数为小尺寸的高音吉他,如安第斯高原的10根琴弦5个音的恰朗戈(Charango)、古巴的6根琴弦3个音的德累斯(Tres)、委内瑞拉的四弦琴瓜德罗(Curtro)、墨西哥的四弦琴哈拉纳(Jarana)、巴西的五弦琴卡瓦金诺(Cavakihno)等。

这是什么原因呢?我觉得这可能与当地的风土人情有关,拉美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比较

喜爱高音区的音乐,尤其是安第斯高原的印第安人创造了一种安第斯高原唱法,即一种民间花腔女高音,为世人所瞩目,其代表人物伊马·苏马克(I m a S u m a c)音域达4个八度,成为世界音乐百花园中的奇迹。可能是这种偏好高音的习惯促进了各种高音小吉他的诞生。

但是,吉他传到墨西哥后又产生了另一种变化,即向低音区发展,创造出一种低音大吉他——吉他隆(G u i t a r r o n),并与吉他、小提琴、小号和竖琴组成了墨西哥的国宝——马里阿奇乐队。每位乐队成员还要兼任歌唱者,这是因为墨西哥现在的居民90%以上都是印欧混血人,西班牙和欧洲音乐已成为墨西哥的音乐基础,由于和声的需要,就创造了吉他隆,并在受欧洲文化影响较深的哈里斯克州形成了这种以西方乐器为中心的乐队。当然,它的音乐风格已超越了西班牙。欢乐、热情、豪迈、充满活力是这种音乐的特征。墨西哥人称马里阿奇是一种药,专治忧郁症。现在美国、德国、日本、爱尔兰都已建立了马里阿奇乐队,美国还定期举行马里阿奇艺术节。

又如西班牙的竖琴传到拉美后也发生了很多变化。15世纪的西班牙竖琴还是一种简单、不带转调装置的乐器,因此相对来说比较轻便,演奏也不算太难,它那行云流水般的音响吸引了印第安人的耳朵,印第安人很快学会了制作竖琴。现在竖琴的演奏在安第斯高原各国、墨西哥、委内瑞拉、巴拉圭等国都很盛行,秘鲁还产生了一种在肩上倒背竖琴、反弹竖琴的演奏形式,可与中国的反弹琵琶相比美。尤其是巴拉圭还被称为“竖琴之国”,除了竖琴独奏,还创造了一种竖琴弹唱的新形式。

但最重要的变化是拉美人演奏竖琴时是使用指甲的,这样发岀的音响嘹亮、明快,并产生出十分华丽动人的效果。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竖琴在西班牙和欧洲大多是在室内为贵族、上流社会人士演奏的,到了拉美这个荒僻地区,多数是在室外演奏,为了听众能听清楚,就采用指甲弹奏,结果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音色明亮、演奏手法常用刮奏,十分轻快、活泼,产生了一种新的音乐风格和审美情趣,这种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又如欧洲的小提琴传到世界各地以后都有了不少 的变化,尤其是传到印度之后产生了较大的变异,令人为之惊诧。小提琴传入印度己有200多年,它逐渐适应了南印度卡那提克古典音乐的特点,将琴弦的定音从g d a′e′改为c g c′g′或g c g′c′,演奏者的姿势从站立变为席地而坐,持琴也从夹持在左肩上改为放在胸前与右脚之间。

南印度风格的小提琴演奏艺术现在已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体系,有自己的一套系统、方法、技巧、教材。它的演奏技巧特点是滑音用得特别多,有快滑、慢滑、上滑音、下滑音,还有各种各样的装饰音。实际上,小提琴的奏法是吸取了印度弓弦乐器萨朗基(Sarangi)和艾斯拉吉(Esraj)的演奏技巧、表现手法后形成的。它已经彻底印度化了,任何人如果闭上眼睛听,决不会认为这是西方的小提琴。可以说,外在的躯壳仍然是小提琴,而灵魂完全是印度的。

过去西方人是看不起这种南印度风格小提琴奏法的,后来已经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南印度风格小提琴的最著名演奏家是克里希南教授(T.N.Krishnan)和苏布拉玛尼亚姆(L Subramaniem)。克里希南教授不仅在北印度德里大学教学,而且每年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教三个月的南印度风格小提琴。

苏布拉马尼亚姆比较年轻,仍活跃在世界乐坛上。他曾与前苏联和德国的管弦乐队合作演出。他曾两次访华,一次是陪印度总统来华,并举行了音乐会;一次是到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讲学。我观察到他对西方小提琴作了一些改良,即加了一根中音琴弦,扩大了音域,音色也略有变化,琴弦定音为d-a-d-a-d。

我在印度时就知道有一位丹麦人学会了这种风格的小提琴,还有波兰人、美国人来学习,最近还有一位著名的法国小提琴家到了印度,专心学习印度风格小提琴,体验到另一种音乐文化的妙处。

西方小提琴在印度的变异说明了印度传统音乐文化的深厚和强大的生命力。它能将西方乐器同化成印度自己的乐器,除了用于独奏、伴奏声乐外,还常常与唢呐、维纳琴合奏。总之,现在南印度的音乐会中己经离不开印度化的小提琴了。

(待 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