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琴痴——我所认识的盛中国老师 /曹树堃

——我所认识的盛中国老师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曹树堃

在中国的小提琴演奏家里,对小提琴的痴迷,假如盛老师认了第二,恐怕便没有人敢认第一。我所认识的盛中国老师不但是个琴艺高超的大师级演奏家,而且还是一个十分有品味的收藏家,他爱琴、惜琴、藏琴、弄琴、迷琴,是个小提琴的超级发烧友。

自从听闻了盛老师离世的噩耗,几天来心神总是定不下来,悲伤和怀念之情不能自禁,除了写了两首悼念他的古体诗以及一对挽联,还想为他写篇怀念的文章,从不同的角度与大家分享我曾经与盛老师相知相交的琴缘故事。

盛老师是我儿时的偶像,心目中的小提琴英雄。想当年他在广州工人文化宫露天大舞台上,西装革履,英俊潇洒,挥舞着他的琴弓演奏着一曲《新疆之春》,奏时鸦雀无声,奏毕掌声雷动,在场无人不 为之倾倒。

自青年时拜师学艺,从事了提琴制作,便听到师傅们谈论很多有关盛老师的故事。在广大的群众心目中,大家都公认盛老师为我们中国人小提琴演奏家的第一人,自马 思聪之后,他便是中国最受人们欢迎及最著名的小提琴独奏家。而提琴制作家都以他的好评或使用过自己的小提琴引以为自豪。

记得我第一次正式同盛中国老师见面是到山东青岛参加第一届中国国际小提琴比赛的活动,当时盛老师和林耀基、俞丽拿老师都是那届比赛的评委。而刚好我那时也经过十年的国外留学并获奖归来,通过有关人员推荐,我将我亲自制作的小提琴赠送给青岛市政府,然后青岛市政府再将我所赠的琴奖励给那次国际比赛的冠军。青岛政府还为我的赠琴在香格里拉酒店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赠琴仪式,赠琴仪式邀请了林耀基、盛中国和俞丽拿三位 老师前来参加,并请他们试奏我的小提琴。

在经过林耀基教授的介绍后,盛老师第一个迫不及待地拿起我的小提琴演奏起来。只见他还是那个姿势,面带微笑,从容不迫,高托

住小提琴,先拉了一个音阶,然后和弦,再拉一段小品,最后像是松了一口气地说:好琴,好琴,声音纯净漂亮,没有新琴的味道。他再将琴仔细观赏了一番说道:“有洋味道!有洋味道!”之后他将琴交予俞丽拿老师试奏。

在我们相识多年后,盛老师才告诉我当时他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试拉我的琴的原因。他说:第一他想尽快知道新一代中国人在国外学艺回来的制琴水平究竟怎样;第二他要知道我这个在国内外已稍具名气的年轻制作家是不是虚有其名。假如赠来的琴质量很差那会让组委会非常尴尬。所以他非常担心,直至到试奏完毕才放下心头大石。

自己的琴得到儿时偶像的欣赏已经令我非常兴奋,更想不到的是,这次同他的结识还接受了他交给我的一个光荣任务。他要我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手工,帮他制作一把能让他满意的小提琴,而且他让我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他叮嘱道:“一年后把琴带来北京见我!”

2006年的初夏,北京风和日丽。除了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乐器展览会之外,我亦携带了为盛老师制作的一把小提琴来到他在北京的罗马花园住处。他在大厅用两把欧洲老琴同我的琴一起对比着反复拉奏,不时还叫我和他的夫人一齐听,并讲出感受。结果我们都公认:新做的小提琴要比那把老法国琴声音要好,而同另一把老意大利琴比便各有千秋,最终盛老师满意地把琴收下,而且马上就从睡房拿出几叠人民币现金给我,还叮 嘱:“你要仔细数一数,我对这个钱是比较粗心大意的!”

接过了盛老师的现金,我心潮起伏,当时难掩激动之情。面对着自己心中敬佩的偶像关怀和欣赏的目光,感觉到这些钱的意义太重大了!我想其实以他当时的身份和地位,很多制琴家都会巴不得送琴给他用,而且他老人家也不缺琴用,他家里总是有一大堆的小提琴。另外,他像大多数国内的演奏家一样,比较喜欢旧琴,若不是十分喜爱的话,他决不会用真金白银来买一把新琴。这是他对我的一种特别欣赏和巨大鼓励啊!

那天晚上,盛老师还在北京有名的大宅门饭馆请我吃了晚饭。我临走时,他怕我晩上着凉,还送了我一条围领的毛巾。一个前辈和长者的无微不至的爱护和关怀令我终身难忘!

盛老师拥有我这把琴整整十二年,直到前年在北京乐器展览会,他看中了我另外一把新作,我才把它换了回来,而这把琴现在由另一位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宁峰买下收藏。

盛中国老师不但自己热爱小提琴,喜欢研究小提琴,而且还影响了他的弟弟们。大家都知道盛氏一门十二人,能拉小提琴有九人之多,但不是太多人知道他也起码有三个兄弟从事提琴的制作和修理工作,而其中小弟盛中新还曾经在美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获得过小提琴音质银奖。

盛老师在他的家族中绝对是老大地位,弟弟们谈起大哥都是毕恭毕敬的,盛老师虽然对他们的事业 尽量地关怀和帮助,但从来不会参与他们的生意。记得去年在北京乐器展览会,我搀扶着他老人家在展厅里转,当我们走到了盛中龙的提琴展位时,他看到了展位挂着他演奏小提琴的照片并在上面写着“盛中国小提琴”时,他半开玩笑半责备地说:“这小子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尽管如此,据我所知,他每年都会来乐展看看,而且在弟弟的展位拉拉琴,给他们打气。

盛中国喜欢收藏古旧的小提琴几乎是众所周知的。然而盛老师对古旧琴有着他独特的品味,他似乎不太在意提琴的牌子,也就是说不太在乎这个琴是哪个名家制造,可能是作为一个有名的演奏家,他更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琴、买琴永远都是把声音放在第一位,而提琴是不是名家,甚至是不是真品,他都不太依赖专家的意见。他常常同我们讲一个故事,他在日本有个好朋友叫中泽,他是东京的一个制琴家和琴商,两年前中泽有支意大利古名琴G.B瓜达尼尼,他把琴送给鉴定家Charles Beare先生鉴定, B e a r e先生告诉他这把琴的琴头有问题,不是原装的。不过,两年后中泽先生带着同样的小提琴给他鉴定并专门问他:这个琴的琴头有没有问题?结果B e a r e的答案是:没有问题。“你看!连世界上最有名的专家都鉴定出错,我们还能相信谁?”他每次都是很严肃认真地讲,然后得意地微笑。

当然,盛老师对制琴的流派、制作的名家,甚至提琴的工艺、油漆及装配都颇有研究,他总得来说

还是比较偏爱古代的意大利琴。我记得他最早拥有一把是Z a n o t t i,然后同一个华裔商人买了一把名为S a n n i n o的旧琴,前几年在广州花都区新年音乐会演出时,他拿一把Goffriller标签的古琴让我看,还问了我的意见,并且说他很喜欢这个琴的声音。那次我提醒了他买这么贵的琴,一定要看看有没有专家的证书,但每一次我提到专家证书,他便又讲起那个Beare的故事。虽然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看他收藏的琴和他考虑要买的琴,但是我每次都是让他对琴的见解的那份自信搞得不好意思给他一个真正的意见。不过我们每次的交流都是十分开心的。

盛中国老师不但喜欢研究小提琴,而且他还喜欢亲自动手弄小提琴,我记得我卖给他的第一把小提琴他就嫌我做仿古做得不够旧,亲自动手把那琴的油漆搞得更加残旧,结果当这把琴换回来时,我又花了好多天才把那油漆修复成自然好看的样子。盛老师搞油漆没搞出个样子,但他弄音柱却弄得国内外都出了名。行内人很多都知道他喜欢调整音柱,由于他听觉敏锐和听声音的经验丰富,而且在他年轻那个年代,可能国内没有太多人知道怎么正确地调整音柱,所以他干脆就自己动手,久而久之便成了调音柱的专家,他的一次得意之作,就是在第二届全国金钟奖小提琴比赛中,他根据广州的潮湿天气帮俞丽拿老师的参赛学生调整了小提琴音柱,使琴声大有进步,使那个学生在决赛中表现出色,从初赛的第六名提高到决赛的第四名,由于这支 琴是我为俞老师做的,所以赛后我们还相互祝贺,而俞丽拿老师从此以后对盛老师的调音佩服得五体投地。

爱琴、痴琴几乎是所有伟大提琴演奏家的一个共同点,就像本世纪最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的祖克曼所说,提琴对演奏家来说不单单只是一个工具,他是演奏家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我从不相信有伟大的演奏家会砸烂小提琴的故事。盛中国老师七十七年的人生有着无数的传奇和动人的故事,有幸与他相知相识的几个小故事只是他人生长河的几个小涟绮。盛老师在我们心中永远是一个备受大家喜爱的小提琴艺术家,一个传奇的提琴家族的首长,一个备受尊敬的长者,一个热爱生活的美食家,一个超级的琴痴。而他对我来讲一意义就更深一层,他是我最尊敬的老师,兄弟般的朋友,永远的知音,事业上的贵人。

在此,再以我为他写的挽联和两首古体诗,表达我对这位对中国 小提琴事业有着划时代意义贡献的小提琴演奏家致以的崇高敬意。盛中国老师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盛世奇才 荣耀琴坛一曲炉台成绝唱

中华巨子 名扬国际当年梁祝有余音

本文作者与盛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