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乐器形制演变考察之二:瑟(下)/朱国伟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朱国伟

(接上期) 三、关于瑟轸的探讨

洛庄汉墓出土了系列瑟枘、瑟轸与瑟钥,方建军先生根据洛庄汉墓出土瑟轸的位置分析,A区的1、3、5、6号瑟分别有铜瑟轸或骨轸4、6、5、6件,其他几瑟用的可能是木轸;C区则出土3件轸钥和1件骨轸,结合南越王墓琴瑟周围也出土多件类似的轸,可见汉瑟很可能施轸,但对于如何施轸则还难证实。方氏结合其他考古材料做了瑟轸使用方法的分析,相关判断有:当时的瑟或许有用轸和不用轸两种情形;轸钥长度大于瑟体两侧高度,以这种长高之比,轸钥不能伸进首越之中,来套合瑟体内外两侧的弦轸;瑟轸的主要功能也有可能仅用来张弦;瑟有可能不是每弦一轸。①

笔者在2012年暑期对大云山汉墓出土乐器的考察过程中,意外发现了瑟枘和玉瑟柱中混杂了一个玉瑟轸,经查阅出土记录发现其出土编号与其他几件瑟柱相邻,确为同置一处,当时材料标为“瑟玉饰”(后改名轸,有多件,图5),器呈正方锥形,小平顶,顶宽0.27厘米、底宽0.94厘米,底外边阴刻一周槽,槽下的底部呈圆角方形。一侧面的槽上方穿一孔径0.25厘米的圆孔,从底部穿出,高1.89厘米。形制与洛庄汉墓的瑟轸相同,大云山墓无出土琴的迹象,且此轸与瑟柱同置,已经无疑是瑟轸。这样一来,西汉出土大型乐队的三个诸侯王墓都出土了瑟轸,绝非巧合,但可惜这三墓的瑟体皆无存,其他如江苏邗江胡 场M1和M5、山东莱西岱墅的瑟也仅是微型明器②,都见不到置弦方式。这样,出土瑟轸的墓见不到完整瑟体,出土瑟体的墓未见保存下来的瑟轸,故施轸方式目前仅能靠推测。

前文道方建军先生考虑瑟轸并非一弦对一轸,尤为可信。现见这些瑟轸的数目皆远达不到弦数,况且从战国到汉代的出土瑟中,均不见有如琴一般的活动底板,反多见用竹钉将底板封死者,如固始侯古堆1号墓瑟(图6)③、马王堆1号墓瑟都是,甚至有如曾 侯乙墓瑟这样,连同底板一起整木凿成。底板如不能活动,被隐藏在底板内的弦轸则不得其用,这显而易

图5 大云山汉墓玉瑟轸之一

图6 固始侯古堆1号墓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