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艺的方式完成“让国宝活起来”

——方锦龙民族乐器藏品和­演奏艺术(五)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收藏荟馆 - 文/方锦龙

(接上期) 3.5锦龙乐器珍藏馆——使藏品活化

广东是唯一一个拥有广­东音乐、潮州音乐、客家汉乐的省份,这里有着非常丰厚的文­化底蕴,尤其是发源于广州市番­禺区沙湾古镇的广东音­乐,《雨打芭蕉》《赛龙夺锦》等,都是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在岭南特色音乐的形成­期,出生于音乐世家,精通韵律的广东番禺沙­湾北村人何博众(生于1931年),精通琵琶,所以,《雨打芭蕉》《饿马摇铃》等广东音乐代表作早期­都以琵琶谱发布,其孙何柳堂继承了十指­琵琶演奏,并联同族中人何与年、何少霞,用琵琶谱记录了一大批­广东音乐,由此可见,广东音乐中琵琶的应用­是相当的广泛。

发源于两河流域的琵琶,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是名符其实的“混血儿”,广州,又恰恰是海上丝路的起­源地。丰富的民族民间音乐及­其所附着的琵琶、丝路等,这些岭南音乐符号,都与祖籍安徽的我有着­不解之源。据说,广东音乐中的沙湾镇何­氏三杰,寻根问祖,也来自安徽。我自幼习乐,稍长,以演奏琵琶为主,历三十余年,复制出了已在中国失传­一千多年的五弦琵琶。

加上其他的收藏,具备了设立以我的乐器­藏品为实体基础的“锦龙乐器珍藏馆”的前提条件。对藏馆的规划,可以“学术性、知识性、趣味性、普及性”为宗旨,同时“可展览、可交流、可体验”。3.5.1锦龙乐器珍藏馆为了­使珍贵的藏品通过普及­教育的方式惠益更多中­外民众,同时也能为民族乐器制­作者提供参照资讯,我们设立的中外乐器展­览馆,以我的乐器藏品为主,同时也吸纳了世界各地­的乐器参展,并在不同阶段以不同主­题展出,如:

(1)《琵琶的前世今生》——展出世界各地琵琶(l u t e系)和琵琶类怀抱乐器,以实物阐述琵琶的起源、发展,以及融合和变迁;

(2)《岭南乐韵》——广东音乐、客家汉乐、潮州音乐三大乐种乐器­展;

(3)《丝路乐音》——展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相关乐器,呼应“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国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奏”这一时代命题;

(4)《金竹玉管》——展示古今中外横、竖、直、斜管乐类的乐器展。

……每一次展览,都可以结合当时的社会­热点和艺术事件,策划特色鲜明的主题活­动,从而吸引市民、尤其是大中小学的师生­前来观展,并进行有趣的互动,真正做到惠民、益民,为城市的文化事业增添­光彩。

对外还可以展览为驱动,吸引国外友人、海外侨胞及各界知名人­士前来观展,进行国际间的文化交流,籍此拉动国外风潮与本­土文化的接轨,为弘扬、推广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创造更多的机会。

3.5.2 五弦琵琶传习馆201­8年至今,我在广东卫视、山西卫视联合举办的国­内首个大型民族音乐真­人秀节目《国乐大典》中担任策划顾问和鉴赏­团常驻嘉宾,其中一段表现五弦琵琶­丰富表现力的8分钟视­频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在各大网络累计获得了­过亿的点击量;继而我在各大卫视、媒体中充分地展示了五­弦琵琶魅力的演奏片段,使各地网友掀起了一股­学习民族乐器和琵琶的­热潮,其中,大家对五弦琵琶的认识­和喜爱已成为一种时尚。

将五弦琵琶这一历经千­年回归祖国的国宝传承­下去,是我的重大使命之一。我的学生中有三至五岁­的孩童、有跟随我在各地“征战”十几年的芳华十八成员,也有来自社会各界的精­英人士,我希望可以通过线上线­下更加多样化的授课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学习我们的五弦琵琶。

我认为:国乐的教学普及,要生动有趣、与时俱进,不能墨守陈规,以曲带教才能引起大家­的兴趣。比如琵琶教学,要是单纯地要求把指法­练得炉火纯青,有相当一部分人坚持不­下来,这样一来,还谈何普及?应该因材施教,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几年我一直在构思一­套简单易学的课程,书名叫《“方”式方法五弦弹——琵琶的21天法则》,寓教于乐,让学员在轻松的氛围中­迅速入门。

因此,设立五弦琵琶传习馆,不定期对各地五弦琵琶­的教师和学员进行辅导­和提升,每年举办一至两次大规­模行为艺术模式的集体­传习,如:“百名花样少年与琵琶名­家共习五弦”等具有仪式感和参与感­的活动,在和谐愉悦的环境中学­习国乐,传承经典。

此外,还可设置一个别致的体­验中心,由我们聘请的专业人士­驻场管理,邀请国内外传统文化的­专家、演奏家进行名师讲座,让观众们在参观乐器珍­藏馆之后,与大师、演奏家零距离面对面交­流,进一步体验乐器藏品的­文化内涵,实现国乐“走进国人”的美好愿望。

3.5.3锦龙岭南乐器与音乐­研究中心

“锦龙岭南乐器与音乐研­究

中心”(以下简称研究中心)将专注广东音乐、潮州音乐、客家汉乐的学术研究,为三大乐种落地执行的­推广传播取得切实可行­的理论依据。

多来年,我一直对所珍藏乐器通­过查阅典籍,深入发源地进行田野调­查等方式,做着追根溯源、补缺音乐文明史发展进­程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广东音乐关注尤多,多次深入沙湾镇演出、访谈、参观考察沙湾的广东乐­府。为了解潮州音乐,我与潮汕地区的前辈、同行探讨合作,逐渐形成了深入研究广­东三大乐种的关系,使三种同在岭南的音乐­既可各自更好地被推动­发展,又能找到共融互通的学­术支持,同时,通过中国乐器之王——琵琶这一能够联动丝路­沿线国家的“混血儿”建立与海上丝路各国的­沟通桥梁,把岭南音乐更多地推介­给世界乐坛。

顺便提及:为了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由我担任艺术总监的《红色中国 粤韵飞扬》——喜迎建党100周年广­东音乐精品音乐会,即将开启全国巡演之旅,届时,我与广东音乐曲艺团的­演奏家们将为全国观众­深入浅出地解析和展示­广东音乐的美好韵律。

学术方面,我将重点针对收藏的乐­器开始以下两个方向的­课题研究:

(1)《浅谈粤乐琵琶的表现风­格》,这个课题,旨在记录我对所收藏的­广东音乐常用乐器--琵琶的研究所得,从学术角度分析广东音­乐中作为主奏乐器之一­的琵琶,为广东音乐的未来发展­提供有参考价

值的技术支持;

(2)《从琵琶发展史看中西音­乐的血脉和姻亲》,旨在通过乐器发展史,追溯琵琶在中西方文化­交流领域中所起的推动­和促进作用,为向世界推广中国民族­音乐取得历史依据、夯实理论基础。3.5.4失传乐器复原研发中­心我在收藏乐器的过程­中,常常痛心疾首于一些传­统乐器的失传,在我看来,一种乐器的失传,就代表着一种文明的消­亡,是人类精神世界的重大­损失。

事实上,许多少数民族的小众乐­器,因为种种原因,也正渐渐式微、濒临失传,如海南黎族的鼻箫,连扎根海南、深入黎族探访的记者都­闻所未闻。

我担任《国乐大典》策划顾问期间,曾促使节目组对年逾九­旬的老一辈国乐大师如­笛子泰斗陆春龄、梁祝之父何占豪、纳西古乐代表人物宣科、作曲家张晓峰等进行采­访拍摄,在我看来,这是针对老一辈民族音­乐家开展的迫在眉睫的“抢救性”工作。同样,对失传乐器和式微乐器­进行“抢救性”工作,也一直是我身体力行和­努力促成的重要工作之­一。

此外,乐器制作作坊、乐器复原中心,也将极大地丰富展馆的­观赏性。乐器制作的过程,本身就是对专注、专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推崇和赞美,乐器制作的各个环节,更是充满了美感和即视­感。

因此,设立以五弦琵琶、箜篌等失传乐器为代表­的乐器复制研发制作中­心,以及岭南古琴作坊的目­的,是为了提振岭南乐器制­造业,

使它们成为乐器珍藏馆­参观、展览流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2019年3月24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传统文化和美德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传统文化不进校园,中国人的重心就会漂移”。所以,我们的展馆还可以作为­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以公益形式开放给各中­小学师生,让祖国的花朵在观展中­通过聆听古乐,领略传统文化的魅力,从小培养起强烈的民族­自信心,让优秀的传统文化植根­于他们的脑海,这也是我作为民族音乐­从业者希望达成的美好­愿望!

结论

综上所述,在我从艺42年所取得­的工作成果中,乐器收藏是其中最具代­表性、最有可开发性的成果之­一,它能为国乐传播起到重­要作用。

随着“方锦龙国乐”这一音乐品牌的世界巡­演开启,我的民族乐器藏品的数­量仍在不断增长更新中,具有广泛的持续发展空­间。我对未来的乐器收藏方­向进行了与时俱进的调­整规划:

其一,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族民间乐器的收藏,以便更好地贯彻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唱”作出更大贡献;

其二,增强对岭南民族民间乐­器的收藏和研究,为岭南音乐的传承和发­展提供依据;

其三,进一步深入少数民族偏­远地区,搜寻、抢救小众乐器,挖掘和整理民族民间音­乐;

其四,在世界范围内展示中国­民族乐器精品,同时也将更多地引进外­国民族乐器。

习近平主席在广东巡视­时再次强调,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到五湖四海!”他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本人也是一个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烈拥护者、忠实学习者。”习主席还说:“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国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大合唱。”响应习主席的号召,爱护好、整理好、研究好、利用好、发展好我国民族民间乐­器,将其传至海外,是时代赋予我们国乐人­的历史使命。我愿意用自己的乐器藏­品积极配合各级政府、民间机构的民族文化输­出举措,通过乐器这一音乐的载­体,向全世界展示我们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灿烂的­文明史和音乐发展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