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国还是老美国?

如果解决不好,保守主义可能成为2017年或者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的最大风险。

Nanfengchuang - - POLITICAL SITUATION / 时局 - 文∣本刊记者杨军

特朗普政府在3月初发布的首份贸易政策年报中明确提出:为了解决贸易争端,维护美国主权,必要时将不受制于世贸组织的裁决。此年报一出,举世哗然。美国要推翻自己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吗?全球自由贸易将被唾弃吗?

但其实,如果深入研究,特朗普政府此举和之前一系列惊世骇俗的举动一样,并不是那么出人意料。

美国反对美国

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自从特朗普竞选成功后已迅速为世人所知, 因为他对特朗普的巨大影响,甚至被称为“班农总统”。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改组之际,特朗普打破不为带有鲜明政治立场的官员设立常务席位的不成文规定,让观点激进的班农加入并成为永久成员。班农把迈克尔·安东带进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安东和班农的价值观是一致的。

作为发言人的安东,在上任之前发过一篇文章,分析美国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他认为,诞生于1945年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当时有助于维护美国的和平、威望和繁荣,但它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现在形 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要重新考虑如何维护美国的和平、威望和繁荣。而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有了一套自己的逻辑,要求原封不动地维持自身,而不考虑美国的基本利益。安东认为外交政策建制派已经损害了美国利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本就无法覆盖整个世界。在安东看来,首先需要改革的就是自由贸易。他认为,贸易协议管制了贸易的方方面面,而这些协议多对美国不利。

特朗普政府本就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持怀疑态度,可以说,安东提供了更多的理论支持和更明了的解读。显然,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策年报中就是为推翻自由

插图/茶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