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大变局,财富全球论坛迎来广州时刻

看中了聚合式发展的“粤港澳大湾区”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高地的爆发式潜力,《财富》500强企业中的科技翘楚,就已经一只脚踏上了财富新大陆。

Nanfengchuang - - GUANGZHOU OBSERVER / 广州观察 - 文∣本刊记者谢奕秋

一年多前,时代公司首席内容官兼《财富》杂志主编穆瑞澜忙完在旧金山的第13届《财富》全球论坛没多久,就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有了下届财富论坛落户广州的初步想法,大半年后终于“落地”。

如果分析22年来共14届财富论坛的选址,会发现几乎每隔一届就会选择一个亚洲城市(两年一届的亚欧首脑会议,也有类似规律)。而从1999 年在上海的第5届论坛算起,10届论坛里有5届是放在 中国召开,充分说明了“中国市场”和“中国会议经济”对于论坛嘉宾的吸引力。

当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对于中国和广州来说,本届《财富》全球论坛更有特别的意义。

全球化的新世纪面相

财富论坛在创办的前8 年,都是每年就轮换一个城市承办,而在其后的14 年里,只轮换了6座城市,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全球化的步调在放缓。

目前这一轮全球化的发轫,可以追溯到冷战结束后的1990年代中期。1993年欧盟正式诞生, APEC峰会首次举行;1994年北美自贸协定生效,WTO成立; 1995 年《财富》全球论坛创办; 1996 年亚欧会议成立;1997 年八国峰会登场(后演化成 G20),东盟“10+3”峰会亮相(后演化成东亚峰会)……

仔细观察,这一阶段诞生的不少全球化机制,都渗入了西方及其伙伴将原东方阵营的国家纳入国际大家庭的意图。而中国在1999年首次承办《财富》全球论坛,在2001 年 10 月首次承办 APEC 峰会,随后加入WTO,则标志着中国对于经济全球化的践行。当时上海《财富》论坛的主题,就是“中国:未来的 50 年”。

可以说,这一波全球化高潮的产物,与二战后初期成立的联合国、IMF和世界银行,以及1960年代初成立的欧佩克、东盟、经合组织、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等一道,形塑了今天我们所熟悉的世界政经面貌的轮廓。

而原本狂飙突进的全球化,在新世纪却呈现出不同的面相。

在第一个十年,经济全球化因反恐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拉扯而减速。中国在 2001 年 6月联合欧亚邻国,成立了负有反恐使命的上海合作组织;美国则在3 个月后遭遇了9·11空前袭击,开始了漫长的反恐战争。2008 年金融海啸后,G20 峰会扮演了救火队的角色,稍后又催生了金砖国家的年度峰会;欧元区则在成立10 年后,遭遇了债务危机的沉重打击,警报至今未解除。

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从阿拉伯世界剧变,“伊斯兰国”在废墟上崛起,欧洲爆发难民潮,到如今英国开启脱欧进程,美国陷入权力内战,欧洲新右翼呼朋引伴,预示着西方维系的国际秩序“局部礼崩乐坏”。

这期间,中国在 GDP 超过日本后,也面临更多的地域性问题。但有一点中国却坚持了下来,就是 对于开放型经济和全球合作治理的推崇。

2017《财富》全球论坛落户广州,正是中国推进开放型经济和全球合作治理的最新范例。

“在商言商”的溢出效应

中国 4年前就成为世界最大货物贸易国,同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和亚投行筹建倡议。经过3年多的努力,中国摆脱了“金砖五国”中巴西、俄罗斯和南非经济低迷的拖累,在西向和南向迎来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早中期收获:于沿线 20 个国家建成 56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 逾 180 亿美元;全球前 50 大集装箱港口中,近 2/3 都有中国的投资。

今年 5月中旬,中国将在北京举行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9月在厦门还有第九次金砖峰会。而12月在广州的第14 届《财富》全球论坛,也是这一国家层面的盛事。世界财富 500 强商业巨头们,将在广州看到无限商机,看到一个更加开放和进取的中国。

在全球化正遭遇低潮的背景下,当财富论坛的嘉宾们置身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中,与“千年商都”的新兴产业代表们产生激情互动,是可以把所受的震撼用商业的语言告诉全世界。而商业的语言是

在欧美社会对于全球化怀疑加深的当下,中国无远弗届的商业力量既会让它们的公众感到一丝压力,又能重新点燃跨国巨头们对于全球淘金梦的向往。

最具含金量的世界通用语,对于欧美资本主义世界具有无可比拟的穿透性。

适逢亚洲金融危机爆发20 周年,这种“在商言商”的溢出效应,也将是 2017年广州《财富》全球论坛的重要看点。

换言之,在欧美社会对于全球化怀疑加深的当下,中国无远弗届的商业力量既会让它们的公众感到一丝压力,又能重新点燃跨国巨头们对于全球淘金梦的向往。这一“礼失求诸野”般的体验,反过来会对目前欧美的某些极端思潮起到纠偏作用。

特朗普日前在国会演讲中自夸,称自他当选以来,美国股市增加了近3万亿美元的价值,福特、克莱斯勒、通用汽车、软银、洛克希德、英特尔、沃尔玛等公司纷纷宣布将在美国加大投资。

他没有说的是,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只占到美国总就业岗位的8%,制造业产出仅占美国 GDP 的12%,总统再怎么威逼利诱(提高关税、减企业税),总盘子有限的制造业也不可能“大规模回归”美国。

更何况,由于观念制约以及政府忽视职业教育,美国技术工人长期短缺,2015 年底高级技工缺口达 300万人。在美国收紧移民政策的预期中,这方面的用工缺口只会继续扩大,哪怕能源、土地、税务方面的成本降低,美国多数制造业巨头还是会选择全球布局,而熟练技工相对充裕的中国仍是投资首选。

包括特斯拉 CEO埃隆·马斯克向特朗普力推的“超级高铁”项目,离开中国的成熟施工经验,也是舍近求远。所以,来中国吧,这里有

美国1万亿美元基建计划所需的一切配套!

广州论坛不同凡响之处

时隔 4年,财富论坛重回中国,距离上届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财富论坛,已经过去两年有余,这期间世界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让许多人目瞪口呆。在这一点上,不得不佩服上届财富论坛的预见性—它在 2015 年就将主题定为“赢在颠覆性世纪”。

“2016 年才是 21世纪的真正开端”,法国学者尼古拉斯·当泽尔认为,一个没有规则和界限的国内政治秩序,一个缺乏预防无序状态所必需可靠标准的国际新秩序,可能会成为这个世纪的新常规。当“全球化大船”航经“21世纪的政治风暴角”时,原来的航海图已经不管用了;坚持“探索新航路”是正确的,但航向、航程都需要重新设计。

去年,有那么多顶级机构预判错了美国大选,这给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带来巨大不确定性。一些人 假装这次意外只是一次事故,等船修好了,就可以按照老经验继续上 路,甚或看到特朗普组建“史上最壕内阁”并暗示将放松对华尔街监管,就迫不及待地“变脸”去套近乎,并以新总统同是超级富豪而谬托知己。但更多人明白,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不是用“低教育白人被生产自动化抛离中产阶层,然后被反传统政客驱使去寻找替罪羊”就能解释的。

在“熟悉的世界消失不见”之际,财富 500强代表们也有愤懑、疑惑和反思,要倾诉、表达和总结,那么今年底的财富论坛就是合适的时机和场合。 “春江水暖鸭先知”,相较于建制色彩浓厚的G20峰会等政府间组织,凝聚了全球商界精英的财富论坛,更能及早地洞察市场变化,并灵活地表达民间的立场。而选择在中国召开为期3天的论坛,可以绕过西方媒体的某些议程设置,少受欧美“政治正确”的影响,在汲取中国的经验以捍卫全球化图景的同时,也能另辟蹊径寻找崭新的财富大陆。

“开放与创新:构建经济新格局”,是本届财富论坛的主题。论坛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中的最大城市广州召开之前,先在达沃斯、巴黎、香港等全球12城开展宣传推介会,并筹备在广州设立《财富》论坛创新奖和《财富》国际头脑风暴科技大会。这些举措正是看中了聚合式发展的“粤港澳大湾区”可能超越硅谷所在的旧金山湾区,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高地的爆发式潜力;或者说,“500强”中的科技翘楚已经一只脚踏上了财富新大陆。

22年前,首届财富论坛在新加坡奏出“同一个商业世界”,吹响了经济全球化的强音;而本届财

富论坛,可以让我们看到广州“打造全球重要的国际交往中心”、中国“引领新一轮全球化风潮”、世界“探索崭新的财富大陆”的宏大愿景,并领略其不同凡响。

本届财富论坛,可以让我们看到广州“打造全球重要的国际交往中心”、中国“引领新一轮全球化风潮”、世界“探索崭新的财富大陆”的宏大愿景,并领略其不同凡响。

摄影 / 陈忧子

广州海珠湿地公园的格桑花盛开。

2月27日,广州在港推介《财富》全球论坛,探讨穗港两地深化合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