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来信

Nanfengchuang - - REMARK -

1 前两天,趁着下班的空隙去了趟上海书展“扫货”。不过,比买到心仪的书更让我感动的是,在这个喧嚣的年代和城市,仍然有这么多人钟情于阅读。因为他们的存在,一个城市的文化气息瞬间浓厚了起来。几年前在广州读书时,也参加过几次广州书展。变化的是时空,不变的是一颗颗热爱书籍和阅读的心灵。这真的是一个不辜负读书人的时代。但我想个人的兴趣不难,但全民阅读的氛围和建设,离不开政策的扶持、资金的投入和各类基础设施的配备。作为一线城市的上海、广州固然已经具备了这一实力,但如何让书香飘满更多城市,让阅读成为更多人的生活方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盛开的紫荆花(读第17期《当读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2女权探讨的是工作和生活中男女权利的平等。但我感觉到,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女性其实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性别红利”,比如说觉得异性朋友对自己的照顾是天经地义,在享受额外优待的同时不愿意承担跟男性同样的义务,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声称自己要争取“女权”,无异于南辕北辙,这也某种程度造就了众多真真假假的女权主义纷争。但是对于相关话题探讨,我们还是多理性讨论,少套一点帽子吧。

—thisAY(读第17期《女权主义反对女权主义》)

3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企业主动走出去,然而随着外汇储备的猛跌,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开始坚决遏制资本外流,其重要性明显大过企业的海外增长。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观点,与其被动地遏制内资外流不如主动吸引外资内流。“引进外资”并不是一件过时的事情,它算是一个权宜之计,很重要的作用在于提振国内外投资者对金融体系和本币币值的信心。不过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抑制资产泡沫,进一步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大黄肥肥(读第17期《中国金融市场为何要引进外资?》)

4其实虚无主义又如何,现有的所有社会架构和价值体系如果不那么轻松,那么对于无法改变的这个架构和体系的人来说,游戏带来的快感可以轻易获得,而且现在的问题在于不是部分人如此。而是许多人都如此,商业从来都不考量价值体系的意义,特别是对于网络经济这样的规模经济,需要的就是庞大的基数,“大而不能倒”,只不过这次不是治理金融机构,而是游戏了而已。

—Clancy Zou(读第16期《游戏“虚有主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