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上下层人生的一种重叠

Nanfengchuang - - CONTENTS - 联系 tdb@nfcmag.com

不要被标题误导,我不会给啤酒做广告,这里只是谈人生。

大概过了30岁之后,我就爱上了喝啤酒。在三伏天,特别是刚做完一桌菜,热得不行,累得够呛,根本吃不下饭,只有冰爽的啤酒才能让食欲重新焕发。

喝冰啤酒的确是一种释放。一位很有才华的记者同行说,他去做深度社会新闻调查,遇到那些可能成为新闻源的中青年男性,比如工地工人、西瓜摊主,最好的“突破”办法就是掏钱来20 瓶冰镇啤酒,往饭桌上一摆。“他们醉醺醺的,会把什么都告诉你。”

我喝得醉醺醺的时候,可能会胡乱吹牛,而脑子还一定会乱想。比方说,我会思考一个关于财富的问题:啤酒这种东西,对社会下层和上层的男性来说,到底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不同在于,前者主要喝啤酒,而后者更多是将啤酒作为一种资产配置。

这段时间,网络上爆发了著名的“保温杯事件”。一位年轻时候相当高富帅的艺人,到了中年,大腹便便,手中端着个保温杯,像只企鹅一样朝着拜访者走来。换句话说,曾经的精壮男子,早已老态毕现。是不是有点腰膝酸软,肠胃怕寒,要用保温杯?

我认为,多度解读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每一代人都曾年轻,每一代人也都会老去。所谓的优雅得体,不在于使用的器皿,甚至都不在于体型。八块腹肌,老当益壮,还是大腹便便,或者S形曲线,还是大妈一样的心宽体胖。

更重要的在于,一种自由的心境,即选择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会怡然自得。不过,要我选的话,我更愿意来一扎冰啤,来替代保温杯。

对非成功人士来说,劳作之后一桌丰盛的饭菜,加上一杯冰爽的啤酒,这便是一种至高的享受。当你醉醺醺的时候,你会发现生活其实没有那么糟,这个世界总有你的一席之地,比如工地脚手架上的一个生产单位或者办公室的一个格子间。

啤酒,可以说是下层男性和上层男性难得的人生重叠。前者将啤酒视为日常愉悦的来源,而后者将啤酒作为资产版图的一部分。

对成功男性来说,啤酒的意义完全不同。考察经济规模稍大的后发大国,比如巴西、南非这些地方的富豪,他们的资产配置之下,未必有互联网,但多半都有啤酒公司。为什么?最重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即啤酒公司的股权、股票是最优质的资产。

首先,啤酒是最典型的非周期性行业,无论经济衰退,还是上升,市场受到的影响非常小。甚至于,经济越衰退,啤酒公司的生意可能越好。因为,失业者、流浪汉或者那些被家庭重担快压垮的男性,会更加热衷于啤酒。那一丝冰凉的感觉,瞬间将茶米油盐的烦恼驱赶得烟消云散。这是一种最低廉的快乐来源。

另外,啤酒公司还有一个优点是,它基本没有产品的更新换代,加之往往是寡头竞争,所以各家公司的市场份额稳定,是一个产生现金能力强大的行业。这一点,对于那些需要搞综合经营,多元化投资的财团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现金牛”。

不过,中国的啤酒产业和国外恐怕有点不一样。至少,富豪们配置啤酒公司的兴趣比不上国外。

这个反差的原因主要在于,中国的啤酒公司多半都是地方国企,是地方政府的“摇钱树”和资本运作平台,外部的投资者很难获得控制权,获取“控股溢价”。比如,大成基金就曾“兵败”重庆啤酒,让这家机构颜面尽扫。

啤酒,可以说是下层男性和上层男性难得的人生重叠。前者将啤酒视为日常愉悦的来源,而后者将啤酒作为资产版图的一部分。前者源源不断地为后者贡献着消费,汇聚为销售额和利润,并最终让后者通过资本获得掌控这个世界的权力。这真是一种奇妙的联系。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正是啤酒对这个世界最富正能量的启发。

谭保罗副主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