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误读了委内瑞拉危机

通过国际比较可知,委内瑞拉危机不是“资源诅咒”,不是民粹主义的高福利政策的结果;根本原因在于管理混乱与治理的失败,反市场的国家主义,政府腐败、低效与脱离民众。

Nanfengchuang - - CONTENTS - 文∣储昭根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委内瑞拉正陷入一场空前的宪政、经济和社会“全面危机”。反对派领导人洛佩斯和莱德斯马在家中被捕,货币“玻利瓦尔”无法止住前两年贬值93%的颓势,食物匮乏导致动物园内很多动物被盗,持续 5个月的街头对峙已造成120 多人死亡……

对于委内瑞拉当前的危机,常见的一种解读是“资源诅咒”—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常常面临经济发展迟缓、威权统治及频繁的内战;另一种说法是, 查韦斯推行民粹主义的高福利政策,导致了经济危机与国将不国。但若深入研究会发现,这些都是对委内瑞拉危机的误读。

管理混乱与治理的失败

2012 年 2月,时任总统查韦斯还曾自豪地表示,在他执政13 年来,委内瑞拉的 GDP 增长了3倍多,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未来 6 年,政府的目标是将贫困率降至零。”然而,这几年 委内瑞拉一下子从“天堂”掉进“地狱”。食品、药品等基本物资不足,婴儿死亡率高涨,高达1600%的通货膨胀率,高暴力犯罪率及持续不断的暴力示威活动,让委内瑞拉接近崩溃边缘,沦为世界最悲惨国家。

委内瑞拉虽然国土面积不大,原油储量却是世界第一,甚至比沙特还多一成。在查韦斯开始国有化改革的 2005年,委石油出口额占当年出口总额的70.2%,4 年后这一比例上涨至 94.1%,

2016 年则达到近 96%!经济结构已严重扭曲,成为一个完全依赖石油及其衍生物的开采和出口的食利型国家。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下降,委国石油业面临融资困难及经营不善的冲击,原油日产量在过去一年内下降 21万桶,目前日均炼油能力是 50万桶,仅能发挥出 57%的设计产能。

不少看客将“油价暴跌”看成委内瑞拉危机的导火索,但就石油出口占GDP的百分比来看,委内瑞拉仅排名第八。安哥拉、科威特和伊拉克的原油出口依赖度,是委内瑞拉的3倍左右。理论上,安哥拉与科威特的经济应当会遭受更严重的下滑;事实上,原油出口依赖度排第八的委内瑞拉与第11位的俄罗斯却是最受影响的,委内瑞拉更是当前唯一一个连续 3 年经济衰退,且在2016 年GDP降幅达10%的国家。可见, “资源诅咒”的出现也不是绝对的。

21世纪头十年油价飙升,委内瑞拉赚得盆满钵满。这段时间内,查韦斯却没替国家未雨绸缪。在他漫不经心的经营管理之下,石油财富受到削弱,国家开发资源所需的专业人才和资本严重短缺。近年来,委国石油产量低于中国,还不到沙特阿拉伯产量的1/4。

到了 2014 年,石油牛市终结,流向委内瑞拉的美元骤减。接任总统的马杜罗本可令货币玻利瓦尔大幅贬值,但相反,他让官方汇率保持在极度虚高的水平,并收紧政府对硬货币的管制来定量供应进口商品,结果加剧了混乱。政府赤字飙升之际,马杜罗通过大量印钞来支付账单。破坏性的高通胀进一步损害了经济运行。

石油是委内瑞拉的经济支柱,因此当前的困境很容易被归咎于原油价格的变幻莫测,但实际却仍难以掩饰政府经济管理的混乱与失败,油价下跌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委内瑞拉是欧佩克成员国中社会福利最好的国家,国民享受着地球上最便宜的汽油。很多人因此认为,查韦斯执 政期间,推行民粹主义政策,让普通百姓充分享受了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全民医疗、全民教育、全民住房、福利食品等等,致使委内瑞拉掉入债务陷阱,真是这样吗?

据商务部网站的新闻,2009 年 10月,委国财政部向议会提交的 2010 年财政预算中,在 1594 亿玻利瓦尔(约合 739 亿美元)总支出中,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社会性投资“将占总预算的 45.7%”,其中教育支出占总预算的18%,卫生占 8.7%,社会发展占 12%。而相比之下,美国政府 2010 年这三项支出占公共财政总支出的 59%。而且, 美国在所有的发达国家中,已是全球公认的低福利国家。如果因为公共福利导致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崩溃,那么整个西方世界早就破产了!以 2007年为例,丹麦、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的公共福利支出,分别高达 71.6%、70.8%、68.5%、61.9%、66% !

可见,委内瑞拉危机不是“资源诅咒”,不是民粹主义的高福利政策的结果,更不是查韦斯推行为人民服务政策的失败;根本原因在于管理混乱与治理的失败,反市场的国家主义,政府腐败、低效与脱离民众。

反市场行为与政府腐败

除前述管理混乱与治理的失败,多年来实施价格、外汇管制等多方面反市场行为,直接导致了委内瑞拉危机。

过多推行反市场的国家主义,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全面干预,直接导致了 私营部门的活力被扼杀,以及通胀、物资供应不足等严重问题。尤其是石油资源“国有化”政策,使得不少外资石油巨头纷纷撤离,结果就是委国石油产量从1999年至2013年下降了25%。2008 年钢铁行业国有化后,钢铁产量下降了70%以上。货币超发,甚至迫使人们恢复以物易物,直接导致了社会分工体系的瓦解。

颇具对比意义的是,玻利维亚是南美天然气生产大国,油气工业占其国民经济的 10%、政府收入的 30% 和出口收入的 30%。埃沃·莫拉莱斯在担任玻利维亚总统的11年里,成功地在保持经济稳定的情况下,利用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来实现全面再分配,让该国的贫困率下降了1/3。莫拉莱斯成功减轻了油气价格下跌对该国公共支出的影响,阻止了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沦为新的混乱劫掠场,从而成为委内瑞拉的“反例”。而莫拉莱斯政府一直克制和避免收购私人或外资企业,并实施了颇具竞争力的“盯住美元、浮动汇率”制度,允许资本自由流动,从而避免了委内瑞拉式危机。

另一方面,政府腐败、国有部门的效率低下,进一步加剧委内瑞拉危机。查韦斯把国有石油公司中有能力的管理人员换成自己的亲信,让这个国企变成了裙带关系膨胀、入不敷出的大组织,且因贪腐甚至要政府为其输血100 亿美元。数百家公司被国有化,被与政权关系密切的人士搞得一团糟。

委内瑞拉 80%的生活用品依赖进口,固定汇率机制使进口商必须向货币管理委员会的官员们奉上大笔贿赂。高层政客和军官们被指犯有贩毒和腐败行为,官员与国民警卫队官员合谋把整车的产品送往黑市谋利。国民大会议员、总审计长办公室国会常设委员会主席格瓦拉(Freddy Guevara)指出,委国官员在安道尔的个人账户财富高达40 亿美元,足够还掉食品部门全部的16 亿美元欠债。总统马杜罗的两个侄子,都

石油是委内瑞拉的经济支柱,因此当前的困境很容易被归咎于原油价格的变幻莫测,但实际却仍难以掩饰政府经济管理的混乱与失败,油价下跌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非法携带 800 公斤可卡因入境美国而被捕,总统的亲信也被怀疑执掌贩毒集团。国家的公共资金时不时地凭空蒸发,大概也都流进了私人口袋。

8 月 22日晚间,委内瑞拉前总检察长路易莎·奥尔特加“现身”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声称在委内瑞拉法律已死,地区稳定正面临威胁。她在次日表示,自己掌握能证明委总统马杜罗贪腐的大量证据,包括一家巴西建筑公司行贿马杜罗的证据,并称担心自身安危。

自 1995 年“透明国际”第一次调查以来,委内瑞拉一直处于世界最腐败国家的前10%。政府腐败导致了原本石油资源丰富的委内瑞拉犯罪率飙升,经济崩溃,人民无法实现温饱。

个人英雄主义的成败

随着委内瑞拉政府向威权主义政权转变,执政阶层日益脱离民众与僵化。1992 年,查韦斯因政变失败而变得全国闻名。作为一个政治门外汉,他语言华丽而富有魅力,声称他会终结公共部门的腐败,并承诺消除贫困,因而击败了保守派当选总统。

之后,查韦斯逐渐消除了那些对他的社会主义计划的制约:他限制法院的权力,用忠诚者填满军队的各个阶层,把军队融入政治,完全解散了独立媒体,残酷打压反对他的人。不过,他仍以 高支持率先后在 2000 年、2006 年和2012 年三次赢得了连任,并且战胜过一次罢免性公投,成功推动了允许总统无限期连任的修宪公决。但这些只是查韦斯个人英雄主义的胜利。2013 年 3月查韦斯因病去世时,委内瑞拉既不是自由民主,也不是独裁统治,而是一个混合政体,政治环境明显向执政的委内瑞拉统一社会党(PSUV)倾斜。所以不奇怪查韦斯指定的接班人马杜罗能“险胜”反对党的总统候选人,执政至今。然而,没有了监督、制衡,马杜罗政府注定是要与民争利的,查韦斯所推行的福利政策注定难以持续,而价格和外汇管制,以及对粮食分配的控制却变 本加厉。马杜罗面临着油价下跌,支持率也低走,促使他将自己的政治生命同高级军官和压制异见联系在一起。他提名军队领导人进内阁,保护他们免于外国控诉,使委内瑞拉从混合政体转变为彻底的威权主义政权。

由此,马杜罗政府割断了查韦斯任期内与社会底层民众所建立的广泛联系,导致 2015 年 12月反对派在议会选举中大胜,赢得了国会控制权。当然,马杜罗在新国会成立之前,收回了中央银行、国家石油公司等机构的控制权,全面清洗了最高法院。于是,就在新国会宣布重新审查政府合同、调查官员腐败之际,最高法院宣布国会有3 名议员涉嫌选举舞弊而处于“非法状态”,并一度宣布由自身“代替国会”行使立法权。

更多国家控制只会导致不安全,不公正,物资短缺,审查制度、暴力和腐败进一步加剧。这很快引发反弹,烈 火般的抗议运动在全国蔓延。马杜罗进而把大部分公安机关军事化,采取了越来越多的压制手段……进入新一轮恶性循环。此路不通后,马杜罗在5月初宣布将召开制宪大会,以便用看起来有点民意基础的“制宪大会”取代不听话的国会。7月 30日制宪大会选举中,仅有四成左右的登记选民参加了投票;8 月 4日制宪大会正式成立,两周后通过法令,取代反对派占多数的议会,行使部分立法权。这次选举遭到委反对派的坚决抵制,认为其严重违宪。地区主要国家几乎一边倒地“不承认”制宪大会。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等国,预计将以违反“民主条款”为由,将委内瑞拉驱逐出“南方共同市场”。8 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不会排除对委国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白宫解释说,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就要求委内瑞拉举行诚实选举、释放政治犯、停止镇压人民,但所有这些呼吁“都没有获得回应”,“取而代之的是,马杜罗选择了独裁道路”。对此,委国防部长表示特朗普是在“发疯”。马杜罗8 月 22日表示,他将于近日致信特朗普并要求与其对话。此前,美国政府冻结了马杜罗在内的委多名高官在美资产。知情人士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限制对委国债券的交易,而且仅为“史无前例”经济制裁行动的一部分。美国希望借此减少持有债券的当地军人和政府雇员对马杜罗的支持。委内瑞拉的教训是极为深刻的:像查韦斯这样的魅力领袖在推行改革过程中,适当集权对抗改革阻力是必需的,但这种改革不能走封建专制的回头路,更不能对抗世界潮流。否则,个人风光一时,却没有根本上的制度或机制保障,会给国家带来更大、更持久的动荡或灾难。

自1995年“透明国际”第一次调查以来,委内瑞拉一直处于世界最腐败国家的前10%。政府腐败导致了原本石油资源丰富的委内瑞拉犯罪率飙升,经济崩溃,人民无法实现温饱。

2017 年7月25日,大批委内瑞拉民众过境前往哥伦比亚打工。他们当中每天有数万人带着食物、消费品和打工赚来的钱返回本国。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