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要有自己的特色雕塑

—专访广州美术学院原校长黎明用法律的手段来为公共艺术的持续发展提供保障和经济支撑,将艺术融入环境建设,从而改善城市人居环境,提升城市文化艺术品位,更能彰显城市的人文特色。

Nanfengchuang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陈可珺

同质化问题已经成为每一座高速发展的城市无法避而不谈的话题。城市与城市的较量中,除了经济实力以外,文化底蕴和人文特色往往决定着一座城市对发展所需的资金与人才的吸引力,决定着其他方面的竞争力是否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支撑。

广州提出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时,就颇具战略眼光地提出了“立足广州自然人文条件,塑造城市特色风貌”的定位。在广州市委宣传部、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共同主办的“大学与城市—广州地区高校校长访谈”活动中,《南风窗》就城市的发展与城市风貌个性化保护的问题采访了广州美术学院原校长黎明。

Q&A N-南风窗L- 黎明 城市要有追求

N :在全球化背景下,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本来历史文化各有千秋、地域空间各具特色、人文精神特征各异的城市,逐渐失去了特点,尤其是在城市风貌方面,同质化日益严重。您认为广州的城市建设要朝什么方向努力,才能彰显出广州的个性化的魅力?

L :我认为,在提升城市个性化的魅力方面,广州需要一些大手笔的运作。广州拥有众多的光环和历史,比如说她是中国近现代革命的策源地之一,是中国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地方,是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的举办地,是国共合作的友好地……但是目前能记录这些历史时期广州领时代潮流的痕 迹并不多。尽管现在大元帅府、全国总工会纪念馆、“团一大”纪念广场等等一些旧址都得到了修葺和保护,但是跟历史上那种轰轰烈烈、大浪淘沙的大势磅礴相比,这些痕迹还是显得单薄。如果我们能够以广州的这些文化和历史跟这座城市的现代化良好地对接,重新根据广州历史上的文化资源、艺术资源好好地布局,重塑花城、羊城、革命之城、改革开放之城……无论是商业的、文化的、现代的、传统的还是历史的,都好好地规划、提炼,以突出广州在一线城市中的特色;跟即便同样是革命策源地之一的武汉比也有不同。那么这座城市就自然姓“广”了,姓“粤”了。比如说现在的二沙岛,假如多一些显著的公共艺术、让人记得住的艺术作品,就显得不一样了。

就城市建设来说,国内很多城市都要“补课”。就正如我们国家曾经也补过基础建设的课,在世界经济萧条的时候,国家把经济开发重点转移到内陆, 建设高铁、桥梁、高速公路、机场等等。同样,我们也应该合理投入财力、物力,来补一补文化的课、艺术的课。

值得一提的是,修复历史建筑、缅怀历史文化跟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并不冲突。相反,正是那段轰轰烈烈的历史,提醒着我们,提醒着世人,这座城市和在这座城市中生活的人们的精神内核中从来不缺乏锐意改革的因子。

一座城市要有一座城市的追求,要有自己的底蕴。如果所有城市追求的都是不断地建楼盘,不断地改变城市的城际线,同质化日益严重的问题必然出现,城市与城市之间分不清彼此的情况很难避免。

高楼大厦取代不了城市雕塑

N :说到城市特点的问题,目前,中国的城市似乎还没有产生过一尊可以被世界各国的人所认知的雕塑,雕塑作为城市地标的作用似乎被争相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新地标所取代。您是怎么看待这个现状的呢?

L :这是中国城市的普遍性问题。就广州来说,我们可以广州的五羊石像为城市象征,在不同的场合都以“五羊”的形象作为标志来推广、传播,不断地强化她的形象和影响力,这样就能引来足够的关注,也能闻名于世。比方说比利时的“尿童”,其实比真人小孩大不了多少,但是游客到了布鲁塞尔就是要去找他,才觉得不枉此行。这很大部分原因正是在于城市在宣传上下了大功夫。

我们可以汲取布鲁塞尔的经验,以五羊石像为骄傲,以解放纪念碑为骄傲,以广州起义纪念碑为骄傲……不为时代

摄影/郭嘉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