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美食煮义

对美食文化的观察与思考能够折射出当下中国人,尤其是城市中产阶层的思想世界。他们一日三餐的态度,就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

Nanfengchuang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郑嘉璐

很久以来,我对身边的“吃货”朋友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在吃饭上,有这些精力做点什么不好呢?食物嘛,别太难吃,吃饱了不就行了。

但我也渐渐意识到,吃正在变成一件越来越重要的事情,甚至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核心。“民以食为天”的确是一种社会风潮“,吃货”们在研究美食、烹饪美食、享用美食的过程中,收获的不仅仅是味蕾的满足。当美食作为一种生活态度而存在,它早已超出了“果腹”的功能。

对美食文化的观察与思考能够 折射出当下中国人,尤其是城市中产阶层的思想世界。他们一日三餐的态度,就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

幸福感

初秋的北京,空气凉爽干燥,我和赵璇约在一家面馆见面。她硕士毕业还不满三个月,这家开在她母校旁边的面馆,她学生时代常来光顾。

赵璇喜爱美食,在朋友圈中是出了名的。在西安念本科时,她吃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绘制的美食地图让本地同学也自愧不如。到北京读书后,她搜寻美食的脚步没有停下,一有空就跑出校园找吃的, 还曾与同学合办过一个美食公众号,专门介绍美食与美食家的故事。

硕士毕业后,赵璇留在北京,进入了一家投资公司。工作丝毫没有影响她对美食的热爱,刚入职的那段时间,她早上六点半就起床做早饭;下班后,要么到处搜罗美食,要么同舍友一起精心做一顿晚餐。

赵璇说,美食是她生活的必需品,“没有美食的生活是不幸福、不丰富、不完整的”。

为了教我理解美食带来的幸福感,她向我描述了雨天吃火锅的场景:

雨天吃火锅,一定要找一家街边的小店,坐在靠窗的位子上。

透过落地窗看到湿哒哒的马路,三三两两的行人撑着伞走过。玻璃上,雨滴汇成一颗颗水珠,再弯弯曲曲地流下来。这时候蘸着酱料吃一口牛肉卷,想起来都觉得幸福!

同样幸福的还有下雪天。屋外特别冷,暖黄色的路灯下,雪花散散漫漫的向下飘着,而屋子里却暖烘烘的,火锅汤底咕嘟咕嘟的冒着香气,那时候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很可爱。赵璇把这种感受形容为“幸福得飞起来”、“幸福得冒泡泡”。

类似的体验还有很多,比如春天带自制的冷食到郊外野餐,夏天 午后喝上一碗冰镇的银耳羹,秋天天气转凉时喝一碗冬瓜薏米老鸭汤。她能从这些小事里收获幸福感,也得到生活中原始的快乐,“吃到一顿好的,一周的心情都会很好”。

在日常生活中,赵璇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在做出决定前,她会再三思考,选择最合理的做法。理性的人更少犯错误,但也更容易不开心,因为要遏制自己的天性,做一些不喜欢的事,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

对赵璇而言,美食就是一种慰藉,能够消解生活中的负能量,弥补其他方面损失的快乐。生活很艰 辛,但还是得坚持下去,那就需要美食来中和一下,给自己一点放松。

心情不好的时候,很难过又不愿意找人倾诉,赵璇就会想好好吃一顿。美食并不会让难过的感觉消失,但是会提供一个缓冲,让自己得到片刻的冷静和放空。“我知道我非得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解决它很麻烦、很痛苦,那我先去吃一顿好的,等心情好一点了,再回来解决它。”

采访中,她回忆起了一段关于吃的往事。高中晚自习结束,回到家的赵璇一定要翻翻冰箱、橱柜,看看有什么吃的。她并不饿,只是

翻箱倒柜找食物的过程让她觉得很开心—上了一天的课,做了一天的题,只有见到了食物才能放松。

记忆的载体

关于美食的记忆,赵璇还有很多。小时候,每到儿童节,妈妈就会买荔枝给她吃,儿童节吃荔枝的习惯便被她一直保留下来。直到今天,赵璇还是会在每年的六月一号买一小把荔枝来吃。

我想类似的回忆,我们每个人都有。在特定的时节或场景,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在呼唤我们。有时候那是妈妈的味道、家的味道;有时候那是回忆的味道、童年的味道。

美食是记忆的载体,能连接到生活中一些很微小的细节、一些不起眼的瞬间,而这些细节与瞬间恰恰是我们想要记住的。时间在变,可美食是不会变的。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体会,当不经意间尝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十几年前的记忆便一下子回来了。

“生活中能留下印象的就是食物,能回忆起来的跟生活紧密相关的就是吃。”问及美食与记忆,连芳这样回答我,她不到四十岁,是深圳一家公关公司的执行董事。与赵璇一样,美食也是连芳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但比起吃饭,自称人到中年的她更偏爱做饭。

在她精心设计的开放式厨房里,有三十二口锅,十余种厨房电器,以及各种材质不同、风格各异的餐具。只要不是公司有应酬,连芳的一日三餐就亲自动手,哪怕是随手炒两个“快手菜”也比在外面吃的舒服。

聊起美食,她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在湖北老家上学时,连芳就对食物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逃掉早自习买回来的烙饼,烫嘴也要快点吃下去的肉包子,攒几天钱才吃得起的米线,连芳的故事里总少不了美食。 她印象最深的,还是小学时的东海之行。她跟着父母去看望当海军的大哥,那是她唯一一次与父母同时出游。他们一家人在东海住了半个月,参观舰艇上的导弹,品尝上海菜与各式海鲜。这期间,连芳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台风,他们全家和舰艇一起藏到修好的防空洞里躲避风暴,雨过天晴后再回到沙滩上捡小螃蟹炸来吃。因为那次在东 海的经历,她一直迷恋上海菜,之后每次回到上海总要再尝尝宁波鳝丝、醉泥螺这些熟悉的味道。

如今,连芳的父亲和大哥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一家人再无机会重温这段回忆。有时她会独自沉思:后来选择回到海边,以滨海城市为家,是否就因为那次东海之行呢?在连芳的成长经历中,有太多关于美食的记忆,她每一次的烹饪与品尝,都是对那些美好记忆的重温。

采访中,连芳多次说起“人是 情感的动物”。如果把中学时的大饼、东海边的小螃蟹拿到今天的餐桌上,未必真的好吃。记忆中的食物让我们魂牵梦萦,很大程度上和一起吃的人有关,和吃的情境有关。我们看似在回忆食物,但实际上回忆的是人,是感情。

烟火气

连芳一般在晚上八点钟到家,到家后就开始张罗晚饭。她负责烧菜,老公负责煮饭,往往是连芳的两菜一汤出锅了,饭还没蒸熟,于是两个人坐在餐桌边上,用筷子敲着空碗等饭。

她特别能感受这种家庭生活的温馨,一个家只有饭桌上热热闹闹的,才有人间烟火,才有家的感觉。虽然喜欢吃日本料理,但她坚决不赞成带回家里吃,因为日料冷冰冰的,没有家的温度。她同样不愿意的是两个人下班回来点两份外卖,一人捧一个盒子吃,那样的生活太可悲了。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人们的工作很忙、很累,城市本身也充满压力,回家吃饭成为少有的营造家庭氛围、增添生活情趣的机会。连芳坦言:“人一定需要一些方式来进行交流,我们俩结婚十几年又没有小孩,如果生活没有了味道,我们

记忆中的食物让我们魂牵梦萦,很大程度上和一起吃的人有关,和吃的情境有关。我们看似在回忆食物,但实际上回忆的是人,是感情。

赵璇 陕西姑娘,初入职场的 90后美食控。对她而言,美食就是幸福感,没有美食的生活是不完整的。

连芳 深圳凯歌公关公司执行董事,湖北长大的闽南人。她爱美食更爱烹饪,她的回忆总与食物有关。

在清远连山采风的耳东尘。

周世豪 中山大学医学院老师,一个爱为妻女做晚饭的潮汕暖男。全家人一起品尝他的手艺,是他最享受的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