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来信

Nanfengchuang - - REMARK -

初二时的语文课,老师在堂上朗读我写的诗,一句“那些白色的牦牛……”另全班哄堂大笑,齐声呼问:“牦牛怎会是白色的?”我奋力力争却压不过满堂躁乱,直到一旁来穗交流考察的西藏老校长为我作了证;白色牦牛是有的,它们数量很少。如今去了西藏,才明白白色牦牛自然是有的,还是高原上的珍稀生命。读完这篇亚格博的故事,不禁又想起在西藏雪山脚下、高原湖边见到的它们的情景,美丽、温顺,和想象中一丝不差,“永远带着悲悯的眼神”,一如当初我诗里描述的那样。

—岛儿岛的(读第22期《“老牦牛”吴雨初的西藏情义》)

“每一个形成一定规模的中国城市,都至少会有一个广场”,这让我想起电影《罗拉快跑》片头宏大的广场,形形色色的人在那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孤立和无序,常使个体于人来人往中产生身处“旷野”的恍惚。科技带来的便利,究竟是强化或是弱化人的社会联结?其实很难下定论,只直觉我们的存在方式变得越来越矛盾。不过,群居或是“伪群居”,感慨与否,“我们是谁?我们从何而来?去向何处?”的哲学命题始终都是抛给“孤独的个体”、依靠自我来解答的,独立的能力于何种境况中也都是刚需。我思考,不是因为离开人群就无法生存,而是渴盼抱团能更温暖地生活。步入新时代,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探讨我个人认为更有魅力。

—海港灯光(读第22期《“后群居时代”来临》)

首先要为《南风窗》关注“表情包”这一小众却流行文化元素点个赞,真是深得年轻群体的欢心。虽说表情与伴随网络出生的 90后一代密不可分,但眼下显然已经突破了这一年龄限制。像笔者这样的80后“油腻老阿姨”,也是表情包的忠实爱好者。不仅同学、朋友,就是和同事甚至领导的交流中,表情包运用得好,可以有效化解尴尬、消解严肃、促进沟通,拉近心理距离。表情包,已经成为个人生活到社交、职场上无往不利的利器。

—小紫荆(读22期《当表情包成为年轻人的“新语言”》)

女人的形状也不全是因为被打磨而成的,还与她们内在的渴求和对自己的期许有关。一个不修边幅慵懒的,又不求上进的少女,是缺少女人灵气的物种,也不会拥有中年妇女魅力和老年妇人的风韵,她们的生命没有积淀,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是春生秋黄随季节零落而已。中年的魅力和老年的风韵只配那些有思考有积淀的人拥有,她们不断被留下时间的刻痕的同时也获得了岁月洗礼的荣光。青春之美是暂时的,灵魂之美才长久,所以你得不断攀爬,别把自己活成草木。—马登富(读第21期《岁月不催花,此花更动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