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子对灵魂的救赎

Nanfengchuang - - CONTENTS -

《一片叶子下生活》 刘亮程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7 年 5月版

“一个听烦市嚣的人,躺在田野上听听虫鸣是多么幸福。大地的音乐会永无止尽。而谁又知道这些永恒之音中的每个音符是多么仓促和短暂。”散文是一个时代真实的精神生存状态的投射,是醒着的心灵对于世相的观察。夜读《一片叶子下生活》,鸟鸣犬吠、虫跳鼠窜、风刮树摇等周遭的一切,都被“乡村哲学家”刘亮程赋予了灵魂。读“鸟鸣”,感受到乡村的诗意和静谧;看“最后的铁匠”,体察到他的焦虑与痛苦;在“一片叶子下的生活”,有着对生命的尊重,有着对乡村的依恋,还有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人与环境、人与万物和谐一体的情怀。“他能够忍受思考的孤独与寂寞,坚守一种激情与理性相融、纯粹与混沌分流的品格。”正如吕周聚所言,刘亮程的《一片叶子下生活》,流淌着深刻的人文理想和对诗意家园的怀想。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在自然界生存和发展,最终又回归自然成为一抔黄土。通过智性的叙述,刘亮程把所有的人文理想、精神和感悟嵌入乡村体验中。那些动物、植物、昆虫都跟人联系在一起,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他在《与虫同眠》中通过描写小虫子在“我”身上吃喝玩乐的各种形态及动作来突出自然万物共生共存的和谐。这种与生俱来的情怀与“内心的满足和宁静”(周立民《刘亮程的村庄》),是何等的弥足珍贵,甚至是求之不得的。人们总是在不停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知疲倦,却往往有许多不如意在前方等着,这就需要寻找一种“存在”来寄托内心的希望。借助“一片叶子”,刘亮程表达了对乡土、乡村、乡愁的现代性焦虑。快节奏的生活和对物欲的追求,使很多人陷入焦躁、彷徨。在现实残酷而且焦虑的环境中,刘亮程的散文却呈现出一种悠闲、恬然。“乡村意象蕴藉着刘亮程深刻的人文理想……寄寓着他……对命运的叩问, 对世间生命的关注、关怀,对永恒的追索,对人类安居家园诗意的怀想”(李雅娟《论刘亮程散文中的乡村意象》)。作为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文化映射,通过对人、事、物的描摹,《一片叶子下生活》使“虚无缥渺”的乡村意象“触手可及”,“那个西部‘村庄’的存在足以使主流中心文化感到震悚”(刘邦奎《西部散文作家的“边陲意识”》)。“每一个作家都在寻找一种方式进入世界。我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首先是从一个村庄开始的……我用漫长的时间让一个有着许多人和牲畜的村庄慢慢地进入我的内心,成为我一个人的村庄。”正如刘亮程所言,作品总跟诗人的性格和精神追求有关,作品的风格更多地是作家的内在,作家的“精神底座”。在《一片叶子下生活》中,刘亮程试图“从意想中的乡村纯洁去对抗现代进程中的不可避免的污浊”(林贤治《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而风嘶雨吼、鸟鸣虫唱、猫叫狗吠、土墙、阳光,都是刘亮程用“心灵弹奏的歌声”,都是刘亮程的“琴弦”。著名文艺评论家索罗说过,“一个作家最大的成功肯定不是受到哲学家的赞扬……一个作家他的最伟大的境界是,用情感和灵魂面对读者,读者读他,感到他的灵魂在这里,感到他的情感在文字之中流淌。”读《一片叶子下生活》,总被刘亮程的内心表达和理性的思考所震撼、所感动,“那些荒睡的夜晚将永远寂寞地……空在我充满内疚的心中,成为我一个人的荒凉”(《家园荒芜》)。在刘亮程看来,“人的灵魂中,其实还有一大群惊世的巨兽被禁锢着,如藏龙如伏虎。它们从未像狗一样咬脱锁链,跑出人的心宅肺院。偶尔跑出来,也会被人当疯狗打了,消灭了。在人心中活着的,必是些巨蟒大禽。在人身边活下来的,却只有这群温顺之物了。”这是一种内心的表达,也是最能打动我的地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