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华科技参股公司董事长被采取强制措施实探标的公司:经常没人来

National Business Daily - - 公司·综合 -

因为“踩雷”参股公司深圳市贝尔信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尔信),超华科技(002288,SZ)最近很愁。9月11日,超华科技公告称,公司发现贝尔信控股股东郑长春可能存在合同诈骗行为,公司已经向梅州市公安局梅县区分局报案,且已收到《立案告知书》。目前,贝尔信董事长郑长春被采取强制措施。

据了解,2017年贝尔信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179.63万元,今年上半年贝尔信的业绩更是较去年同期下滑75.6%。此外,在今年,贝尔信已经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9月11日走访了贝尔信在深圳南山区的总部,发现5楼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物业管理人员表示,公司平常仅有一两个人留守,但物业费用一直在缴纳。面对困局,贝尔信的路在何方?

被列入“老赖”名单

根据公司公告,贝尔信董事长郑长春等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开资料显示,贝尔信成立于 2010 年,主要从事智能视觉产品(IVS 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作为总包参与承建智慧城市等项目。

从超华科技对深交所回复函中可以看出,智慧城市产业前景仍然向好,2017 年我国智慧城市市场规模超过 6 万亿元,2021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8.7 万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贝尔信的业绩遭遇了“滑铁卢”,营业收入同比减少75.6%,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另外,2017年贝尔信实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179.63万元,距离此前承诺的1.01亿元业绩相距甚远。

为何贝尔信业绩下滑幅度如此之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与超华科

公开电话尚未缴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9月11日来到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贝尔信公司所在地深港产学研基地5楼,该层除了贝尔信之外只有一家公司。临近中午时分,有附近公司员工从贝尔信门口路过时,不停地向里面张望。其中一名员工对记者表示“:快两三个月了吧,没什么人过来,偶尔有一两个。”

记者注意到,贝尔信公司的门上并没有上锁,前台并没有人值班,办公室内没有灯光,十分昏暗。记者于当日上午和下午多次按门铃,但均无人回应。

一位经常在5楼打扫卫生的保洁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天里面应该有一个人在,平常门都是锁着的。”

“最近门基本天天锁,有时候还用铁链子锁着。”一位在附近执勤的保安对记者表示。

大楼物业管理人员则向记者透露,贝尔信公司目前还没有搬走,但是经常没人来。“我们一般也联系不到公司的人。”她解释称,可能是公司资金有点问题。不过该物业人士也确认贝尔信目前并没有拖欠物业费用。

记者注意到,贝尔信公司官网已经 技方面取得联系。9月14日下午,超华科技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发来回复,但其并未直接回答该问题,仅表示:“因目前公安机关已对贝尔信涉及的合同诈骗事项立案侦查,具体情况尚待公安机关侦查结果。”

记者注意到,贝尔信还牵涉另一家上市公司捷成股份(300182,SZ),前者是后者的参股子公司。对于贝尔信2017年以来业绩的大幅下滑,捷成股份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可能就是他们董事长(郑长春)之前就有一些粉饰(业绩)的嫌疑,之后又有一些挪转(资产)的嫌疑,但这些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除了业绩大幅下滑,贝尔信今年以来因拖欠相关款项,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譬如今年5月23日,贝尔信甚至被相关申请人起诉,要求其支付2017年的年休假工资643.6元。

不能打开,官方微信公众号“贝尔信”的最后一条内容定格在去年9月15日,另外一个公众号“贝尔信智慧城市”最后一条内容发布于今年8月17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贝尔信公开电话,但均显示公司尚未缴纳电话费用。

不过,根据捷成股份及超华科技的说法,贝尔信并未在全国停摆。超华科技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贝尔信原有在推进的项目仍在正常推进。近年来,因郑长春及部分管理人员的渎职或违法行为导致贝尔信部分业务流失,资金短缺的情况将随着贝尔信管理团队的重新组建而现转机。

另外,贝尔信在湖南株洲所建的智能化项目也仍在工期中,项目团队和合作方、施工方仍保持着较好的商务关系。

贝尔信总部人去楼空,仅有一两人留守 实习记者 刘晨光 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