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干不过大疆?从基金等机构筹1亿美元的这家无人机公司突然死亡

National Business Daily - - 基金 -

昨天(9月16日)最受行业关注的消息之一无疑是下面这则:无人机飞行系统设计商Airware突然向员工宣布,该公司将停止运营。业内人士之所以一片哗然,是因为该公司曾从多个顶级投资人例如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谷歌旗下风投公司 Google Ventures 和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等处,筹集了1.18亿美元资金;甚至几天前,还在东京设立了一家总部并跟三菱公司达成了投资合作关系。突如其来的“死亡”令人瞠目结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很多相关报道都把Airware的黯然离场归因为“被大疆淘汰”“干不过大疆”……那事实到底是不是如此呢?记者决定给大家捋一捋Airware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每经记者 李 蕾每经编辑 肖芮冬

历经多轮融资筹集资金超1亿美元

2011年,Airware诞生于Y Combinator——就是近段时间前微软和百度高管陆奇成为其中国区“1号员工”的那家创业加速器。成立之初,Airware专门为无人机提供自动驾驶系统,并且花费四年时间打造了其所谓的空中信息平台:一个标准化的无人机操作系统,包括软件和硬件的标准化,可以使其更简单地为企业部署和管理无人机群。彼时,Airware称这套系统将支持多种针对不同应用的无人机,不同厂牌的无人机可以用相同的方式定制、部署和运行。

也是在 2015 年,Airware 设立了自己 的商业无人机基金,管理319万美元的风投资本。第二年,该基金收购了无人机数据分析创企Redbird,为建筑和矿业公司提供无人机分析服务,这意味着 Airware的版图进一步扩大。

在这个过程中,Airware 也不断拿到融资。

2013 年,Airware 宣布获得了1220 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和谷歌旗下风投公司等。第二年,Airware 宣布获得 2500 万美元B轮融资。2014 年底,通用电气公司发表《天空的界限——我们投资了 Airware》正式公布投资 Airware,具体金额未公布。2016 年初,Airware 宣布获得 3000 万美元 C 轮融资,由 Next World Capital 领投,原有投资者 A16Z、KPCB 以及前思科 CEO 钱伯斯跟投。此轮融资后, Airware 成为了无人机领域仅次于大疆的融资大户。

有意思的是,虽然 Airware 前后号称经历多轮融资、筹集的资金超过1亿美元,不过在C轮融资之后,市面上再也没有关于这家公司融资的公开信息了。也就是说,从上一轮融资到最终宣布停止运营,这家公司撑了两年半左右时间。

无人机先锋“死亡”突发还是早有迹象?

Airware 是做无人机操作系统起家 的,正如其一位前员工所介绍的,该公司在打造无人机软件方面是很超前的,“但是由于太超前,当时市面上的无人机硬件还没有先进到能够产生他们所需的用以测试其软件和训练其算法的数据粒度”。正因如此,过去几年时间里,Airware设计了包括软件和硬件在内的多款机型,如多旋翼AT- 28无人机、单旋翼 Cygnet 无人机等。

这家公司也很清楚,硬件并非自己所长。此前,该公司创始人之一 Jonathan Downey还公开表示,高端消费者的无人机在配置软件后即可完成任务,而这意味着其与中国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竞争,还不如采取合作的方式来让双方共赢。“大疆是以消费者无人机推出的。随着时间的 推移,他们已经能够解决越来越多的商业化应用问题,并配备合适的企业软件。” Downey告诉记者。

不过大疆方面显然不是这样想的。有投资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早在几年前,大疆就已经积累了研发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技术元素,其中包括螺旋桨、遥控器、支架、软件等。今年以来,大疆也在陆续开放SDK(软件开发工具包),进一步拓展行业想象空间,也给了开发者们更大的发挥和合作空间。

合作?不存在的。直接开放,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这才是大疆的玩法。

而 Airware,上述投资人坦言,耗费了大量时间和资金来设计自己的无人机。而到了后期,由于大疆、瑞士 Ebee 等多个行业龙头生产的无人机已经占领了市场,这些无人机硬件自己就附带软件,Airware 无奈之下又放弃了上述两个无人机项目。“在加密货币、人工智能火爆之前,Airware 展示了无人机在战争之外的用途,但这家公司走得有点慢,再加上组织结构、关键决策都存在一些问题,最终导致了这个结果。还是有点唏嘘吧。”

Airware 公司也在公开发布的消息中表示,“历史已经教会我们市场转型之际会有多么艰难。我们在商用无人机市场上亲身体验到了这一点。我们曾是这个市场的先锋,是首批预见到无人机在商业领域巨大应用前景的公司之一。不幸的是,这个市场成熟得比我们预想的速度慢。在我们探索各种发展途径,谋求长远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资金耗尽了。”

看上去,Airware 已经无法筹集到更多资金,也几乎没有谋求被收购的可能性了。据悉,该公司的140多名员工将被遣散。

摄图网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