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昨在成都开幕,视听产业已成为天府之­国的一张亮丽名片

- Economics · Politics · Social Sciences · China · Chongqing

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现场

视听产业新阶段:由高速增长进入高质量­发展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网络视听行业守正创新、砥砺奋进。“在关键时刻、紧要关头冲得上、顶得住,在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体现新担当、展现新作为、实现新发展。”聂辰席表示,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和脱贫攻坚战重­任,视听行业均彰显出其使­命与担当。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网络视听节目在品质上­有很大提升。“精品创作有新突破,网络影视节目保持量减­质增的良好态势,精品率进一步提升。”聂辰席说。《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网络视听节目正在不断­提质减量,今年上半年,网络综艺仅上线55部;网络电影的上新数量也­同比下降49%至390部。“行业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活力进一步释放。”聂辰席认为,网络视听行业的发展呈­现出了新高度。

不过,网络视听行业想要继续­保持高速发展,就得打造出源源不断的­好作品。对此,聂辰席建议,可以在重大题材以及作­品整体质量上下功夫“,不断推出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视听节

目精品。”

这当中,要把出好作品作为终极­任务,强化质量观念。“特别是主创人员,要秉持工匠精神,每一个环节都要严格把­关,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受到群众欢迎,打造出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精品力作。”

与此同时,还需提升拓展网络视听­服务和产业生态链条,培育新业态新模式,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赋­能。

行业生态新气象:用科技创新提升深度和­广度

“科技始终是网络视听行­业发展的

光伏设备单价下滑

今年5月21日,奥特维在科创板上市,目前市值约为87.6亿元。招股说明书显示,奥特维的主要产品为常­规串焊机、多主栅串焊机、硅片分选机、贴膜机、激光划片机、模组生产线、PACK生产线、模组PACK生产线、熔喷无纺布生产线等。从行业上看,主要收入来自于光伏行­业。

2017 年~2019年,奥特维光伏设备的收入­分别为4.78亿元、5.15亿元、6.69亿元,而串焊机收入又是奥特­维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2019年,常规串焊机销售收入分­别为 4.06 亿元、2.37 亿元和2.44亿元,多主栅串焊机销售收入­在2018年~2019年分别为20­12万元和2.52亿元。

不过,招股说明书披露,奥特维的常规串焊机、多主栅串焊机及贴膜机­等产品单价均出现下滑。

2017 年~2019年,常规串焊机的单台均价­分别为99.21 万元、97.65万元、93.58万元,贴膜机的单台均价分别­为11.54 万元、11.11万元、10.09万元,多主

对外开放应更加强调安­全维度

外的新竞争力,这种新竞争力对“十四五”时期经济发展将起到怎­样的作用?

刘元春:以内促外指的是经济发­展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所以,外贸依然是中国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整个经济全面升级、全面提质的核心动力源­之一。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未来5年,有可能是逆全球化、单边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全面兴起的时­代。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不能过度依赖以外需、投资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核心动力源必须要有所­调整,需要更加注重培养国内­大循环的内生动力。

我认为,在当前全球贸易环境仍­具有极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我们不仅仅要强调对外­开放的效率、规模、速度,还要强调开放的安全,要有新的安全观。这个安全观要求我们在­外贸的结构和产业布局­上要有新的举措。

首先,在关键技术、关键零部件的生产方面,必须要在国内进行布局,而

中西部地区增长极可能­全面凸显

NBD:后疫情时代,国内经济也衍生出许多­新的经济现象,比如数字经济、直播经济等。展望“十四五”时期,您认为哪些经济现象特­别值得关注?

刘元春:首先,中国的数字经济将大踏­步前进。疫情是中国数字经济全­面发展的催化剂,同时,全球贸易环境也是我们­数字经济实践和发展的­重要催化剂。在两大催化剂的作用下,结合我国自身经济战略­布局的特点,“十四五”时期,数字经济发展必定会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第二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我们在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上可能会有重­要突破。我们可以发现“,十三五”期间,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布局,包括相关的基础性研究,相关的产教融合、科教融合的课题,以及举国体系下的科技­攻关项目,都有大量的布局。

具体来看,一方面是举国体制为主­的基础研发和重点研发;另一个方面,就是以大市场所孕育的­市场化创新项目。这“两条腿”相结合,使我们国

构建“以内促外”的新竞争力

收入陷阱的关键期。而要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除了创新驱动,我们必须要在收入分配、民生建设、公共服务等一系列领域­有突破性进展。比如,“十四五”时期,我们要在加速城镇化、社保体系改革尤其是养­老体系改革等方面推出­新的举措,包括如何更好解决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问题等。

在“十四五”时期,我们会面临大量的挑战,大量的风险,同时也有大量的机遇,这就要求我们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发力方向­不能单一,必须要有全面发展的观­念。

NBD:刚才您提到了“双循环”的概念,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不是意味着外需对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可能­会弱化?

刘元春:当然不能简单地这样看­待问题。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不能简单、持续地依赖欧美发达国­家。

其次,我国的各类产业要在全­球进行布局,而不能简单依托于欧美­的需求。我们必须要依托“一带一路”倡议,依托高质量共建,开辟新的市场和增长极,要在畅通国内大循环、技术提升、管理提升的基础上,打造我们新的竞争力。

因此,这种新的竞争力,不是来源于“以外促外”“两头在外”,而是来源于国内经济大­循环的产业,来源于我们创新能力的­提升,来源于资源配置家在关­键技术、关键环节可能会有大的­突破,这也是中国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的必经­之路。

第三个很重要的现象则­是,未来可能会出现一批新­的增长极。特别是在区域经济发展­和畅通国内大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之下,中国中西部的增长极可­能会全面凸显。比如成都、重庆、武汉、西安,这些地方既有市场扩展­的深度,又有创新的能力,同时还有全国产业梯度­转移的创新驱动政策的­支持,可能会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在此基础上,我们以都市圈、城市群为主体的经济版­图,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变­化。

NBD:有观点认为,经历高速发展的阶段以­后,“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潜力会呈现弱化的­现象,对此您怎么看?

刘元春:要判断一个国家的增长­潜力,有很多标准和参数。很多人利用潜在增长速­度的测算,特别是利用趋势化、结构化来进行推算,就会发现,中国经济潜在的增速从­进入新常态以来,处于

闭关锁国,也不是简单的出口转内­销,而是立足国内消费转型­升级,以国内完整分工体系作­为依托,以生产、消费、分配、流通等多环节全面顺畅­为核心要点,通过创新驱动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通我们国家经济循环­当中的堵点和断点,使得我国经济能够实现­静态和动态的资源配置,同时能够构建以内促外­的新的竞争力。

所以,“双循环”在本质上是开放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依然要求供需对接顺畅,依然要求通过体制创新,使我们营商环境更加优­化,依然要求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通经济循环的断点和­堵点。

因此,我们不能把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与以往­的实践和发展理念对立­起来。

的一点在于,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加速期,以及全球经济格局的重­构期。

这种变化过程,必然存在大量的风险和­挑战。因此,大国经济发展必须要把­安全问题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比如,未来我们的外贸企业可­能会因为逆全球化的因­素,导致产业链、供应链面临断裂的风险;我们的跨国企业在进行­全球投资布局的过程中,可能会因为区域政治风­险、区域经济风险的新变化­而遭受损失。

所以,我们国家对于扩大开放­过程中的安全性,对于国际风险的把控能­力,必须要与经济发展的规­模、速度相匹配。

一个加速回落期。所以,有些人就简单地推算,“十四五”时期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长速度持续回落的时代。

我认为这种结论是草率­的,因为这是假定我们的制­度和改革没有进一步的­推进,假定我国的人力资本没­有进一步的提升,假定我国的技术没有一­系列突破性进展的前提­下,所推算出的结论。

“十四五”时期,恰恰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脱胎换骨的时­期,是中国技术进行全面赶­超,从并跑阶段向领跑阶段­迈进的时期。

“十四五”期间,我们如果能够把握后疫­情时代的机遇和挑战,能够化危为机,就能开启新的局面。我们将能够迎来第二轮­的改革红利,迎来第二轮人力资本红­利,从人口向人力资本红利­进行转换。就能够迎来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化解在相关产业、相关领域受制于人的局­面,能够真正激发社会各个­群体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豪情。

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潜­力、空间都是无比广阔的。

 ??  ?? 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每经记者 张建 摄
 ??  ??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持续增长,2019年突破7万元­杨靖制图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持续增长,2019年突破7万元­杨靖制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