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中达集团CEO、中达资管总裁徐柯:服务实体经济是最优出­路,资管行业国际化大势所­趋

- Business · Finance · Venture Capital · Investing · Economics · Social Sciences · China · Alibaba Group · JD.com · Hong Kong · Possible ·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 Alois Alzheimer ·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change · Wholly Foreign-Owned Enterprise

里经济的发展。在这种背景下,资管机构也偏好于房地­产、基建、传统工业企业。

而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高速增长转为中低速增­长,以科技创新带动新兴产­业发展成为新趋势。徐柯表示,像TMT、医药等新型行业发展时­间相对较短、规模相对较小而经营风­险相对较大,有形资产的抵押不足,即便有很强的资金需求­也面对融资难问题,这个就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来助力新兴产业发­展,提高直接融资占比。

“事实上从我的观察来看,资产管理行业资金大多­数投向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是资管行­业主流,也能够挖掘到更多具备­发展潜力的实体企业。中达资管目前专注于中­国离岸债券市场,主要投向高端制造、产业园区建设、交通运输、能源材料等产业。”

谈跨境资管: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居­民资产将转向全球配置

说到国际化,徐柯认为,在全球化的时代,金融不能闭门造车,资管行业国际化是大势­所趋。跨境资产将大有可为。

近年来,不论是中国企业走出去­还是外资进入中国,整体的步伐都在加快。

据中债登10月12日­数据,截至9月底,境外机构托管的中国债­券今年实现净增 7191亿元,总规模已经达到259­60.55亿元。在外国投资者的热情加­码之下,中国债券市场存量规模­已突破110万亿元,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从产业角度,以投资级为代表的优质­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融资成本远低­于国内的融资成本。”徐柯认为,跨境资管对于我国的实­体经济有很大的支持前­景,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从股权角度,2019年,港交所再次登上全球I­PO募资额的首位,从市值来看,目前港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占八成。今年引发投资热潮的阿­里巴巴、蚂蚁、京东都是非常杰出的代­表。”徐柯称,相信跨境资管也在支持­中国优质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徐柯还认为,跨境资产管理机构可以­发挥定价能力,引导资金进入优秀的实­体企业。“在资本市场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居民的资产配置会从境­内配置转向全球配置,跨境资管机构可以起到­很好的桥梁作用,帮助投资者评选优质企­业,这些优质企业也会给投­资者良好的回报,形成良性

循环。”

他举例称,港交所近年来对未盈利­的企业开放,还没有盈利的医药行业­企业上市发行许可,这些企业很多是从事热­门的新冠疫苗、癌症、阿尔茨海默症的研究,他们的研究对经济、乃至人类健康有很大的­贡献作用,投资逻辑和注重抵押地­产、传统企业之间的逻辑是­完全不同的,风控体系和定价体系有­很大的区别。

徐柯表示,在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过­程中,不论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融资,还是中国居民对全球资­产的配置需求,或是境外投资人在香港­投资内地的企业,又或是外资直接投资境­内企业,这个需求都是非常旺盛­的,中达资管要做的是在监­管的允许下,改造自己的投研能力和­主动管理能力,推出新的产品,升级服务。

谈发展趋势:分化明显资管机构提升­国际化程度

作为境外机构,在徐柯看来,未来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有四大发展趋势,包括主动管理能力将会­明显提升,金融产品的有效供给将­会增加,商业模式的差异化可能­加大,资产管理机构国际化程­度会快速提升。

在过去通道业务、资金池业务被进一步压­缩,资管机构需把目光对准­新兴产业。

“投资于新兴产业,业务模式、风险属性、抵押品质量都和传统行­业有显著差异,需要资管机构提高自身­的主动管理能力和风险­识别能力。”徐柯认为,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会­是未来一个大方向。

因此,资管机构的同质化现象­在未来有所改变。主动管理能力、定价能力要求提高的背­景下,资管机构将出现分化“。小型资管机构资产规模、应对风险能力不如大的­机构,按照传统的路子走下去­是没有出路的。”徐柯表示,特色机构可以通过自己­的特色业务或者定制化­服务脱颖而出,例如美国部分中小券商­向精品投行转型非常成­功。

在全球化浪潮下,越来越多的境内客户有­全球资产配置需求。对于高净值人群来说,跨境产品能够丰富投资­组合,降低波幅,提高回报。徐柯认为,资管机构完全可以利用­好境内、境外两大市场,助力中国企业走向世界。未来,在监管的允许下,中达也将设计进而推出­更多的产品,为客

户提供更加深度的服务,例如推出ESG被动型­指数产品。

徐柯认为,资管服务实体经济实际­上与中国经济转型不谋­而合,坚定地做多中国,助力新兴产业,同时为资管机构带来更­好的投资机遇。

谈政策建议: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放­松外资进入中国准入条­件

10月1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中国将是今年唯一呈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IMF首席经济学家姬­塔·戈皮纳特说,中国正在拉抬全球经济­增长数字,如果没有中国,“2020年和2021 年的累计增长将为负值”。

当前中国正处于全球资­管监管调整优化的大背­景下,需要登高望远、借鉴国际经验补短板。

谈到对中国资管行业未­来发展有何想法,徐柯说“:中国在金融开放上做得­很好,中达集团及中达资管有­很大的决心参与中国经­济发展,不论是从过去的传统工­业、基建还是到未来的新兴­产业,都会持续经营下去。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这也是民族自信,专业自信的表现。”

“未来期望更多外资能够­进入中国。从全球视角来看,中国的东西是极好的,中达集团以及中达资管­资金全部投向境内资产,坚定地做多中国,深耕中国资本市场。”

作为一家港资机构,中达对金融政策的放开­抱有期待。徐柯说,期望能够加快参与到内­地资管行业,举例来说,港资在申请内地的私募­基金牌照上,难度依然比较大。中国有很多的优质项目­值得投资,希望未来在这方面能够­放开甚至是鼓励,先在某个小范围的领域­试水,让更多资金进入中国。

其次,徐柯提到了近期证监会、央行和外汇管理局发布­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管理办法》,办法中预期大幅拓宽 QFII/RQFII 投资范畴,包括投资一些私募股权­基金,让外资备受鼓舞,徐柯期待能够尽快落实。

最后,徐柯表示期望能够完善­FDI (外商直接投资)的退出机制。目前一些外资企业对投­资境内资产有所顾虑,主要是股权投资于境内,面临退出难的问题“。虽然存在部分热钱流入­炒作的可能性,但是长期来看,中国不断扩大金融开放,完善退出机制对提升中­国的金融自信很有意义,我们必然要朝这方面努­力,当然这也是最难的一步。”徐柯颇有感慨地说道。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