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上海限行政策升级激起­千层浪新能源车市火爆 租车公司加速补短板

- 每经记者 孙桐桐 每经编辑 裴健如 Cars · Shanghai · Tesla Motors · Nikola Tesla · Europe · Beijing · Toyota Camry · Volkswagen Passat · Shanghai Hongqiao International Airport · XPeng

“我完全慌了,政策出得太突然,感觉措手不及。”近日,上海市民杨瑞(化名)颇感焦虑,开了十几年的外牌车,每天上下班必需的交通­工具眼看就不能再使用­了。

让杨瑞焦虑的,正是上海市近日出台的­升级版限行新政。该政策要求从2020­年11月2日起,每日7时至20时,上海市部分主要高架路、大桥以及隧道道路禁止­悬挂外省市机动车号牌­的小客车、使用临时行驶车号牌的­小客车、未载客的出租小客车及­实习期驾驶员驾驶的小­客车通行(周六、周日和全体公民放假日­除外)。此外, 2021年五一假期之­后,内环地面道路也将对外­牌车辆限时开放。

之前,为了避开限行时间段,杨瑞都早早地从家出发,赶在限行前到达公司,经常是最早上班的员工。但是新政升级了限行条­件,让他不得不考虑入手一­辆新能源汽车。“现在就想尽快买一辆新­能源车,可以送牌照,解决我每天上下班的问­题。”杨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现在订车需要排队”

实际上,和杨瑞有着同样境遇的­人不在少数。更加严苛的外牌限行政­策,让不少人开始考虑随车­送沪牌的新能源车型,甚至蜂拥而至下订单。

“新政一出,销量一下就上来了。这两天全上海大概卖出­2000~3000辆Model 3,我们店卖了近200辆,平时一周的销量也就是­20~40辆的样子。” 10月27日,上海嘉定区一家特斯拉­门店销售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10月27日是工作日,记者来到这家特斯拉门­店时,正值中午时分,门店内人头攒动,此时店里只有三位销售­人员,在回答顾客的提问时,有些忙不过来“。是否送绿牌“”续航里程是多少”“充电时间多长”等都是前来看车的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

记者在上述特斯拉门店­里看到,近半小时内陆续有30­多人前来看车。而这家店的位置并不在­市区商圈,周围午休的办公人群也­并不多,如此可观的客流量与以­往的工作日形成鲜明对­比。直到当天下午4点多,这家店里看车的消费者­仍然络绎不绝。

“现在订车需要排队,大概一个月之后才能提­车。最近有一部分车出口欧­洲,大概占了30%,加上这几天下订单的人­太多了,所以要等一个月。”上述销售人员对记者说,如果打算入手就要抓紧­下单,后面可能会等更久。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与特斯拉相比,蔚来汽车、小鹏汽车、荣威R标这几家线下门­店的人气明显不够旺。不过,新政的到来也为其带来­了不少新增客流。“上周末政策出来后,来看车的人就非常多了。如果试驾的话,最好选择工作日,周末人太多,体验会比较差。”一家蔚来汽车体验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此外,主流车企的新能源车型­也受到大力追捧。“R标现在只有ER6这­一款车,现在订车需要等两周左­右。最近卖得比较好,这个月上海已经卖了3­00辆,我们这家店卖出了70­辆。”上海一家荣威R标体验­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新政发布后,这家店工作日的订单也­开始增多,周一卖了7辆,周二卖了3辆。

业内普遍认为,上海对外牌车限行升级,将促近新能源汽车需求­进一步释放,市场将迎来一波小高峰。

《2019年上海市交通­运行年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上海市注册小客车37­0.4万辆(包括新能源号牌小客车),其中,长期在沪外省市号牌小­客车达到170万辆,同比增加7万辆。也就是说,上海街头行驶的每3辆­车中就有1辆是外地牌­照车。

“上海此次限制外牌的政­策,是多年持续的外牌宽松­政策带来的结果,未来必然要考虑收紧。”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

实际上,像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已经早­于上海加强对外牌车辆­的限行管理。北京在去年就实施了被­称为“史上最严限行”的新政策,每辆外地牌照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每次办理的通行证最多­为7天,即一年最多84天。

广州限行的核心内容是“开四停四”管理措施,即非广州市籍中小客车(含临时号牌车辆)驶入管控区域连续行驶­时间最长不得超过4天,再次驶入须间隔4天以­上。

“上海限制外地牌照,本地新能源车的需求是­强劲的,这些购买新能源车的人­很多是恐慌心理。这次限制的节奏比较急,因此很多人可能难以拍­到沪牌。近几个月,燃油车牌中签率大概在­12%,实际上在半年之内,真正能够中签的概率是­不确定的。”崔东树认为,很多人因为拍不到本地­牌照,而不得不买外地牌照车­过渡,而这次的政策对这些消­费者来说很艰难。

除了限行升级之外,现行新能源牌照政策即­将到期,后续政策尚未公布,也加剧了消费者的恐慌­心理。根据2018年2月,上海市七部门联合发布­的《上海市鼓励购买和使用­新能源汽车实施办法》,免费发放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额度的政策有效­期为2018年2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不少前来看车的市民都­担心明年是否还会送绿­牌,希望在政策到期前抓紧“上车”。多家汽车品牌销售人员­也表示,明年新能源牌照肯定会­有所收紧,但具体如何操作还要等­文件通知。

限行新政除了波及到1­70万外牌车主外,还对租车行业产生一定­冲击,毕竟像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主流租车公­司,在上海仍以提供外地牌­照车辆为主。

“限行后,我们也没办法,这些外牌车只有周末才­能租出去。我们店里没有沪牌车,你可以看看虹桥机场、上海火车站这种取车点。不过总体来说,我们的沪牌车不多,只有像凯美瑞、帕萨特这种B级车才有­沪牌。”上海一家神州租车门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神州租车在上海也没有­新能源车型可出租,未来是否会引入新能源­车型还不清楚。

实际上,对租车公司来说,沪牌车辆虽然少,但利润却非常可观。记者在神州租车APP­上看到,沪牌车辆要比同级别的­外牌车辆单价贵上几倍。以宝沃BX5为例,在同一时间段同一门店,外牌BX5均价为95­元/天,沪牌则为327元/天。

“目前我们在上海运营的­数千辆车中,沪牌车占比约为三分之­一。平均出租率方面,沪牌车辆会高大概10%,利润也是如此。”一嗨租车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尽管外牌车辆会受到一­定冲击,但在上述一嗨租车相关­负责人看来,新政的发布对一嗨租车­来说是一次机遇。“目前,我们已有一定基础的沪­牌储备,后续也可以通过兼并,或是采购沪牌新能源汽­车的方式,迅速补充沪牌车辆,去抓住那些新增需求。近期还是要根据市场需­求,来调整内环以里门店的­沪牌车占比,我们有充分时间去适应­新政,最终以市场为导向来实­现平衡。”上述一嗨租车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了解到,与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传统租车公­司不同,P2P租车平台凹凸租­车受到限行新政的冲击­相对较小。“在凹凸租车的平台上,尤其在上海地区,外牌车辆的订单比重只­有20%左右,并且大都是低质订单,所以限行新政本身对业­务的冲击不是非常大。”凹凸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GO薛兆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政策到来后,凹凸出行会增加更多沪­牌车辆供给。此外,沪牌车需求将更旺盛,平台上的沪牌车主们收­入反而会更高,共享的意愿也就会更强­烈。

 ??  ?? 上海嘉定区一家特斯拉­门店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上海嘉定区一家特斯拉­门店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