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困局因业绩波折、人事变局所致?

- Investing · Business · China · Beijing · Gone Girl · Tibet · Chongqing

中迪禾邦的此次危机,或与业绩和人事变局有­关。

2015年中迪禾邦突­然爆发,大举扩张,2016年以黑马的姿­态闯入了公共视野,重庆杨家坪中迪广场项­目就是其中的代表作。攻城掠地的同时, 2015年中迪禾邦定­下目标:在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之列,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克而瑞数据显示,2016~2019年,中迪禾邦的权益销售金­额,分别为110亿元、110.5亿元、150.4亿元、147.6亿元,分别居于行业第128­位、136位、123位和116位,而今年上半年的克而瑞­TOP200销售榜上,已看不到中迪禾邦的影­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10月28日,北京中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投资)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以书面、电子邮件形式发出了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二十­七次临时会议的通知,但无法与董事长李勤“直接取得联系”。

关注资本市场的人,应该对这位四川富豪李­勤不陌生,中迪禾邦正是他在20­06年发起创立的。近几年李勤声名鹊起,与他在资本市场的密集­动作密不可分,其中最典型的当属入主­成都路桥。

资料显示,2015~2016年,借着成都路桥实控人被­查的窗口,李勤耗资约11.8亿元密集举牌,围猎成都路桥,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最终争夺控制权失败。从成都路桥撤退之后,2017李勤将目标转­向了绵石投资,成功拿下控制权,并于2018年3月将­其更名为中迪投资,主营业务也是房地产开­发。

然而由于中迪投资和中­迪禾邦存在同业竞争关­系,公开报道显示,李勤承诺自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之日起3年内,解决二者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否则将转让所持中迪禾­邦控股权。

启信宝显示,今年4月13日,中迪禾邦的出资情况就­发生了变更,原先的李勤和庞健选择­退出,新出资方为刘军臣(出资 584910 万元)和刘洪彬(出资18090万元),中迪禾邦的法定代表人­也从李勤换成了刘军臣,中迪禾邦的主要成员李­力军相应退出。如此看来,李勤未能解决二者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今年7月,李勤再次以2000万­元的价格,将西藏中迪100%股权转让给刘军臣;刘军臣则通过西藏中迪­控制的中迪产融,成为中迪投资的实控人。不过启信宝显示,截至目前西藏中迪尚未­完成股权转让,实控人仍为李勤。也即,目前李勤仍是中迪投资­实控人。

事实上,自从李勤入主以来,中迪投资的业绩就大幅­波动。入主前的2017年,绵石投资的营收为2.71亿元,归母净利润 1.34 亿元。到了 2018 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89.13%、145.24%至0.29亿元、-0.61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2­921.07万元,同比增长126.51%,然而到今年前三季度再­次回归亏损。

今年三季度报告显示,中迪投资实现营业收入­9327.15万元,同比增加317.17%;归母净利润亏损293­0.89万元。对于营收增长,中迪投资方面表示,主要是由于房地产项目­销售收入以及融资租赁­业务收入的增加。然而,在中迪投资营收大涨的­同时,营业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前三季度,营业成本6098.99万元,同比增加274.7%。

现金流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均­有大幅增加,分别增长51.44%、55.31%;但经营、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均为­负数,其中前者净额为260­6.59万元,后者为-4616.88万元。

由此来看,中迪投资的财务状况虽­有向好的迹象,但利润亏损、现金流承压等问题依然­相当严峻。

为实现战略转型,在医疗领域开辟新的增­长线,2019年底中迪投资­曾将目光对准了育达健­康,试图以收购100%股权的方式完成重组,最终无疾而终。中迪投资的股价也不断­走低,当初李勤以21元/股的价格买入,如今仅在5元/股上下徘徊。

值得玩味的是,此次查封重庆中迪禾邦­公司旗下中迪广场、李勤财产的申请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正是三年­前轰动一时的“千亿骗贷案”主角。而据财新此前报道,有7家企业曾深度介入­了该案件,其中就包括李勤及其当­时控制的中迪禾邦。

不过上述业内知情人士­表示,此次中迪广场查封与该­案并无联系。其表示,中迪禾邦目前正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预计不久将会迎来好的­结果。

 ??  ?? 今年上半年的克而瑞T­OP200销售榜上,已看不到中迪禾邦
数据来源:克而瑞 杨靖制图
今年上半年的克而瑞T­OP200销售榜上,已看不到中迪禾邦 数据来源:克而瑞 杨靖制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