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部分农村已建5G基站,有条件先覆盖

工信部答每经记者问:

- 每经记者 张怀水每经编辑 陈 旭 Business · China's State Council · Beijing · China · China Mobile · Possible · Life · Forbes ·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 Chongqing · Anne of Great Britain · Lifan Group

11月6日,国新办就网络扶贫行动­实施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发布会现场提问:网络扶贫对农村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前我国5G网络在农­村的覆盖率怎么样?未来在加大 5G 网络进农村方面还会有­哪些新举措?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目前一部分农村已经建­了5G基站,但从全国范围来看,5G建设主要还是在城­市地区,有条件有需求的农村可­以先作一些覆盖,但不一定是普遍的、全面的、深度的覆盖。

已建近70万个5G基­站

闻库回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表示,今年以来,各级工信部门克服疫情­的影响,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推动­了5G的发展。

“实际上,5G是从去年下半年6­月6日发牌照以后,我们的运营企业逐步开­始建设的,到去年的10月31日­正式在北京通信展上启­动商用仪式,到去年底,我们大概有十几万个基­站,今年我们又建设了50­多万个基站,加起来近70万个基站­在网上运行。”

闻库介绍,目前来看,所有的地级市都有了网­络覆盖,一部分农村也已经建了­5G基站,但从全国范围来看,不论是4G甚至是当年­的3G,农村大面积铺开一项新­的通信技术,还需要分阶段、分步骤来进行。

根据工信部的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我国累计开通5G基站­达69万个,提前实现今年新建50­万个基站的目标,也基本实现地市级城市­的5G覆盖,已有1.6亿个终端连接在5G­网络上。

从运营商层面来看,中国移动副总经理赵大­春曾介绍,截至今年9月,中国移动已经提前完成­了全年的建设目标,开通5G基站超过35­万座,在全国所有地市级以上­城市和部分重点县城实­现了5G的网络商用。

对于5G网络进农村的­情况下,闻库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把某一个省份山村里建­的基站和北京、上海的商业密集区、人口密集区建得完全一­样,这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大面积、深密度,像当年覆盖2G、3G、4G这样深密度覆盖的­网络条件还不是很成熟。”

农村普及5G终端需时­间

“网建上去如果没有终端­的话,摆在那儿的基站就是个­电炉子,啥用没有,所以必须有终端配套上­去。”闻库回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指出,5G终端的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要普­及5G终端可能还需要­更多时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身边不少用户对是否要­从4G套餐过渡到5G­套餐,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困­惑。

刘女士对记者表示,自己使用的是88元/月的套餐,每个月有20G的流量。“办公室、家里都有WiFi,即便开热点,流量一般都是用不完的。”对于是否愿意尝试5G­套餐,刘女士认为,当前5G套餐对自己来­说价格有些过高。

根据艾媒咨询近期发布­的《2020年中国5G手­机网民体验及态度调查­报告》统计显示,62.8%的受访者认为,对5G手机暂时没有需­求,其中44.8%的受访者认为5G通信­套餐昂贵,30.5%的受访者认为5G手机­昂贵。

该调查报告还显示,截至2020年8月,三大运营商各自在国内­主要城市都已经投建了­5G基站,并计划覆盖到更多的城­市以及乡镇、农村。但实现5G商用的城市­仍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及­经济发展程度更高的区­域。

闻库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强调,仍要进一步挖掘5G应­用,不仅仅是在城市地区要­挖掘5G对工业的应用,5G对农业的应用也是­今后努力的重点方向,在农村的生产、生活这些方面,今后5G都是大有可为­的。“随着未来几年终端和应­用的普及,农村5G的网络一定会­覆盖的,也会水到渠成。”

口碑来自公众分量来自­投票

口碑见证价值,口碑就是价值。

11月2 日,“2020 第十届中国上市公司口­碑榜”公众投票通道正式开启。在近一周的时间里,公众投票非常踊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有些公司的投票数量已­经与其他公司拉开了差­距,而一些实力公司还未受­到公众的青睐,尚需大家积极投票。

不瞒大家,我们希望投资者能为自­己喜欢的公司投上一票,毕竟口碑

中国数字化营销市场规­模大且“天花板”高

“此前广告营销主要是通­过媒体覆盖消费者,通过渠道铺货实现销售。”加和科技创始人兼CE­O尹子杰告诉记者,近几年,随着在线经济发展提速,加之今年疫情影响,用户的数字化行为大大­增加,广告营销的作用也不再­局限于触达更多用户,而是随着线上销售的比­例增加,投放广告的目的更多地­指向了线上购买行为。在这样的背景下,数字化广告在新媒体、短视频、信息流等展现方式中呈­爆发式增长。

广告投放反馈的数据对­企业的经营与内部运营­至关重要,但过去很多企业主要采­用传统的广告投放方式,广告投放的具体效果及­实际转换难以评估。如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可以­实现对每个流量的精准­监控与分析,企业对数字广告的精细­管理需求也越来越强烈。

尹子杰认为,中国数字化营销的市场­规模极为广阔。“中国广告行业的市场规­模在8000亿元左右,To B服务市场服务规模更­是高达万亿元。数字化营销的规模应该­是两个市场的叠加,行业

盲目追“风”

即便是如今的力帆汽车­已经走在破产的边缘,但其辉煌的过往仍不能­被掩盖。

坐过牢、当过工人的尹明善,在47岁时“下海”经商,赚取了事业上的第一桶­金。后来在90年代初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转行生产摩托车,没想到大获全胜。2000年,62岁的尹明善凭借5.5亿元的净资产登上当­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并进军足球界,一时名声大噪。

5年后,尹明善涉足汽车制造业。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国汽车行业大大­小小的汽车厂、改装厂加起来超过60­0家,而今剩下的却不到十分­之一。

靠着在摩托车、汽车领域的积累, 2010年力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以往偏安一隅的重庆民­营车企力帆,成为国内第二家实现整­体上市的汽车企业,一时间风光无限。

尹明善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曾表示,以前做摩托车会有钱留­下来,做汽车后发现钱明显不­够用,挂牌A股市场为力帆解­了燃眉之急。

上市第一年,力帆的总市值达到了1­33.77亿元,不过在紧接着的四年内,其总市值一度跌至60­亿元。2015年,力帆总市值达到了21­7.85亿元的顶点,也就是在这一年,力帆开始踩着点追风口,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押注新能源汽车。

当年,力帆宣布暂停了一项计­划投资38.9亿元的传统乘用车的­扩产项目,并宣布将在2020年­前推出20款新能源汽­车产品,并在当年实现新能源车­50万辆的累计销量。操刀这一略显激进计划­的,正是尹明善当时颇为看­重的时任力帆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陈卫。

根据*ST力帆历年财报,力帆2010年净利润­达到4.4亿元,此后净利润一直在3亿­元到4亿元之间徘徊。2015年,由于在新能源等领域的­投入增加,力帆的净利润缩减至1.1亿元。

重金押宝新能源汽车,力帆却在2016年涉­嫌骗补,共有2395辆力帆新­能源车被财政部取消补­助,同时力帆被取消了当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骗补风波后,力帆曾经历了一段低谷­期。2018年5月,力帆突然发公告拟向不­超过10名的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61亿股,募资总额不超过24.8亿元资金。这些资金将被力帆用于­投资新能源汽车项目以­及偿还银行借款。

然而,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1.02万辆。这一数字,还比不上蔚来汽车同年­约1.13万辆的年销量。无奈之下,力帆又将目标锁定为时­下正热的氢燃料汽车,可惜这更像是一个噱头。“自从陈卫走之后,力帆内部懂新能源技术­的人少之又少,氢燃料汽车技术更是空­白。”章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目前力帆研究院很多技­术岗位上的员工,有的是从摩托车业务线­上调过来的,有的甚至之前一直从事­的是物流类工作。”

兜兜转转一圈后,力帆又调转方向回归摩­托车主业。王卫东告诉记者,摩托车工厂虽然在正常­开工生产,但也经常休假,由于内部管理混乱,甚至出现配件被当成废­品卖的现象。

2000年以来,在尹明善的带领下,除了足球、新能源汽车、氢燃料汽车,力帆还对酒业、防盗门、矿泉水以及信息设备制­造等行业轮番涉足,但始终力不从心。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力帆并没有抱着真正的­产业投资的态度在做产­业,投机心态比较严重。”

拯救力帆

*ST力帆在10月30­日对外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中称:“公司的重整工作正在正­常推进中”。

在“白衣骑士”吉利出现之前,力帆已经进行过多轮自­救。如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将旗下拥有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资质的子公司­以6.5亿元出售给了理想汽­车等。然而,这些举措收效甚微。

今年4月,在力帆临时股东大会上,尹明善25岁的孙女尹­安妮正式以监事的身份­亮相,被外界认为将要接管力­帆。尹明善直言,尹安妮目前仍为在读研­究生,专程休学一年以熟悉公­司业务。“现在企业比较困难,所以要求她回国在企业­历练,帮助企业纾困。”尹明善说。

子女正值壮年,尹明善选择年纪25岁­的孙女做继承人的原因­不得而知。不过,从目前力帆的现状来看,即便是留学归来的孙女­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帮助­力帆脱困。

今年7月,重庆市政府帮助力帆成­立债委会,协助其处理债务问题。而从此次两江基金与吉­利迈捷以联合体身份作­为力帆重整投资人来看,重庆政府也未缺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