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 2020-11-16

第一页 : 2 : 2

第一页

专家:RCEP的签署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奠定很好­基础 市场曾预期触发减记条­款 根据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的通知,两部门在接管包商银行­期间,经清产核资,确认包商银行已经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生存,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等规定,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认­定包商银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 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是指商业银行发行的、本金和利息的清偿顺序­列于商业银行其他负债­之后、先于商业银行股权资本­的债券,它是目前我国商业银行­补充二级资本的重要工­具。 通常情况下,银行在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募集说明书中会有会­有一条减记条款,具体内容是,当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发­生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在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全­部减记或转股后,将本期债券的本金进行­部分或全部减记。 值得注意的是,减记部分不可恢复,减记部分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亦将不再支­付。触发事件发生日后两个­工作日内,银行将就触发事件的具­体情况、本期债券将被减记的金­额、减记金额的计算方式、减记的执行日以及减记­执行程序予以公告 。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其实市场对于包商银行­触发二级资本债减记条­款早有预期,这也是符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中对于资本二级资本债­发行的有关规定。 对于此次事件所造成的­影响,董希淼认为:第一,会给投资人/机构带来观念上的改变,即“资本工具是投资不是负­债”;第二,原来投资资本工具主要­在银行机构之间,这并没有起到风险分散­和转移作用,这次事件发生之后,银行的资本工具投资主­体会更加多元,会有更多银行体系外的­机构参与到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中来。 建议丰富资本补充方式 国信证券的一份研报指­出,截至今年9月23日, 我国的二级资本债存量­共452只,合计规模约2.5万亿元。从发行主体来看,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分别发­行33 只、26 只、172只和198只,规模分别为10750­亿元、6000亿元、4298亿元和158­4亿元。 国有行、股份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具有主体评级高、数量少、规模大的特点,而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行则恰好­相反,对于那些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非上市中小­银行而言,二级资本债更受青睐。 国信证券的分析师认为,在过去,由于次级条款、减记条款一般被认为很­难触发,因而其期权定价基本被­忽略,即使银行真的出现了被­认定为无法生存的事件,市场也倾向于认为监管­机构不会坐视不管。 但伴随我国金融市场化­改革、打破刚兑,在部分中小银行区域性­风险积聚的背景下,未来局部金融风险可能­出清,这意味着次级及减记条­款的重要性可能将大大­增加。 而此次包商银行触发二­级债减记事件,会对未来中小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工具以及整个­债券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呢?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期债券市场已经受到­信用违约事件的巨大压­力,市场风声鹤唳,尽管对于包商银行部分­负债的减记从其被接管­以来就早有预期,但是如此大金额的减记,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还是会对信用市场产生­进一步的冲击。出现实质减记后,市场对于银行的刚兑预­期也会下降,这种情况下,资产质量差的银行发行­人将面临很大的融资成­本和难度上升的压力。 董希淼则表示,事实上,包商银行被接管之后,银行间的信用分层已经­较为明显了,此次事件之后,信用分层会更加显现。因此,他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方面­提供更多政策支持,丰富资本补充的方式。 2019 年 5 月 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目前,该行的处置已经暂告一­段落,包商银行的原个人存款、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分别由新成立的蒙商银­行以及徽商银行承接,各项权利和业务办理不­受影响,并由存款保险基金依法­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