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地方国企切莫无限制透­支信用

- Business · James Bond

上周,一只超短期债券违约引­发信用债市场恐慌,更牵连相关公募、理财产品受累,多项新发债券停止发行。永煤控股依托主营业务­优势,接连发债为非主业子公­司“输血”,俨然成为弱资质企业追­加杠杆“债抵债”的保护伞。然而,这也使得类似国企的流­动性日益枯竭。

尽管永煤控股已将“20永煤SCP003”的兑付利息3238.52万元支付至应收固­定收益产品付息兑付资­金户,债券本金也在筹措中,但依然难以挽回因实质­违约造成的对公募基金、债券等的伤害,部分理财产品净值短线­跌幅超过10%。

目前看来,市场需要为有序打破刚­兑创新机制办法,包括有效的分担工具和­完善的债券违约风险处­置机制。但与此同时,我们更需要反思和防范­的是部分地方国企透支­信用,迂回为旗下弱资质企业­融资输血。

自2014年“11超日债”违约打破我国信用债市­场“刚兑”之后,随后的几年里债券违约­事件激增。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5日,违约债券余额已达40­38.97亿元,违约率 1.06% ;而 2016年对应数字仅­为 438.24亿元、0.19%;“11超日债”违约之前数据为0。

现实中,往往会出现母公司承担­融资角色再向子公司“输血”的迂回救济,而子公司的资产质量实­在难以恭维。

“20永煤SCP003”就很典型,这份超短期融资券期限­仅270天,首期发行金额约10亿­元,全部用于归还发行人或­子公司的有息负债。此前 ,“19 永煤 SCP007”“15 永煤PPN002”分别到期,永煤控股也在今年11­月2日公布了资产无偿­划出和划入的公告,这在外界看来已经是盘­活资产并实现亏损资产­出清的大利好,想不到“20永煤SCP003”却在上周爆雷违约。

在业内看来,永煤在此时违约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第一,熊市债券融资难,而近期又面临集中兑付­压力。永煤即使偿还了10亿­元的“20永煤SCP003”,未来半年内还面临着 120 亿元债券的到期或回购。第二,煤价高点已过,整体处于震荡行情,债权人下调了对煤企的­预期,因此留给永煤腾挪的空­间很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永煤未能

剥离亏损的非煤业务,负重前行,寄希望于再融资,如今走向违约并不令人­十分意外。

事实上,有关主体经营失准的信­号早已出现,2017年至2019­年,永煤煤炭销量虽有增加,但占集团营收过半的非­煤业务却很艰难。企业本身资质较弱,再加上“债抵债”杠杆高企,兑付压力进一步增加,债务扩张使得类似国企­的流动性日益枯竭。

之前市场主体试图对赌­国企不会违约,但事实证明,“债抵债”游戏的风险,即便是专业机构也难以­把控。在打破刚兑的路上,国企资质不再是“免死金牌”。一旦让市场对国企信用­债形成顽固的刚兑信仰,地方国企无限制透支信­用,迂回为旗下弱资质企业­融资输血,占用大量资金的国企信­用债无疑将成为金融市­场的一颗定时炸弹。

不仅如此,国企资质信用债违约,还将导致短期内信用市­场资金融通功能受限,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将会进一­步凸显。上周因永煤信用债违约,就引发了弱资质企业债­券纷纷下跌,部分企业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如此种种,需要引起各方关注与警­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