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市场的祛魅

New Marketing - - DIRECTORY 目录 -

How the Cannes Market Lost Its Mojo 博客主人:Brent Lang, Ramin Setoodeh https:// variety. com/

炽烈的阳光洒遍了整个戛纳,照热了星光熠熠的红地毯、海滨大道上活色生香的派对、海滨度假酒店的出入要道。相较往年,酒店套房里的年度集会却似乎有所降温,各路制片人、工作室主管的生意量有所下滑。

投标大战,这一届戛纳电影节往年的必备“主食”,忽然就从眼前消失了一样。在因票房折戟而损失惨重之后,这个行业

好像约好了似的不再猛吹泡沫。

“人们变得更加谨慎,”S un d a n c e Sele ct s/I FC影业负责收购和制作的执行副总裁Arianna Bocco说,“这是一次真正的市场调整。”

今年的戛纳的确证明了这一点:电影行业正在变化,独立电影已经不再跟从前一样,电视行业依然在增长、捕捉时代精神。作为时代的标志,本届戛纳迎来了两大电视界的重量嘉宾:电视剧《谜湖之巅》和《双峰》。

但这并不会让电影变得更便宜。Netflix和亚马逊推动着价格一路上涨,造 成了泡沫需求。两大服务商都是通过订阅而不是从销售门票中赚钱的。他们需要给客户提供一个全方位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单。他们也并不那么担心利润和损失,毕竟这些衡量成功的指标对他们来说都过于传统。

摆在独立电影面前的又是另一种境况。他们没法投入数百万美元在商业前景上冒险。制片人说,电影交易变得更慢了,因为投资人开始做更多的功课,在报价之前进行了更多的财务建模。

“在世界各地,生意都变得越来越难做,”Fyzz Facility的联合创始人、 《沉默》和《黄鸟》的制片人Wayne Marc Go d f rey说,“用产品套现的方法正在变化,所以你必须变得更有创意。当有人向你询问价格,你必须考虑得更加仔细。”

在从流媒体服务那里获得了巨额回报之后,一些销售代理商为新晋意大利导演保罗·索伦蒂诺的新片索要500万美元(该片由影星托尼·瑟维洛饰演意大利前任首相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要知道,保罗·索伦蒂诺的上一部电影《年轻气盛》,只在美国收获了200万美元票房,而且那还是一部英语作品。

“所有人都很小心,”制片和金融公司Covert Media的国际总裁Elizabeth Kim Schwan说,“人们对电影的期待不仅是适销对路,而且是与伟大的制片人和演员合作。”

一度有传言说,此次电影节中最大的项目将是一部关于追捕阿布·穆萨布·扎卡维(一位在阿富汗建立准军事训练营的约旦圣战士),由威尔·史密斯出演这位I S I S主谋,但该项目并没有谈成。诸如此类的“在谈项目”,还有由黛安·基顿、坎迪斯·伯根、简·方达共同主演的《读书会》,或是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理查德说再见》。当然,也有一些影片已经签下了合同,像卖给The Orchard公司的洛杉矶暴乱大戏《国王们》,以及国际版权被卖给STX的雷德利·斯科特的《金钱世界》。

“我都没听说什么大生意,”康斯坦丁影业(《生化危机》的出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tin Moszkowicz说,“也许过一阵会有。但是都没有什么大电影,又何来什么大生意呢?”

生意不会仅仅从竞争中产生。今年的戛纳就像一个占位符。许多众目期待的电影首映都在戛纳的影节宫里大败而归。

这些电影甚至没有达到圣丹斯电影节的标准(今年大受好评的《泥土之界》和《帕蒂蛋糕$》),也没有达到今年SX SW大会的标准(今年最受喜爱的《极寒之城》和《灾难艺术家》)。

这些作品很多都找到了合适的发行方。而那些尚未找到的,像纪录片《应许之地》和肖恩·贝克的成长纪事电影《佛罗里达项目》,也已经吸引了一些发行人,只是还没有签白纸黑字的合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