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类”理财或降温

8月份以来“宝宝类”理财产品黯淡不少

Oriental Outlook - - EVALUATION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桑彤/上海报道 开开 / 制图

日前,个人持有余额宝最高额度下调至10 万元的消息引起社会关注。虽然作为小额分散理财工具,余额宝受到人们欢迎,但对于天弘基金而言,要管理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无疑面临着“小马拉大车”的风险。而近期“宝宝类”产品收益的集体走低,可能令相关理财产品降温。

个人持有余额宝最高额度下调

近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自8 月 14日起, 个人持有余额宝的最高额度调整为10万元。天弘基金表示,此次调整是为了保持余额宝稳健运行,维护投资者的根本利益。

调整后,如果用户在余额宝里的钱低于10 万元,可以继续转入资金;如果达到或超过10万元,则无法转入更多资金。

刚工作两年的余小姐对本刊记者表示,平时不太投资其他市场,一般5万元以上的资金买银行理财,5万元以下才会放在余额宝,限额下调对自

己影响不大。

平时开网店的赵女士为了使用方便,将不少资金放在余额宝里“:现在将额度上限降至10万元,虽然不影响余额宝账户中的现有资金,但以后要去寻找新的理财渠道了。”

公开数据显示,余额宝用户的理财大多以小额理财为主,人均投资金额只有几千元,远低于10万元,因此此次调整对余额宝绝大部分用户没有影响。至于未来是否会继续下调个人最高持有额度,余额宝方面表示没有继续下调额度的计划。

“小马拉大车”的风险

2017年以来,因为市场资金面偏紧、货币基金收益率整体维持在较高水准,余额宝收益率从5月开始连续三个月在4%以上,这让其规模保持了较快增长。

至 2017 年 6月底,余额宝规模增长至1.43万亿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表示, 虽然从美国利率市场化中后期看,货币基金的发展是金融脱媒现象所不可避免的,但规模过大会造成一定挑战。作为余额宝的基金管理公司——天弘基金的资本金较为有限,面临“小马拉大车”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虽然余额宝的资金最终大部分仍会进入银行体系,但其作为现金管理工具,过快增速及过大规模蕴藏着流动性风险,存在类似存款挤兑的可能。

董希淼期望,通过限额下调,余额宝能够真正回归小额分散理财工具,而非大额投资工具,甚至成为监管套利的工具。

“宝宝类”理财收益集体走低

2013年掀起的一波“互联网宝类”产品热潮中,大多数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包括天天基金、蚂蚁金服、腾讯、百度等旗下的金融直销平台。这类人气旺、流量大的销售平台给基金公司带来了很多新增基民。

统计数据显示,到6月底货币基金的规模达到 5.11万亿元,相比去年底的4.32 万亿元,增长18.09%。目前货币基金规模在100亿元以上的已经有129只,多只货币基金长期规模在500亿元之上。

然而,同业存单政策的加码,对货币基金的影响慢慢显现。与之前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动辄5%、6% 相比,8月份以来“宝宝类”理财产品黯淡许多。

据融 360 监测的数据显示,8月 4 日- 8 月10 日的一周,74只互联网“宝宝类”产品的平均七日年化收益率为4%,较前周下降了 0.09 个百分点,跌至近七周最低点。其中,七日年化收益率超过 4%的“宝宝”有44 只,3%~4%之间的“宝宝”有 30只,收益最低的是交银超级现金宝,平均七日年化收益率为3.42%。

据基金经理介绍,目前市场上货币基金不少投资同业存单,尤其对一些大规模的货币基金而言,大银行的存款、存单或为其主要投资标的。未来,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的实施,可能对货币基金收益率造成影响。

在分析人士看来,未来“宝宝类”产品收益可能还会下降,货币基金规模增长的速度可能放缓,有望更健康平稳发展。

在分析人士看来,未来“宝宝类”产品收益可能还会下降,货币基金规模增长的速度可能放缓,有望更健康平稳发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