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敬一:让年轻人喜欢上书法

“如果艺术有固定的标准,就不是艺术了,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杨卓琦 特约撰稿胡绪颖/上海报道

1975

年出生的朱敬一一直在艺术圈折腾,做过大学老师,经营过艺术品商店,写文章、做展览……但真正让他火起来、被年轻人所熟知,恐怕是他的书法作品。

“相信,相信的力量”“一瘦解千愁”“凡是不赚钱的都说自己在创业”……与传统书法内容不同,朱敬一所书写的内容都是抒发当下生活感悟的流行语“,大白话”加上他自创的独具一格的“南门字体”,让他的作品在年轻人中很受追捧。

2017 年 7月,朱敬一受邀参加淘宝造物节,他的店铺“朱敬一和他的朋友们”与“苏州博物馆”“星女郎的汉服复兴”等店铺一起,成为造物节的十大“神店”之一。朱敬一当天发了一条朋友圈:“马爸爸说:小朱,我最近到处都看到你写的字。”

朱敬一对《瞭望东方周刊》感叹,在互联网时代,传播是首要的,“看不懂的书法没有意义。”

切中当下年轻人心境

三年前,朱敬一将自己一时兴起所写的一句大白话挂到微博和朋友圈,引得大家纷纷求字。后来,他索性开了淘宝店。店铺里有800 多件书法作品,提供书法真迹与每张188元的复刻版。

2017 年 7月,朱敬一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一个书法作品,“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马上有人在评论区问“,这款会做T恤吗?”

在这个电子产品霸屏的时代,书写似乎已成为一种奢侈品。朱敬一的走红,让很多人都感到莫名。

其实,朱敬一一直都在“折腾”。他创作的《妖野荒踪》系列作品,结合了迪士尼的动画色彩与中国传统神怪形象;《立体的墨》,用树脂加热拉丝代替笔墨,营造三维的水墨画意境。

艺术评论家赵松评价朱敬一,“虽然以水墨出身,但他既没有顺其自然地停留在传统水墨语境,也没有热衷所谓的‘当代水墨’范畴……独辟蹊径,将自己的热情和手段投入到那种奇幻叙事之境和新材料山水意境的构建中去。”

看上去不按常理出牌的朱敬一,写书法也是如此。虽然也是用毛笔、写在宣纸上,但形式和内容都有别于传统的书法。他的“南门书法”多

用转腕(写字时手腕要回转),辨识度极高。字体随性恣意,自成一格。

内容上不是“天道酬勤”“宁静致远”,而是年轻人的流行语——“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每一个好看的胖子,都是潜力股”“思想独立要从生活独立开始”——更靠近文化创意产品的概念。

在朱敬一看来,单独从传统文化中拿出一些僵硬的符号,并不能达到文化传播的目标,将汉字的元素与现代生活结合,让书法作品“好玩、有趣,又能传达一些时代的精神”是他的目标。

比如朱敬一写了一幅字“躺着真好”,许多年轻人因为觉得好玩而主动传播。

朱敬一告诉本刊记者,这句话其实是他对庄子思想的现代感悟。“我写这句话并不是真的让你去躺着不干活,而是要有一种宽阔自由的心态。”在他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因生活压力所迫,不停地赶路学习工作,疏于关注自己的内心,而这句话正切中了他们的心境。

在朱敬一的淘宝店铺里,如今销量最好的一个书法作品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复制

版卖出了几十份。

很多年轻人愿意将朱敬一的书法买回去挂在家里。一方面是觉得“南门书法”另类有趣,另一方面则是被文字内容所打动。“这句话好棒,忍不住做了桌面”“朱老师写得真有味”“扎心了老铁”……

在朱敬一看来,语言在互联网时代变得异常丰富,有很多的可能性。随着中国文化的整体上升,人们进一步了解汉字的魅力以后,汉字文化的传承将会达到新的高度。

“中国文化未来一定会得到更广泛的传播,但需要对传统的系统进行现代性转化。我们一直以来没有好好开发自己的文化元素,没有用现代化语言来转化。”朱敬一说。

传统是一个动词

事实上,从小到大,朱敬一的字没少被人嘲笑“写得真丑”。但朱敬一一直对写字抱有很大的兴趣,他索性开始尝试美术字,没事就用绘画的方式来写字。

到了大学,他主修国画。四年时间里,他临摹了大量传统绘画,包括范宽、郭熙的山水画,能找到的摹本他几乎都临摹了一遍。对于传统书法,他更是从临帖开始一点点学习。

从写得“很难看”,到现在自创“不楷不隶不篆不草,像画像玩像游戏”的“南门字体”,成为网红书法家的朱敬一也经历了反复摸索的过程。

“我现在写的书法与早期相比,变化还是蛮大的。一开始我特别在意字型的怪,会写得比较‘瘦’。后来写得多了,就渐渐忘了这些怪的东西,又回到了文字本身。”朱敬一说。

对于“南门书法”的美丑,大家评价不一。喜欢的人觉得有个性、有趣,不喜欢的人觉得没有规矩,不太能接受。还有一些人早期不喜欢他写的字,后来慢慢地也开始接受。

在朱敬一看来,传统是一个动词。“你看古代书法家写的字,从唐宋到明清,其实变化非常大,不断有人创作新的写法。如果按照唐代人的审美标准,明清人写的东西也是丑的。”

“如果艺术有固定的标准,就不是艺术了,就不好玩了,不是吗?”朱敬一反问本刊记者。

对于汉字的美感,朱敬一的理解是,一个人能够把自己的性情完全融入书法里,并形成一套 完整的体系。

书法是有灵魂的

如今,朱敬一的淘宝店铺还接受定制版书法服务,十个字以内2000元,是朱敬一开出的价格。定制版的话语更加丰富、私人化,比如朱敬一曾写过“生日快乐”四个字,那是一个丈夫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

这些书法作品也会吸引服装、饰品等厂家的关注,获得朱敬一的授权后,开发为文化创意产品。朱敬一认为,随着国人对中华文化、汉字文化魅力的体认逐步加深,围绕汉字元素设计生产的创意产品会越来越多。

让朱敬一特别有成就感的是,现在很多人都来请教他如何写书法。

“如今有的人连笔都不摸了,但是因为看到了我的书法,很多人又有了兴趣,我觉得这种影响力特别好。书法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遥不可及,也可以这么随性地写。”他说。

在朱敬一看来,中国人写书法进入了一个怪圈,一抬笔就是王羲之,“已经忘记了我们书写本身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要表达情感。”

朱敬一反对一开始就先临帖的学习方法,在他看来,要先对笔墨纸砚有感情,等到书写到一定量后再去看帖,而不是临帖。

“你去问刚开始学书法的人,他真的知道王羲之的字美在哪儿吗?他真的知道《兰亭序》有多么好看吗?其实只是人家告诉你这是经典,你必须去临摹。”

朱敬一训练过好几个助手。一开始学习书法,朱敬一会禁止他们看任何字帖,只让他们写字,写了两到三个月之后,再让他们看字帖。这时他们拿到字帖一下就知道,“哦,原来这个人写得这么好。”

“你自己写过了,你才能感知到这套书法好在什么地方,它的用笔是多么流畅,创作者的性情是什么。”

朱敬一告诉本刊记者,其实书法是有灵魂的,和很多艺术一样,当作品中能完全体现出创作者独立、内在、丰富的性格,才算是达到一个好的阶段。

目前,朱敬一正在考虑未来要不要开一门书法课,去传播自己的书法理解。

传统是一个动词。“你看古代书法家写的字,从唐宋到明清,其实变化非常大,不断有人创作新的写法。如果按照唐代人的审美标准,明清人写的东西也是丑的。”

知名网红艺术家、立体水墨艺术创始人。1975年出生于江苏江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曾任朱屺瞻艺术馆、上海多伦美术馆学术部主任。2016年,开设淘宝店铺,售卖自创的南门书法作品,受到年轻人喜爱。 朱敬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