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之美融入当代创意

中国设计师在回应传统文化复兴的大潮流时,自然会找到汉字作为切入点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佳璇 杨卓琦/北京 上海报道

8月的日本福冈比起东京要凉爽一些,福冈的旅游胜地太宰府市天满宫正举办名为“汉字之美”的展览。据天满宫工作人员统计,截至 2017 年 8 月 20 日,已有 2983 名观众欣赏了这次展览。

2016 年 9月,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为发起“汉字之美”2016全球青年设计大赛,以“心灵生活”为主题,要求参赛者以30个包含“心”字偏旁部首的汉字中任意一字为创意起点,完成一件设计作品。

大赛吸引了全球各地16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 最终 66份汉字创意设计作品从1250 份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奖项。福冈是“汉字之美”优秀作品国际巡展计划的第一站,接下来,该展还将去往法兰克福、布拉格、新加坡和雅加达等城市。

汉字文创产品品牌“字在”创始人刘美松曾在北京看过这次设计大赛的闭幕展,他对一些参赛设计师说:“我想把你的创意做成真正的设计产品。”

围绕汉字的创意设计近年来已经引起国内设计师们的兴趣,无论是汉字字体设计,还是汉字文创产品,都有走热之势。

刘美松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他期待带有汉字元素的创意设计能够实现产业化,将设计师的想法变成大众能够接受、与实际生活息息相关的产品:“只有通过产品把受众放大,才能把文化发挥出去,让文化的价值得到延伸。”

汉字字体设计缘何走热

2013年时,曾有一位网民在知乎上提问:“为什么很多人无法接受在产品的外观设计中出现汉字?”问题引发了网民的关注,浏览量达到了50万次,陆续得到154 个回答。

有的回答者将此归结于“国人存在崇洋媚外的心理”,有的则认为陌生文字符码在视觉上被解读的时间较长,从心理学角度而言,反应时间越长,越让人觉得“有设计感、高端”。

知乎网民“飞屋工作室”则说:“归根结底,我觉得这种高档和廉价感的不同,并非字体本身的原因,而是两方(中西方)在设计的研究方面 所花的时间不同,所经历的阶段不同。”

设计师左佐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汉字设计的大规模实践与研究的确起步较晚。2010年,他参加了上海世博会的设计活动,设计了将上海建筑元素和汉字结合起来的平面作品,并由此对汉字有了兴趣,“但当时做的人很少”。

之后左佐将精力放在了汉字字体设计上。根据不同的应用方向,字体大致可分为书法字、字库字和美术字三种。书法字就是一些传统风格的字形;字库字是平时电脑手机打字、办公使用的字体;美术字指为标志、标语、包装、招牌等单独设计的若干字的字组。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字体工作室负责人王静艳对本刊说,由于版权环境较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自主研发字库在中国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研发一套字库要耗费几年时间,但大部分人都没有付费购买的意识,直接拿来就用。”

“随着版权环境的整体改善,字库设计开始变得越来越热了。”左佐说,主流字体设计公司如方正字库和汉仪字库,也吸引了大量字体设计师研发新字体。

但“吃力”仍是汉字字库研发的特点。和西文相比,汉字数量“多太多”,汉字字库最基础的要达到国家标准规定的6763个字。要让数量庞大的汉字既做到有新鲜的个性,又要达成风格统一,便需要不断调整,研发时间很长。左佐正在和方正字库合作设计新字库,手头有七千余字的字表,需要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能全部完成。

除了研发广泛应用的电脑字库外,定制字库也在近年开始出现。王静艳举了一个例子:“迪士尼公司就曾委托一家中文字库公司,为它们的英文设计匹配中文字体。”

相对字库庞大的数量、注重统一来说,美术字设计更注重个性的独特,且一般是若干字的字组,给设计师发挥的空间也更大。

一方面,设计对于商业品牌打造的作用越来越被中国企业所重视,另一方面,中国城市居民出于对审美的需要,对消费场景的整体氛围提出了要求。

具有美感的字体设计是品牌包装、外观设计的重要部分,于是美术字设计亦成为了热门。

左佐说:“比如你进入一家咖啡店,它的标牌、

“以前在海报设计和产品包装设计中,有很多人喜欢用拉丁文字,现在则喜欢用汉字。”王静艳说,“这和现在慢慢强调本民族文化的沉淀、文化自觉的苏醒,是有很大关系的。”

杯子和餐巾纸上的标识,都需要和店面氛围、品牌气质相契合,合适的字形设计,会区别于其他,同时表达自己。”

融合古今东西

“以前在海报设计和产品包装设计中,有很多人喜欢用拉丁文字,现在则喜欢用汉字。”王静艳说,“这和现在慢慢强调本民族文化的沉淀、文化自觉的苏醒,是有很大关系的。”

而具体到字体设计本身,传统书法和碑刻的字形、古代印刷字体等,都是如今字体设计的灵感来源。

“设计师一般从书写和平面几何两个角度来考虑汉字新字体的设计。”左佐说。

几何的角度,是以西方平面构成的理论,把字看作点线面组合的图形,寻找新的视觉可能性;书写的角度,则一要考虑字的结构,二要考虑笔形,在笔形的设计上,传统书法中的笔形变化多端,经过有目的的提取,也是汉字非常重要且大量的灵感来源。

左佐认为:“总体而言,书法素养是字体设计的必备,了解前后区别非常大。仅用几何手段而不考虑书法,容易不像字,类似外国人写汉字;而仅从传统书法中提取笔形却不作创新设计,又太刻板老气。”

具备书法素养并非要求字体设计师有过人的书法造诣,而是对汉字的基本造型和书法艺术有一定的了解,从而从古代字体中吸取养分,做符合当代审美趋势的再设计。

再设计的过程,也可融入西文字体设计的观念。左佐举例说,当今西文字体趋向于为电子屏幕显示而设计,线条干净、造形保留了传统中核心的部分,而把琐碎的细节去掉,以获得显示上的锐利、清晰。

“相关知识丰富的人可以从千万朵浪花中截取一朵,然后组成自己的形式。”王静艳说。

由于字体设计在中国起步较晚,系统性的研究还是空白。左佐开始对字体设计感兴趣时,甚至找不到一本中文的汉字字体设计的专门书籍,因此他出版了《治字百方》一书,还开设了专门的线上课程,为感兴趣的设计师介绍相关知识并分享自己的心得。

中文印刷字体的工业革命、美术字现代主义风格的自由生长、书法资源的激活与使用、社会转向中的视觉文化、文字设计中的社会图景……这些问题还需系统性爬梳,基于中文的文字设计理论与方法至今仍存在巨大空白。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的一些学者,已经开始注重这一领域的研究,将汉字字体设计作为研究方向。中央美院还开设了字体设计的本科专业。

王静艳认为,未来投入到汉字字体设计和相关文创产品设计领域的设计师会更多,因此中国设计行业有必要将这一课补上。王静艳有开设“汉字源流”或“东方审美的现代结构”课程的想法: “现在很多设计师缺乏这种知识,但只有先知道有这些,才能再生成新的创意,不然便总是处在一种想象当中抓耳挠腮。”

汉字与文创的火花

伴随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有关汉字的设计应用领域正在不断扩展。

在王静艳看来,中国设计师在回应传统文化复兴的大潮流时,自然会找到汉字作为切入点“:汉字由象形文字发展而来,能表意又能表形,围绕它做设计,在解决信息传递意义的同时,又能解决构图问题。”刘美松最初是因活字印刷与汉字文创结缘的。因为一次偶然的闲聊,刘美松开始对活字印刷产生兴趣,早年间曾在回湖北老家时到朋友的印刷厂中参观。2009年,他再次回到老家时,得知印刷厂早已停产,厂房变成了服装厂,而印刷机器和铅字都被卖到了湖南的一家矿厂,铅字被熔成了铅弹。

这让刘美松觉得“有一种文化被伤害了”:“活字印刷作为四大发明之一,是我们文明的一种象征,但它正在消失。”

出于保护文化记忆的目的,刘美松开始收藏铅字。2013年,刘美松到台湾参加了“好好玩字节”,发现汉字可以和文创做结合,逛了几个小时后,刘美松觉得“自己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做这件事了”。

从 2014 年到 2015年,刘美松带领“字在”团队围绕活字印刷做了一系列创意产品,并在深

圳文博会做了相关展出,引起轰动性反响。

随着实践的增加,刘美松发现仅仅围绕活字印刷会让产品更趋向于收藏方向,于是有意识地缩小活字印刷的部分,向“汉字设计品的产品化”靠拢,开发出数百款汉字文化创意产品,包括印章系列、婚庆系列、文具系列、首饰系列等,在淘宝店出售。

目前,“字在”已经实现盈利,以“字在”位于深圳的一家店铺为例,这些产品每月可以带给店铺 10 万元的盈利额。2017年开始,“字在”又开始尝试做线下空间化的汉字文化互动,比如活字工坊和相关体验项目等,产品将于2017 年 11月 6日进驻苏州诚品书店。

产品化之路

刘美松介绍,“字在”和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相关设计研究者、设计师彼此正在靠近,这对于“字在”来说,是很好的合作资源, “比我们自己盲目创造要好得多。”

在探索汉字怎样融入现代化设计的时候,越来越多的设计者发觉,汉字作为文化性非常强烈的符号,需要独特的氛围去搭配,才能体现其充满复杂性的美感。

因此,蕴含东方智慧的设计观与方法论,从汉字的大地中生长出来的独特设计方法,正在渐渐萌芽。

2013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陈楠推出了文化创意产品“甲骨文镂空绘图模板系列(18 种)”,2014 年获中国设计红星奖。这套产品引起了很多业内人士的注意,其中便包括刘美松。

“甲骨文镂空绘图模板系列(18种)”是陈楠古汉字艺术与设计研究的一次设计实践。1998年,陈楠开始研究现代汉字与甲骨文的异同,并创作了格律网格甲骨文字体,基于这套字体,他设计了一套不锈钢镂空的模版自由组,希望大众尤其是孩子用它合成带有故事性的图画,在游戏中学习汉字的起源、体验象形文字之美。

刘美松和陈楠见面后决定合作,将这个产品进行量化生产,最初是以铜为材质。“但这样标价较高,和受众有了距离,我们就改变了材质,让它成为一套更大众化的产品。”

2015 年 10月,“活化汉字”文化研讨活动暨“汉字之美”青年设计大赛启动仪式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陈楠在活动演讲中说,汉字文化传统不是孤立的记忆与工艺品,传统与当代不是割裂开来的两个概念,而是被连贯的文脉线索串连起来的。

“汉字是整个中华文化当中最核心的部分,中国文化和审美的产生和发展,都可以在汉字当中找到答案。”王静艳说。

显然,文化创意正是传统文脉在当代延续的一种形式,而要让汉字文化从“孤立的记忆与工艺品”中走出来,与当代结合的创意设计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产品化与产业化则尤为关键。

在“汉字之美”设计大赛中,不乏具有应用前景的设计作品,比如以“急”字为灵感的急救箱,等等。

刘美松鼓励参加“汉字之美”设计大赛的选手将设计图纸变成真正的产品:“我们希望实现这些创意的产品化,由此实现变现,这对设计师和基于汉字的设计都是一个鼓励。”

汉字创意作品产品化意味着设计师创意与消费者生活的融合,将围绕汉字创意的产业链条连接起来,从而让汉字文化在消费生活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活化”。

观众在参观一组汉字文化创意作品《百姓字说》

一位工作人员在“字在”展台展示活字印刷的排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