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脱:搭上公路末班车

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墨脱,用几十年的时间证明了,通与不通,关系着当地百姓的柴米油盐,也关系着当地的发展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文 /高晓东

墨脱,在藏语中意为“隐秘的莲花”。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与印度毗邻。墨脱县一度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被称为高原“孤岛”。

2013年春天,一位名叫格桑卓嘎的全国政协委员从墨脱出发,到北京参加会议,路遇大雨。她只能先徒步、租摩托车、坐汽车、转飞机,最终用了6天方才到北京。几个月后,2013年10月31日,西藏墨脱公路正式通车。墨脱到北京仍是几千公里 的路程,旅程却缩减为2天。

墨脱通车,是过去40年中国公路建设的一个里程碑。

修了毁,毁了修

长时间以来,墨脱未通公路,与当地自然环境有很大关系。

在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青藏高原,墨脱平均海拔仅有1200米,周围雪山环绕,就像在井底。

走进墨脱,几小时内便能经历从高山寒带到热带雨林的气候体验。

“山顶在云间,山底在江边,说话听得见,走路得几天。”这首西藏南部的民谣勾勒的是以往墨脱交通的真实写照。

由于环境恶劣,墨脱每年与世隔绝长达8个月。进出墨脱总躲不过闯雪崩、过塌方,一路上要忍着蚂蟥、蚊虫的叮咬,沿着羊肠小道和临时搭建的简易便桥行走,稍不小心就会掉进万丈深渊。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当时很多农牧民出行的无奈选择。

在墨脱修路的想法和努力,从1960 年代、1970年代就已经开始,但均以失败告终。山体滑坡、塌方、泥石流、雪崩、冰川、水毁等自然地质灾害遍布其境。这给道路的勘察设计施工维护都带来很大挑战。

一位曾经到墨脱进行工程施工的技术人员这样写道“:这里一年没有四季,半年雨季,半年雪季”“下雪天房子上结的冰柱子1米多长,得戴安全帽才敢过”“一晚上下雪就1.5米以上,出门要先刨个洞才行”……

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94年,一条简易公路才修进了墨脱县城,可通车后第二天,大部分路面又毁于暴雨、泥石流。此后的十多年里,道路一次次地修,又一次次被毁。有国外专家断言,这里是修不了公路的地方。

2009年,墨脱公路正式开工建设。

这条 117公里的墨脱公路,开始修建时,中国的公路建设已经进入高速发展的时期,积累了大量的复杂施工经验。

1978年,中国公路通车总里程仅89万公里,公路密度仅每百平方公里9.27 公里。1988年,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截至2008年年底,中国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373万公里,比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万公里增长了45 倍;全国农村公路通车里程达312.5万公里,乡镇通沥青(水泥)路率达到88.6%。截至 2009 年 6月底,国家高速公路网建成4.9 万公里。

在墨脱公路勘察规划过程中,研究人员实地数月徒步入墨脱考察,运用“GPS、航测遥感”等技术,将卫星遥感地质判释等应用到实际工作中,使用了一系列 1970年代不可能接触的技术。

2010年,墨脱公路最难的工程“嘎隆拉雪山隧道”打通,2013年 10月,这条100多公里长的公路终于通车。中国最终实现县县通公路。

生活成本降下来

在 2013年之前,墨脱交通不便,原生态的多样自然风光使墨脱成为徒步“驴友”们的天堂。但对于当地的居民来说,感受到的则是贫穷的苦涩。

交通不便,物流不畅,墨脱与外界的物流运输由人力背夫承担。这让墨脱的生活物资奇缺,价格畸高。背夫徒步翻越雪山将物资背进墨脱,一块砖 15 元、一盒罐头 20 元。格桑卓嘎 2011年调入墨脱县工作,当时,她就买过15 元一包的方便面。县里的产品无法运出,外面的物资也很难进来。居民们生活艰苦,有时候只有大米和辣椒拌着吃。

在墨脱买到过期商品更是毫不稀奇。林芝市人大代表、墨脱县亚东村村民曲珍1997 年花了4天,与妻子从墨脱县德兴乡徒步走到县城。随后,两人在墨脱租了一间木板房开商店经营一些香烟、啤酒以及日用品。由于不通公路,他们在山那边租了一个仓库,用车子从林芝拉来的货物先存在仓库里,然后再以每斤5 到 6元的价格雇人一点点把货物背进墨脱。一年之中,山路只有5 月至7月才通,其余时间大雪封山。如此一来,很多货物在仓库里一存就是半年,过保质期也就是常有的事儿。

那个时候墨脱人一旦生病,往往是小病拖着,大病、急病就只能雇人花好几天把病人抬出去,如果遇到大雪封山,就只好听天由命。

如今,墨脱公路通车后,不论是购物还是看病,都能一天从墨脱县到林芝市,日用品的价格也降了下来,甚至已经有居民开始网购。曲珍家超市的规模扩大了三四倍,收入是以前的好几倍。

物流、旅游致富

路通了,墨脱的经济发展开始大变样。不少居民开始跑运输,生活水平逐渐提高。随之而来的还有旅游产业的发展。墨脱保存着完整的原始森林以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生态系统,这些都成为了宝贵的旅游资源。

日益增多的游客带火了当地的农家乐。次仁玉

这条117公里的墨脱公路,开始修建时,我国的公路建设已经进入高速发展的时期,积累了大量的复杂施工经验。

珍在墨脱公路通车前的4个月办起了农家乐:错落有致的民房,极具门巴特色的设计,石锅炖土鸡正在咕咕地冒热气,菜单上列的是本地石锅系列和当地野菜。其年营业收入可达13万元。

据墨脱县旅游局统计数字显示,2014 年,墨脱景区共接待游客 9.61 万人次,比 2013 年几乎翻了一番。而 2018 年 1 至 9 月,墨脱县接待外来游客总数为 150180 人次 , 同比增长110%,实现旅游收入 13304.89 万元,同比上年增长 98 %。其中农牧民收入 8897.156 万元,同比上年增长 98.8%。

物流的顺畅甚至让当地百姓开始有条件从事特色产业。

墨脱县地处西藏东南部雅鲁藏布江下游,海拔较低,气候湿润,被誉为“西藏江南”。每年4月到次年9月,是水稻的生长期,之后,稻田一般要闲置半年左右。但是这里的冬季也是旱季,日照时间长,气候温和,地下水源充足,很适合种蔬菜。

2016年开始,援藏工作组先后从四川、广东 等地买来莲花白、白菜、芥菜、茄子等25个品种1300多斤种子,发到各个乡镇,同时提供技术支持,鼓励群众“冬种蔬菜”。作为试点,邻近县城的亚东村有54户群众率先种植了54亩各类蔬菜。半年之后,54户群众户均增收4000多元,带动8户贫困户脱贫。2017年,墨脱县“冬种蔬菜”扩大到300 亩。

墨脱 2016 年共实施28 个产业项目,2017年计划实施45个产业项目,其中包括已建成的30 平方米石斛试种基地、300余亩柠檬种植基地、295亩蜜柚种植基地、365亩红米种植基地、200亩木瓜种植基地等,这些特色产业将成为农牧民脱贫的“致富业”。

截至目前,特色产业共带动1155 户 5079 人增收,140户贫困户 541 人受益。2016年全县共采摘茶青 1.8万余斤,实现324 人脱贫 ;2017 年共采摘茶青 4.7万余斤,实现增收176 万元。

(本文参考新华社、中新社、西藏日报等媒体相关报道)

鸟瞰西藏墨脱公路(普布扎西/摄)

2010 年 9 月 29 日, 施工人员在嘎隆拉隧道最前端钻打隧道。嘎隆拉隧道是通往“高原孤岛”西藏墨脱县的“生命通道”(普布扎西/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