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慢走图尔城

这里是拉伯雷,笛卡尔,巴尔扎克的故乡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卢瓦尔河是法国最长最矜贵的一条大河。长达1000多公里的河谷两岸,星星般撒落着各种城堡,让你不由自主地陷入中世纪的风情。

从巴黎乘火车,不到一小时就到了素有“小巴黎”之称的图兰省省会:图尔。沿着卢瓦尔河弯弯曲曲的河谷,可以横越过奥尔良,布卢瓦,图兰和昂热等城市,这段行程中,最具变化的是处于这条河流中段的图尔,也是法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城市之一。

这里是拉伯雷、笛卡尔、巴尔扎克的故乡。文艺复兴期间,法国皇室曾一度搬来此地住了一个世纪,图尔因此成为巴黎之外的法兰西首都。图尔为此建造了大大小小的行宫猎苑,成为在宗教、建筑、烹饪方面最具法兰西民族特色的地区。

图尔市区夹在卢瓦尔河与谢尔河之间,历史悠久,从公元一世纪开始筑城,中世纪时成为军事要塞。流经这里的卢瓦尔河平均宽度达600米,但水量较小无法航运,河中央有绿洲,有足球、篮球场和健身小道;谢尔河则平均宽400米左右,在铁路桥附近形成一片沙洲,已开发成为巴尔扎克公园。

中心火车站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是建筑史上对新古典主义完美的诠释。一个世纪前所筑的石墙已被岁月洗刷得干干净净,阳光透过铸铁屋架玻璃顶,洒在细细的墙面上,泛着柔和的光。

正是午饭时间,出了火车站就看见一个挨一个的露天咖啡座。人们气定神闲地或端着一杯酒边吃边聊,或晒着太阳念报纸;空气里弥漫着新鲜的烤面包香气。

宽敞的共和大道上,有不少沿街精致陈列的橱窗和稀奇古怪的商品。穿过这条大道,可以直接到达普吕墨鲁广场,也是老城中心位置,这里保存着中世纪街道。

在这个被古老木屋环绕着的小广场上,人们散漫于露天咖啡座里。餐馆酒吧前色彩缤纷的大阳伞下,坐着游客,他们吃着点缀鲜艳水果的大冰淇淋,啜着咖啡,毫无目的地闲聊;或者是在法国薄饼屋的阳伞 下就着冰凉的白啤,细细地品着卷着烟熏三文鱼和海鲜杂烩的煎薄饼。

广场连着的几条小街上满是各种风味的餐馆,各家的餐桌排在碎石路上,桌上静静摆着小瓶鲜花和蜡烛。餐馆门口都有标着价格的菜单,菜名和照片相互映衬,让人馋涎欲滴。给餐馆送来的食材,直接放在店门口,也不怕有人顺手牵羊。沿着这样的小路一直走,可到卢瓦尔河边。

大桥的石阶下,是宽宽的碎石路。河面反射着天光,平静得让人想象不出这条大河泛滥时造成的灾难。河水缓缓流淌,冲走了历史上惊天动地的段落和传奇。靠近桥墩有几块突出的岩石,顽固地阻挡着水流,却只激起小小的浪花。河中心有狭长不规则的小岛,杂草丛生;桥边的护河堤上标着水位,高处足以淹没小岛。河边靠椅上,有闲聊的年轻人喝着啤酒,河堤上站着钓鱼的老人——时光如同河水,永不停息地向前流。

路过图尔的圣地(即建于公元四世纪的圣马丁教堂遗址)时,才知道这组拜占庭式修道院的来历,原来是为了纪念曾在此任职的大主教圣马丁所建。

中世纪时圣马丁修道院成为聚集了无数珍宝的最富有的基督教教堂之一,但经过历史上的风波,如胡格诺教徒的袭击、法国大革命的洗礼等,如今所剩的,只有教堂和钟楼的残迹,而原修道院的大部分基址仍在图尔城的地下。

周末,整个城市都沉迷在慵懒的气氛中。秋雨洗刷过的树丛中,枝叶尚绿,阳光照在上面,晶亮得仿佛还能听见雨滴的声音。

在卢瓦尔河边的图尔城,日子悠闲缓慢:阴雨绵绵的日子里,去葡萄酒博物馆看看上了年头的酿酒工具;阳光灿烂的时候,可坐在铺着明亮色彩台布的咖啡座里晒太阳;肚子饿了,穿过几条街就能找到本地的风味馆子,吃饱喝足后,去河边的林荫码头散步消食;也可以租辆山地车,沿着卢瓦尔河寻访小葡萄庄园,或去专供种植奇花异果的农庄……

何萍:建筑师,某著名跨国企业设计与项目总监,业余爱好为旅游、写作、绘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