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著緊爭視后胡定欣:我都攞過啦!

Oriental Sunday - - Contents -

●撰文:劉倬延 ●攝影:Killy Sung ●設計:Linda ●髮型:att Chiu@Xenter ●化妝:Cyrus Lee ●服飾提供:Michael Kors ●場地提供:Club Albergue 1601

本周嘉賓是兩屆視后胡定欣,她大談兩奪視后後的目標與發展方向,更大談與張振朗熱傳的戀聞,以及現階段對擇偶的要求看法。

鄭:鄭紹康 胡:胡定欣 鄭:同馬浚偉演出舞台劇《偶然.徐志摩》,有咩感受?

胡:真係一個好大嘅經歷,第一次做舞台劇,感受同拍劇好唔同,拍劇已經拍咗十幾年,拍劇方面,唔會有嘢令到我精神壓力咁大,今次舞台劇演出精神壓力真係好大,發夢會夢到自己唸台詞、做戲,就算做完舞台劇後幾個星期,我耳邊仲聽到對手講對白,瞓覺都仍然喺個夢度做緊戲。

鄭:我聽好多演員講,舞台劇係演技終極,幾乎行步路都要

識做戲,係咪真係好大挑戰?

胡:我覺得唔同係個演繹手法同個空間,電影、電視劇同舞台劇,係三個唔同空間嘅演出,可能我將電視劇學習到嘅嘢,我帶去嘗試電影、舞台劇,將我根基知道嘅嘢,喺唔同空間再去改變、磨合。

鄭:你有無睇向海嵐點做?

胡:無,我諗每個人對同一個角色嘅睇法都唔同,反而我覺得唔好受到大家嘅影響,完成香港演出,接住係Anne (向海嵐)喺新加坡演出,反而Anne有嚟睇我綵排。

鄭:反應係咪你預期?仲會唔會再做?

胡:得著比我想像中大,我當初接,係想畀自己一個挑戰,成日睇好多舞台劇、同事去做舞台劇,唔同界別、歌手去做舞台劇,我成日都諗好似要記好多嘢、畀我一定NG,或者我做唔做到呢?會好好奇,好想嘗試,但係又好戰戰兢兢。做《深宮計》嘅時候,遇上馬仔(馬浚偉),大家去傾呢樣嘢,促成咗呢次舞台劇嘅演出,知道咗係咩一回事,我得到嘅已經畀我想像中多,同埋心入面嘅一啲疑問已經解決晒。好似之前我諗點會記到咁多對白,原來當一個戲排足兩個月嘅時候,你唔可能畀自己唔記得。但個難度係,當你好熟悉、重複又重複去演,你點可以忘記前一日嘅演出,再繼續有唔同嘅感覺,呢個至係最高嘅難度。 鄭:《深宮計》外間反應都好好,但網民話你頻現高低眉,又話你額上的花鈿似電話品牌logo……你開頭有無戰戰兢兢,定係由頭到尾都咁有信心?

胡:網民講嘅時候,套劇都拍完,唔係我控制範圍以內,同埋覺得都幾有趣,我會覺得花鈿真係萬能key,擺咩喺嗰個位都係得,我覺得係網民好玩嘅地方,至於高低眉,其實唔係今日先知道,我做戲咁多年,有時有啲表情好肉緊、太忘我,我就會有呢個問題,化妝師就會好緊張,但其實唔關佢事。

鄭:反應都好好!

胡:我覺得(梅)小青姐嘅作品,都會有信心嘅,但係當知道內地嘅點擊率,一日升一億,係好鼓舞嘅成績嚟,香港播碰上世界盃都有咁好嘅成績,我覺得真係好開心,呢套都係我今年唯一出街嘅劇集,每一年都有一部成績好好嘅作品,我真係好開心。

鄭:你對視后有無信心?

胡:無嘞,我唔可以講我對自己無信心,今年我身邊都有兩個好朋友、好姊妹,我都好想佢哋得到好嘅成績,就係黃智雯同煒哥(陳煒),所以我反而無諗自己。我之前都曾經試過啦,佢哋能夠遇到一個咁好發揮嘅角色,我覺得佢哋都值得得到得得到一啲成績。啲成績。 鄭:今年你亦都夥拍吳鎮宇拍電影《逆流大叔》,鎮宇話搵你做女主角首要係因為你唔驚佢!仲重提2002年拍《衝上雲霄》,新人中唯獨你,唔驚佢。

胡:當年開頭其實驚嘅,第一日開工驚嘅,之後就無。嗰時無。嗰時我哋成班都好細個,佢就好似一個哥哥咁。今次咁。今次電影嘅合作,亦都因為我同佢嘅熟悉,有一份安有一份安全感。等我可以好好地做番我本份,唔使因為鎮使因為鎮宇哥喎,就好緊張。

鄭:拍電影:拍電影又係咪好唔同?

胡:好唔同同,合作嘅同事唔一樣,依家電影出咗街、反街、反應好好,好開心我第一套嘅電影有咁好嘅feed feedback,我有份參與一套充滿香港味、人情味、情味、咁勵志、正面嘅一套電影。我希望呢一套係好套係好嘅開始,之後繼續有機會嘗試拍電影。鄭:視后:視后之後,有無樽頸位?有無諗過之後嘅路點行點行點走?

胡:我唔:我唔會形容係樽頸位,不如話我仲可以做啲咩呢咩呢?其實都仲有好多嘢未試過嘅,又或者有啲有啲咩好適合我去做,可以再做多啲呢?其實同實同好多演員都未合作過,都想合作,電視劇方劇方面,或者可以再做啲咩角色,係我呢十幾年幾年嚟都未試過呢?

鄭:《包青天》喺內地拍,係咪又好唔同?

胡:我諗同《深宮計》一樣,只不過係公司畀咗咗好好嘅budget可以去一啲好靚嘅地方取景景,我會覺得係辛苦嘅,因為《包青天》去新疆,每一日來回坐七個鐘車,好辛苦苦,我坐到直情驚咗坐車,依家諗起坐車車,我係要擺好成個陣先至去坐,我條腰已已經坐到好痛,我要將頸枕變做坐墊我先坐坐到,可能新疆啲沙石路係多啲,我試過如如果嗰程車無人,我會攤直個人……

鄭:個景係咪咁值得先?

胡:靚、真係值得!我哋去大峽谷、雪山、草原,第時播嘅時候大家就會睇到。

鄭:連續兩套劇都北上,你有無諗過長駐國內發展?

胡:我真係無咁諗過,我相信唔容易,你見到咁多行家,可能將個基地移師喺國內,我相我真係無咁諗過 我相信唔容易 你見到咁多行家 可能將個基地移師喺國內 我相信收入係好可觀,但生活上模式嘅改變、付出,唔係咁容易,寄人籬下、離開自己屋企,離開香港去搵錢,我相信可能製作上或者價值上,或者係好好嘅機會,要好值得先至會去做。我覺得尤其是女仔,喺我心目中男仔會OK啲、適應啲,所以呢啲錢真係唔係咁易搵,我覺得係辛苦錢嚟。

鄭:胡說八道會,係咪一路互相扶持?感情只有增無減?

胡:咁一定會啦,大家都咁多年感情,我諗我哋六個人嘅關係係大家互相扶持、支持,大家咁難得喺同行、同公司入面,能夠成為好朋友、好姊妹,各人自己經歷完一啲嘢,又或者遇到一啲問題嘅時候分擔、分享,係好難得嘅一件事。

鄭:網上寫你取消咗關注陳展鵬Instagram,你有無解釋過?

胡:唔需要解釋,我會覺得係好個人嘅一件事,我覺得取消或者關注唔代表啲乜嘢嘅,我可能有一日成個account都delete咗佢呢,哈哈哈哈哈!我覺得唔需要放大去睇囉!唔代表私底下我哋兩個唔會講嘢、唔係同事。

鄭:你同張振朗,其實係發生咩事呢?

胡:一單新聞啫,無事發生!睇完笑吓咁囉,其實入行咁多年都面對唔同嘅新聞,都係其

中一宗新聞,就係咁。

鄭:你面對傳媒,係有認拍拖定無認?

胡:之前都答過,就係喺《包青天》合作認識,係好傾得埋嘅同事、朋友、兄弟姊妹。

鄭:如果你哋係拍拖我都好開心,佢好友善、都係好男仔嚟!

胡:係,佢好nice㗎!

鄭:先唔講張振朗,同年紀細過你嘅男仔拍拖你又得唔得?

胡:好耐之前我都曾經同細過我嘅人一齊,我覺得兩個人一齊都唔關年紀事,而係你同對方溝唔溝通得到,咁唔一定大過你就溝通得到,亦都唔一定細過你就溝通唔到。鄭:大家都好關心,你想要咩類型嘅男朋友或者結婚對象?胡:無特別set啲咩條件,我覺得你遇到就會知嗰個係咪,由細細個到長大,一路都會諗想要咩條件,但最後嗰啲條件都唔存在,最後你同嗰個人一齊,嗰啲條件都唔關事,所以我覺得任何條件都好,最後係你兩個人嘅溝通、相處啱唔啱,其實就係最大嘅原因。

鄭:你會想對象係靚仔定有錢?

胡:無呢啲條件,你見到嗰個人,互相有感覺就係囉!

鄭:實有人追㗎!

胡:有,學馬仔話齋一個禮拜有一打!哈!

鄭:媽咪有無催你? 胡:佢一路都無問、無催嘅,但上年同佢哋去日本旅行,喺個過程入面,講開我細佬,佢就突然話:「你都唔細,你有無人追呀?有無遇到咩人呀?都唔好淨係掛住工作嘞!」可能佢好理解,過去幾年阿女真係喺工作上花咗好多時間去得到一個成績,好似依家都幾穩定,係咪都要諗吓自己生活上面嘅另外一啲嘢呢?我覺得好正常嘅,爹哋媽咪梗係想自己個女搵到幸福,建立自己嘅家庭,生兒育女,咁我話:「得㗎嘞、知㗎嘞,但係急唔嚟嘅!」咁囉!

鄭:你有無結婚時間表?會閃婚定公告天下?

胡:我諗唔好再諗好啲嘞,哈哈哈……其實無得諗,天安排咗嗰個人幾時出現就得㗎嘞,等待囉,未嚟之前咪好好做好自己、準備好自己、打理好自己先囉!

鄭:咁同張振朗有無發展機會?

胡:可唔可以唔問呢啲問題?哈哈哈……

鄭紹康( Francis),有名「天下第一關」,縱橫娛樂社交圈廿載,中港台專欄作家及時尚博客,同時兼任經理人,富豪名人天王天后知心閨密。為本刊主持欄目【星惜天下】,道盡娛圈名流秘聞軼事。

▼入行17年, 2015年及16 視后,奠定當 OT》及《城寨年憑《鬼同你 家花旦之位。 英雄》連奪兩坦言想將機會 屆留給其他同事 。

37歲的她,跟馬國明拍過拖,同陳展鵬傳過緋聞,去年首度被母親追問感情生活,笑言惟有以「急唔嚟」來應付。 ▼對《深宮計》中,被指頻現高低眉及額上花鈿萬能kkey一笑置之。「首先第一個應該擺自己公司嘅l o go或者印個T V B u d dy,哈哈哈哈哈!」 ▼首度演舞台劇,直言現場演出難免出錯,「當▼然有,但都係一啲細小嘅錯誤。」

與年輕6載的張振朗姊弟戀愈傳▼愈烈,訪問中罕有避談有否發展機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