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大爆发,资本竞相下注

PC Digest - - 目录 - 文图黄成

在年轻人中风靡已久的桌面游戏—狼人杀,从线下火到了线上,成为2017年资本云集的新风口。这款诞生于2001年的桌面游戏在最近一段时间再次大放异彩,吸引了不少资本的目光—狼人杀IP被不少投资者看好,有的开发商已经拿到了融资。

比狼更加敏锐的投资者

从2017年年初开始,“狼人杀”这三个字的百度指数突然飙升,并迅速成为热词。其实这股狼人杀的热潮从2016年夏天就开始酝酿,一直到半年后才彻底爆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40多款狼人杀APP相继上线,并且还有众多同类APP产品正在制作中。而2016年的这个时候,同类产品的数量还是个位数。狼人杀的游戏市场,一下从“蓝海”变成了“红海”,而资本的涌入,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狼,以嗅觉敏锐而著称,而比狼嗅觉更为 敏锐的,是资本。2017年3月2日,继洪泰基金、Newgen Venture天使投资后,语音社交类产品《狼人杀》制作团队上海假面科技再次获得青松基金、天鸽互动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次融资之后,该公司的估值已经过亿元人民币。更疯狂的是,下一轮融资也随即在两周之后进行。14天完成两轮过亿元人民币融资,这在游戏行业里也不多见。

作为《狼人杀》最大的竞争对手,《天天狼人杀》比《狼人杀》的上线早了4天,也是最早推出视频狼人杀的APP。《天天狼人杀》的联合创

始人李宇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产品正式上线之后,他就接到了将近30家投资机构的见面邀请,其中不乏知名的投资机构。虽然没有《狼人杀》的巨额融资那么夸张,但《天天狼人杀》也很快完成了第一轮融资。所以,李宇辰欣喜地表示:“这步的确是走对了。《天天狼人杀》的团队本是个开发软件的技术型公司,之前从未尝试过手游领域的创业。”

事实上,受到资本角逐的项目并不只有《狼人杀》和《天天狼人杀》。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包括洪泰基金、Newgen Venture、青松基金和天鸽互动都对不同的“狼人杀”和背后的团队进行过投资。而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游戏巨头腾讯等也开始私下联系小型的创业团队,有意进行投资。

目前,开发狼人杀线上游戏的几乎都是小型团队,比如《天天狼人杀》的团队就仅有21人。狼人杀类APP排名靠前的几家公司都不在北京,而是坐落于沈阳和西安等地。不仅是北京的创业者晚了一步,游戏巨头如网易和腾讯等似乎也都反应迟缓。如此一来,就给了小型公司极大的生长空间。有意思的是,这些小型公司的反应时间也都颇为相近:《天天狼人杀》APP上线时间是2016年12月4日,《狼人杀》APP上线时间为2016年12月8日,《手狼》APP的上线时间为2017年的1月11日。除此之外,市面上还相继涌现出《天黑狼人杀》《狼人杀online》《狼人杀世界》和《狼人游戏》等数十款类似游戏。据悉,更多的同类产品已 在测试和试运营中。

由此可见,前两年“千播大战”的盛况很快将以“群狼共舞”的姿态出现在互联网江湖中。不难推测,各路资本也将继续举着支票本,争相参与狂欢。

推波助澜的直播平台

“狼人杀”游戏的热潮并非空穴来风。2011年前后,国内桌面游戏市场正处于方兴未艾的时期。市面上虽然有着《三国杀》等卡牌桌面游戏,但玩桌面游戏的群体还只是少数。之后的几年, “狼人杀”游戏靠着桌面游戏店等渠道在大城市的白领和大学生之中慢慢传播,基本是以口口相传的方式积累用户。就在半年前,通常还是十多个人周末聚会时围坐在桌边“面杀”消磨时光。如今,不少人已经选择捧着手机,对着屏幕另一头的陌生人大声说出自己在游戏中的立场。

在华盖文化基金合伙人陈春柳看来,狼人杀在国内的普及并不算快。现在爆发的主要原因在于,综艺和直播节目让狼人杀很快进入了主流视野。毕竟,如果大家都不知道狼人杀,那么游戏必然难以火爆。先是2015年《战旗直播》推出真人秀Lying Man,随后2016年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推出“狼人杀”直播Super Liar与其叫板。再接下来,网络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也于2016年9月入局,以“狼人杀”游戏为主打节目,“饭局上侃大山+饭桌下狼人杀”的模式惹得多方关注,在全网获得了5亿的点击量。

另一方面,2016年直播行业的大发展也培养了年轻人视频社交的习惯,而狼人杀游戏也及时跟进了这个趋势。2016年底,狼人杀的相关APP火热上线,迅速占领了App Store的前排战地。在湖南卫视的最近一期《快乐大本营》上,快乐家族和TFBOYS等明星把在线狼人杀游戏搬上荧屏。该期《快乐大本营》击败同时段所有娱乐节目,收视率创新高。由此可见,在线狼人杀热,已成为“现象级”的存在。

在狼人杀成为投资风口前,2016年的投资风口一直是直播。而今,两者也要走向联合。狼人杀火起来的途中,有无数电竞主播渐渐转型为狼

人杀主播。而众多狼人杀游戏厂商之间也开始了拼资源、拼投放的拉锯战,其首要策略就是绑定游戏直播平台、游戏主播。这条路上走得最快的依然是《狼人杀》《天天狼人杀》和《手狼》等,《天天狼人杀》绑定了知名主播JY,并冠名熊猫直播制作的Panda Kill;《狼人杀》也成为Lying man第六季的合作方,有指间、桃子和毕游侠等主播撑场;《手狼》则签约了“国服第一遗言”大主播囚徒当代言人。

除了绑定大主播和头部内容,游戏厂商们也在孵化自己的主播资源,他们都分别在虎牙和斗鱼等平台上设立直播专区。此外,还开展“主播招募活动”,公开寻找会玩狼人杀,颜值高、综艺感强的主播,名列前茅者不仅能够获得500~2 000元人民币不等的奖金和众多游戏道具,还有机会成为游戏公司的“签约主播”。有了“签约主播”,游戏厂商在直播平台上就有了固定的内容产出,有了关键意见领袖,有了粉丝,还可以导流到游戏上。《天天狼人杀》与虎牙推出的《谁是狼王》,以及斗鱼推出的《鱼乐狼人杀》等网络综艺节目,则是为这些主播以及自己的产品,创造了另一种内容出口。

社交是第一吸引力

毫无疑问,虎牙、熊猫和战旗等直播平台对狼人杀现象起了主要的放大作用,但狼人杀之所以能火,游戏背后的社交需求是逃脱不开的部分。游戏社交带来强烈的新鲜感,玩家可以通过游戏获得不同的社交体验,与其说是玩游戏,不如说是“线上社交聚会”。

2001年就已经问世的桌面游戏狼人杀,在时隔十几年之后突然变成热门话题和资本风口,其社交属性功不可没。如果狼人杀只是爆款游戏,那么它远远达不到风口的程度。所以,狼人杀绝不仅是一款游戏,它能满足多达十几人的大型聚会,以强社交属性在年轻群体中口碑爆棚,这是它的核心竞争力。一款游戏的受众基数决定了其从线下向线上迁移的成功率,狼人杀的社交桌面游戏体系和用户群体恰好满足了迁移需求。

从《狼人杀》在App Store的分类就可以看 出,其定位是一款娱乐型语音社交产品,这也是它和另一款桌面游戏《三国杀》的最大区别。小鲸科技CEO周翔表示,“狼人杀是需要发言的游戏,大家为了共同的目标去协作,过程中产生情感的纽带。”在线下玩狼人杀时,玩家可借助场外因素如表情、眼神和动作等信息做出判断,而玩线上狼人杀,没有语音或者视频,素不相识的玩家之间很难形成“面杀”时的互动体验。从这点来看,在狼人杀系列APP当中,进行的是一种很直接的社交行为—十几位玩家素不相识,只是借由语音或视频在游戏中展开对话。陌生人之间的社交给狼人杀带来了强烈的新鲜感。

有业内人士认为,陌生人社交领域始终会是蓝海,因为与熟人社交产品《微信》和《来往》等不同,陌生人社交产品没有排他性,所以这个领域永远有机会。《王者荣耀》的成功也让更多创业者发现,从现有游戏场景转入社交将大有可为。《饭局的诱惑》创始人马东就直言不讳地表示,盯上狼人杀就是为了社交,并透露“米未的狼人杀游戏将是一款融合音频视频、交友和智力博弈等功能的移动产品”。知名游戏主播JY则表示, “狼人杀之所以会火是因为强大的社交属性,因为现在太多的人宅在家里。能够走出来结交新朋友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太少。现在的狼人杀,应该60%是社交,40%是游戏。”

目前,在App Store的社交专区排行榜中,《狼人杀》APP位列第三,前两位则是QQ和《微信》,《天天狼人杀》在第十名。至少在现阶段,狼人杀类别APP的社交之路走得还算顺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