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能否自救?

PC Digest - - 专栏 - 师天浩

近日,医药电商企业健客宣布获得A+轮5 000万美元融资,至此,健客已完成了总共1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从最初的创投明星,到后来的看衰论,再到今年资本又对互联网医疗持乐观态度,让人不禁疑惑,起伏之中的互联网医疗,未来终将如何?

互联网医疗,融资风又起

今年年初,虽然发生了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的大事件,但整体上,互联网医疗吸金能力依旧非常强劲。除了前言中提到的健客获得的巨额融资以外, 2017年开春以来,相继有多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获得不等额度的融资。

2月,医药B2B平台未名企鹅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数千万元人民币,由常青基金领投,经纬中国和创合汇等机构跟投。同月,医药移动互联网B2B平台药师帮也完成由松禾资本、复星领投,同威资本、常春藤等跟投的1.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除此之外,包括B2C平台七乐康、好大夫和叮当中医等医疗平台在今年皆有融资新闻曝出。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融资事件达46起。上文提到的几家互联网医疗平台,融资额度更是动辄数千万元人民币。所以,无论从融资数量还是体量上衡量,2017年资本对互联网医疗持看好的态度。

资本加持下,尽是跑马圈地

在各路资本的加持下,2017年互联网医疗企业 也动作频频。今年3月初,健客宣布与广州白云区景泰医院达成合作,之后患者可以通过《健客医生》APP进行挂号等操作。另外,双方还就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上展开紧密合作,在处方外流的大趋势下,健客希望成为第一家尝试以此变现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不久之后,平安好医生也在青岛开设了其首家互联网医院—平安青岛互联网医院。

除了模式上的创新,在医疗事业上互联网医疗企业也加大了介入纵深。今年5月,丁香园、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和大拿科技三方合作,发布了中国首个皮肤病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据悉,该系统除了辅助临床诊断外,未来应用场景还包括病人的前期导诊、医生技术交流以及技能提升等方面。

另外,互联网医疗在医疗体系中的位置愈发重要,多方合作已成大趋势。如不久前,浙江省卫计委与阿里巴巴合作接入“ET医疗大脑”,欲联手打造高效普惠、智能融合的健康医疗生态体系。作为对手,腾讯医疗也和百灵集团以及贵阳市卫计委一起实施“双全计划”,三方深入合作欲建立慢性病的防控体系。

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如今互联网医疗虽已出现五六年时间,但至今仍处在模式

探索和跑马圈地时期。

热闹之外,互联网医疗“缠绵病榻”

资本助推下,互联网医疗发展迅猛。然而整个行业依旧存在诸多问题,例如盈利模式不明、定位模糊、保障体系不完善、技术瓶颈、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等。这些问题严重阻碍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资本虽然加快了互联网医疗企业探索的步伐,但想要自救,仍需要寻找有效的路径进行突破。

首先,盈利模式不明。自互联网医疗出现至今已有五六年时间,至今尚未有哪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宣布盈利。虽然医疗行业是个万亿元人民币级规模的大市场,可资本的逐利性要求企业尽快找到盈利模式,否则一旦资本停止输血行业就会陷入危机。

其次,定位模糊。当前,互联网医疗领域有多种名词出现,包括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智慧医院和云医院等。各概念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划分,业务模式上也大同小异。直至今日互联网医疗仍没有一个可信服的统一概念,阻碍着行业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再次,监管和保障体系不完善。作为新兴事物,医疗的特殊性注定在监管和保障方面比其他创业领域 更加严格,然而至今尚没有成熟的互联网医疗监管和保障体系,行业发展缺乏准绳,暗藏政策危机。

最后,技术瓶颈。打破传统医疗的疆界,让医疗服务同互联网结合想法很好。但在实际推行中,受限于技术瓶颈,许多想象中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大多难以真正落地,比如远程医疗、在线看病等,仍只有少数疾病领域能够实现互联网化,与全面互联网医疗的构想还相差甚远。

此外,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也不能忽视。5月17日,据网络爆料广东两名贷款中介人与“内鬼”联手,在移动医生工作平台“杏仁医生”上窃取了352 962条信息。后杏仁医生证明传闻属实,并表示相关信息并未对外泄露。虽然这只是虚惊一场,但医疗相关信息的敏感性,在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上仍旧有很长的路要走。

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前景是毋庸置疑的,互联网结合医疗也会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然而在寻找到成功的模式之前,互联网医疗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资本的加持可以让互联网医疗可以更多的去试错,然而想要实现真正的自救,寻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才是破局的关键所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