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代练夹缝中的定制服务

手游自“重度时代”开启后,玩家付出了越来越多的精力、时间以及财力。与端游时代类似,游戏代练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帮升级的、帮打排位的,甚至是帮做日常任务的都有。代练这个产业发展至今,又在手游圈遭遇了怎样的待遇?

PC Digest - - 游戏 - 文藏熊图

手游代练,因何而兴起?

桀骜曾经是一个端游代练,在《传奇》泛滥的那个年代,他就已经进入了这一行,可以说是其中的“老资格”。但是和很多自己的同行不同,他并没有在这几年里创建或者加入一个工作室,而是继续着那种“夫妻老婆店” 的生活。这对于他来说,原因很简单:作为工作室的老板,需要养活自己手下一票代练,责任重大,而代练有时候所做的事情,是老板很难控制的,但是一旦出事,老板却要因此而负责。比如盗号和使用外挂等行为,在这些事儿发生之后都有可能给工作室带来巨大的

损失。而作为工作室的员工,却不得不面对老板的压榨以及工作时间的不自由。“我已经有老婆和孩子,自己做代练的话,相对更自由一点。”这就是桀骜的想法。

而手游时代的到来,给了桀骜以新的机会。“手游起来以后,我的时间就更加自由了,而且这些游戏操作往往更加简单,我可以用模拟器和手机等不同设备,同时管理多个账号。就算是出门在外,也能完成一些任务。”

也许就是这种方便性,让桀骜索性不再考虑去如同家里所期待的那样,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是和老婆一起,安心在家做手游代练。

而像桀骜这样的手游代练人员,还有很多很多。

薄利多销,真的利很薄吗?

桀骜目前主要接的是《梦幻西游》手游的代练任务。他表示:“像《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虽然做代练更好赚钱,但是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还要磨练自己的技术,而且每个用户的要求都不一样,很难定价。而像《梦幻西游》手游的代练,基本上都是帮用户完成日常任务即可。因为游戏里有自动寻路之类的功能,所以自己实际操作很简单。我的大多数客人,在PK时会自己登录游戏,但是平时的日常活动都交给我来完成。”

而为了拉拢自己的客户,和其他代练一样,桀骜也会给老客户打上一些折扣,他举例说一开始接单的时候,一天的价格大约在30~40元人民币,而如果采用包月的模式,这个价格就会降低到800元人民币。虽然看起来优惠幅度不小,但是自己其实并没有怎么亏。毕竟用户数和用户黏性都上去了,即便是桀骜这种“个体户”,一个月也能拿到上万元人民币的代练费。对于他所在的城市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高收入了。

但是,在代练圈内,这却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收入。桀骜表示,他这种不过是走量而已,那些走质,专门帮人打各种排位,比 如说《炉石传说》之类的代练,才能真正算得上“日进斗金”。而当谈到自己所面向的主要用户群时,桀骜显然摸得门清。他表示,自己的主要用户群都是游戏内比较高端的用户群,甚至有些都是要参加服战的玩家。就是因为他们经济宽裕,在时间上,反而不如一些“零氪”和“微氪”玩家来得自由,所以他们更愿意用金钱来换时间。“你在平时找那些老板是找不到的,都是我们代练在登录(游戏)。只有PK的时候,你才能看到他们。”桀骜这么说。

更定制化的服务

和过去端游时代的代练,服务相对单一不同,由于一款手游的寿命有限,只有极少数手游能够有超过一年的寿命,这就意味着手游代练必须要精通多个不同的手游。而且他们还要具备一定的眼光,去判断哪些手游需要代练的人更多。

同时,这些“长命”手游往往会有更多的玩法,而不同玩家对于这些玩法的需求不同,所以许多手游代练也要推出一些不同的代练套餐来吸引玩家。

比如说在《命运:冠位指定》中,玩家的代练需求往往集中在活动、日常任务、日常登录以及材料本等不同地方,而不同的活动和材料因为掉率不同,也会有不同的价格。就算是同一个活动,因为老板的进度不同,也会导致代练价

格出现偏差。因此有时候代练工作室负责人会根据自己的心情,随意报出一个价格,同样的服务,就有可能出现比较大的价格差。

而越来越多的游戏,就开始走向这种定制化路线,像桀骜那种单纯的日常代练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人们更乐意享受那种“高端定制”的服务,让代练者去满足自己千奇百怪的需求。

代练,同时也是一个建立信任的机会

和一般银货两讫的买卖不同,代练本身并不是什么实体商品,而是一个玩家向另外一个玩家购买服务。但是这种服务是很难被约束的,而且有可能是缩水的,甚至是非法的。很多代练会因为偷懒,而使用外挂来完成工作,或者故意不完成某些承诺的服务。而对于这样的行为,作为买家很难控制。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行为并不会受到游戏厂商的保护,游戏厂商反而是站在反代练一线上的角色。所以为了保证代练服务的安全性,很多人都小心翼翼,要么在各大代练平台中翻看评价,寻找可以相信这些代练的理由,要么干脆依靠朋友介绍朋友的方式,去寻找靠谱的代练。

这种小心翼翼的互相试探,最终往往会让代练双方都找到靠谱的人选。

手游代练,对厂商也是一把双刃剑

前面我们提到过,很多游戏厂商都在多个不同场合明确对手游代练行为表示过反 对。但是这与其说是一种态度,不如说是一种“政治正确”。大家不妨想象一下,一个没有手游代练的游戏世界—没有时间的大佬,肯定不会因为没有手游代练,而自己花时间去玩游戏,他们很可能会干脆放弃游戏本身。而大佬则是一款手游的主要收入来源,相对于动辄在一款手游里砸个几万元人民币的大佬来说,免费玩家和“微氪”玩家不过是游戏厂商提供给他们的服务之一罢了。所以,游戏厂商在反对代练的同时,也没有在实际行动上对代练进行太多的限制。他们本来明明可以利用技术手段,去找到确凿的代练证据,可没有一家厂商真的去这么做了。

但是,手游代练如果过于泛滥,那么也会导致整个手游就好像一个“死人国”一样,都是代练在游戏中走来走去,而代练通常不会和其他玩家产生社交关系。结果就是,哪怕这个游戏本身有出色的社交系统,依旧难以聚拢更多玩家。

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手游厂商往往会通过各种手段,去吸引更多的免费玩家和“微氪”玩家进入游戏之中,润滑游戏的社交氛围,以减少代练对于游戏本身的干涉—当然了,如果手游本身就没有社交系统这种设定,那么这种考量就更不存在了。

事实上,只要掌握好这种平衡,代练对于一款手游来说,是利大于弊的。而很显然,不少游戏厂商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尽管口号喊得响,实际上他们做得并不多。

结束语 手游代练作为一个灰色产业,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潜规则。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重氪”玩家的出现,不管是走量还是走质,手游代练都能给代练者以立锥之地。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在热火朝天的手游代练市场中,手游外挂的阴影也始终没有消失,它们就如同一个个“定时炸弹”一般,随时可能会打破这个脆弱市场的微妙信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