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的“最后一公里”之战正在燃起

6月初,菜鸟物流和顺丰速运围绕数据传输和信息安全问题掀起一场“互撕大战”,最后在国家邮政局的协调下才暂时休战。然而“丰鸟之争”并未就此偃旗息鼓,近日菜鸟物流宣布入股速递易,双方“最后一公里”之战也将会越来越激烈。

PC Digest - - 游戏 -

顺丰速运被阿里巴巴视为威胁

一直以来,我国快递末端“最后一公里”投递的高成本、低效率都是困扰行业的难题,随着快递市场的高速增长,解决这个问题的事也显得愈发迫切。智能快递柜被认为是解决这个难题的有效办法。作为近年来新兴的快递包裹收件(寄件)方式,智能快递柜取件时间灵活、收件及时以及短信通知等特点解决了消费者不希望被频繁打扰、担心个人住址信息泄露等痛点,也促成了越来越多的物流电商巨头开始利用智能快递柜。对于他们来说,智能快递柜能补充自己的配送体 系、解决物流链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在众多智能快递柜运营商中,丰巢是发展得较好的一个。这家与上游快递企业关系密切的智能快递柜运营商由中国部分主流民营快速公司在2015年联合注资5亿元人民币成立,创始股东包括自营快递公司顺丰速运,加盟快递公司申通快递、中通快递和韵达快递,以及物流地产巨头普洛斯。目前,速递易、丰巢和创赢联盟(包括富友、云柜和中集e栈)三家为代表的公司占据国内智能快递柜70%以上的市场,呈现三足鼎立之势。公开数据显示,目前速递易拥有5.6万台智能

快递柜,云柜拥有2.6万台智能快递柜、富友拥有2.5万台智能快递柜、中集e栈拥有1.5万台智能快递柜,而丰巢也在全国70多个城市完成了逾5万台智能快递柜的布局。

此前,马云联合多家民营快递公司构建了阿里巴巴主导的物流与供应链平台菜鸟物流:通过建设信息系统、物流园区等措施,整合多家快递公司的快递资源,以数据来管控物流产业。在圆通等多数依赖于淘宝系电商平台物流订单的快递公司表态支持菜鸟物流后,对淘宝系电商平台依赖程度较低的顺丰速运采取了“疏远”菜鸟物流的态度。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菜鸟物流系统构建在其他快递公司之上,“最后你等着瞧,这几家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是被菜鸟物流给吸走。”这句话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顺丰对菜鸟物流敬而远之的原因。以快递起家的顺丰速运看到了物流企业可能面临的瓶颈,选择向更上游的电商进军,而与其他快递企业合资的丰巢则是它切入社区的重要基础设施。

如此一来,也就不难理解菜鸟物流和顺丰速运互怼的原因了。菜鸟物流称丰巢的主导企业顺丰关闭了对菜鸟物流的数据接口,并停止向淘宝平台回传包裹信息。丰巢则回应称,冲突原因在于菜鸟物流希望获得所有进出丰巢快递柜包裹的所有数据被拒。无论双方谁在说谎,这场激烈冲突至少反映了一个事实:试图解决快递业“最后一公里”问题的丰巢以及它背后的主导者顺丰速运或被菜鸟 物流的主导者阿里巴巴视为潜在威胁。

入股速递易,菜鸟物流拉开末端大决战

事实上,菜鸟物流在2017年初曾试图参股丰巢,当时丰巢正进行A轮融资,但被丰巢拒绝。据称原因是菜鸟物流提出“同股不同权”,要求获得更大话语权,而丰巢股东经过商议,认为应该坚持“同股同权”。最终丰巢A轮融资新增的8名新股东中,菜鸟物流并未位列其中。融资案于3月10日完成,巧合的是,正是从3月起,丰巢与菜鸟物流重新谈判合作,最后谈崩并关闭接口。如今,菜鸟物流与丰巢的数据之争刚暂告一段落,菜鸟物流就切入了丰巢的最大竞品速递易,也难怪业内猜测菜鸟物流剑指丰巢。

当然,也有人认为双方的数据之争仅仅是菜鸟物流、速递易合作的“催化剂”,菜鸟物流本身就有自己的考虑。如果菜鸟物流坚持做物流生态平台,就需要广泛的资源接口,丰巢与菜鸟物流的摩擦,可能会对菜鸟物流在自提柜方面产生影响,所以菜鸟物流投资意在强化快递柜网络资源,并通过资金纽带强化生态联动,此外,也不排除菜鸟物流寻求反向影响丰巢,继而再度谋求未来合作。

目前,智能快递柜市场有两大主流玩法,一类是以顺丰联合申通快递、中通快递和韵达快递等快递商建立的快递柜服务网,这类企业有较强的业务获取能力,能直接承接上游业务;另一类是三泰和海尔等生产制造企业建立的快递柜服务网,这类企业有一定技术能力,从下游切入市场,但获客能力稍弱。菜鸟物流的切入,正是看准这一现状,其投资将改变速递易目前获客能力不足的困境。

随着中国邮政、复星、菜鸟物流参股速递易,速递易与丰巢的距离顺理成章地被拉大,速递易的老大地位也将会更加牢固。然而剧情往往不会如此平淡,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速递易的合作方中国邮政也有属于自己的快递柜品牌—易邮柜,并且易邮柜的市场份额与丰巢不相上下。虽然相较速递易与丰巢,拥有雄厚背景的中国邮政易邮柜比较低调,但是它的市场布局

并不慢。早在2013年,中国邮政就曾计划3年建成10万个人工自提服务点,与同步建设的5万个智能包裹柜,共同组成“易邮”自提网络。2014年6月,中国邮政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决定在电商包裹投递方面打造开放服务平台,中国邮政的10万个自提服务点与5万个智能包裹柜也陆续开放。

尽管易邮柜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市场竞争,但只要在市场中,就必须按照市场化的规律发展,易邮柜最终也逃不开来自同行的竞争。业内人士认为,拥有易邮柜和速递易两张王牌的中国邮政极有可能成为智能快递柜领域真正的老大,今后与丰巢争锋的或许也是中国邮政,快递柜领域的三足鼎立或可演变成两虎相争,并且从当前局势看,中国邮政要比丰巢略胜一筹。

另一方面,菜鸟驿站也并未穷途末路,其在农村和西部偏远地区还有很大的开发潜力,并且相对于丰巢等快递柜的重资产布局,菜鸟驿站只需要和当地的小卖部、便利店谈好合作就行,布局成本远低于智能快递柜。当然,丰巢也并非没有机会,在顺丰速运与菜鸟物流互怼后,京东就宣布接入丰巢,让这场战争愈发精彩。

火热的背后,快递柜面临盈利考验

目前,智能快递柜行业还处于发展初期,快递柜服务商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抢占市场上,毕竟社区等公共资源是有限的,很多参与布局的服务商急于在市场空白期获得先机。然而,一方面是快递柜服务商的快速扩张,另一方面是每年不断增加的亏损,快递柜服务商面临的盈利考验非常严峻。

智能快递柜的投入成本之高可以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据了解,平均每个快递柜的成本在5万元人民币左右,使用寿命约2~3年。如果算上向该区域物业支付的场地费、维护人员和客服人员等一系列成本,一个快递柜的成本就会相当昂贵。因此,快递柜服务商在前期的市场推广中,都出现了亏损,即便是速递易和丰巢也不例外。

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连续两年亏损, 2016年出现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多重下滑。据其 2016年业绩报告显示,三泰控股因速递易等业务亏损超12亿元人民币,亏损额同比扩大3 245% (上年同期亏损3 792万元人民币)。2017年一季度,亏损也将近3 000万元人民币。三泰控股将亏损主因归于旗下公司速递易的大规模扩张、整体设备折旧及运营费用增加。同样,丰巢也无法摆脱亏损现状。顺丰控股2016年年报显示,旗下智能快递柜业务亏损2.36亿元人民币。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盈利是最重要的,速递易与丰巢也无法承受持续的亏损,盈利成为它们最为关心的问题。众多快递柜服务商也在不断进行业务创新,寻求更多的盈利增长点。与昂贵的投入成本相比,智能快递柜目前的盈利模式相当单一、乏善可陈。

按照速递易母公司披露的财报显示,其收费模式主要有五种:一是向快递员收取派件收费,也就是快递员使用速递易快递柜投放快递时需根据快递柜大小缴纳一定费用。二是用户寄件收费。三是向用户收取超期使用费。四是广告业务收入。五是增值服务收入的模式。而丰巢快递柜、易邮柜的盈利模式与速递易类似,不外乎向快递员收费或开拓广告业务。

另外,智能快递柜在社区O2O领域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快递柜除了接收快递,还可以作为社区居民其他服务需求的线下终端支撑。例如,中集e栈就与深圳小白兔专业干洗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当然,也并非所有的O2O模式都适合与快递柜合作,近日美团外卖接入丰巢快递柜就引来一片质疑声。

文图 蜿蜒的河

写在最后 菜鸟物流与顺丰速运的数据之争,更加凸显了智能快递柜在数据收集方面的重要地位,智能快递柜领域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而急速扩张的智能快递柜由于重资产产生的高成本以及创收模式的不明晰,始终面临营收乏力的难题。从物流层到商流层,这场战争谁将获胜,仍有待观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