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出击背后的“京东逻辑”

从表面上,京东近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东一榔头西一棒”,但是如果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背后其实有京东自己的逻辑。在电商行业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京东需要寻找下一个风口。

PC Digest - - 关注 -

向上走,向下走

如果要梳理京东最近的这一系列大动作,其实可以简单归纳为“向上走”和“向下走”。

所谓“向上走”,指的就是京东的一些动作表明它正在谋求和上游的供应链厂商有更多的互动,这些厂商包括手机厂商、芯片厂商、PC厂商和奢侈品牌等。具体的,比如前文提到的京东积极推动诺基亚、夏普和黑莓等手机厂商重返中国市场,为锤子等手机厂商发布会站台等。

其实,京东和一些品牌的合作不仅仅存在于销售层面,甚至还会涉及到更深层次的资本层面。京东这么做的意图也很明显—加强自身对于上游供应链厂商的控制力。而这种掌控能力,又能够为京东带来多方面的好处(当然,前提是这种掌控力的力道足够)。

其一,为积攒的大数据找到应用出口。京东作为一个大型的电商平台,对于终端消费者的需求和喜好非常熟悉,掌控了非常全面的数据。然

而,目前这些数据主要还是用于平台自身像用户推介商品这一个维度上,还没有发挥出这些大数据的最大价值。在和上游供应链厂商合作后,这些大数据就找到了新的出口—京东既可以借助这些数据参与具体产品的早期研发,又可以参与到产品后期的定价销售策略。从诺基亚6到诺基亚8,重返市场的诺基亚品牌,先后满足了用户对于品牌回归和旗舰配置的期待。这背后,很难讲没有京东的功劳。

其二,确保自身核心销售渠道的地位。既然都参与到了产品的研发和定价了,那么在产品的销售渠道方面,京东自然也会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很多新品都选择在京东独家首发,促销形式也更符合京东的节奏。比如,京东为坚果举办“百天盛典”。再比如,刚刚发布的魅蓝Note6就专门为京东推出了独家销售版本。要知道,在京东拥有了更大话语权之后,对手自然就被旁落了。

其三,后续更深入的参与到产品的售后流程,实现长尾效应。在未来,京东还可以更深度地参与到合作品牌的产品售后和用户维护。产品的增值服务、升级维修、后市场和回收置换等环节,都具备不错的想象空间。

与“向上走”对应的,则是京东正在努力在下游的物流配送方面发力。

一直以来,物流都被视为京东的核心竞争力。然而,尽管京东在物流方面获得了不错的用户口碑,但是却遭遇成本的压力。所以我们看到 了京东物流开放给第三方的新政出炉,开始了自我造血之路。京东希望改变目前京东物流单向送货的局面,单向变双向送货取货同时进行,以实现对自身物流渠道的最大化利用。

同时,随着近年来随着菜鸟等平台的逐渐做大,京东物流也面临不小压力,与菜鸟和天天对掐,其实就是这种压力的一种体现。为了巩固自己在物流端的优势,京东选择了和线下卖场巨头沃尔玛合作。利用沃尔玛线下门店和仓储优势,以及自己的大数据能力,提升物流效率节约物流成本。这种效率上的提升,进一步提升了京东平台的购物体验。

事实上,前文提到的无人机送货和智能仓储等举措,都是围绕这一目标展开的。

“向上走”和“向下走”,也为京东带来了不错的回报。市场调研机构GFK的《2017年上半年手机市场行业报告》显示:上半年京东手机分渠道零售额同比增长35%,增速远超其他电商近11倍,线下市场近3倍,市场份额高达48%,位居行业首位。

刘强东的“第四次零售革命”

“零售未来可能会演化出更多新的业态,超越今天的想象。但无论它怎么发展,一定还是会紧紧围绕‘成本、效率、体验’。”这是刘强东在《第四次零售革命》一文中的核心论点。

通过市场大数据开发和迭代的产品,更智

能更高效的物流体系,这不正体现的是刘强东口中的“成本、效率、体验”吗?原来,京东近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其实都是围绕“第四次零售革命”在进行。

事实上,京东的举动不止上文提到的那些。近日,首家京东之家在北京通州万达店开业,店内提供了人脸识别、智能推荐和电子价签等零售新玩法。用户进店逛一圈之后,店内的大屏幕上还会依据消费者停留位置生成的热力图,猜出用户喜好并以此推荐商品。据京东透露,在年底之前,京东在全国将开设300家以3C为主的零售体验店。其中,包括位于一二线核心商圈的“京东之家”,以及各级城市次商圈的“京东专卖店”。

同时,京东还公布了“京X计划”—与腾讯、今日头条、百度和奇虎360四大核心流量入口达成战略联盟。这四大流量入口都会为京东开设一级购物入口“京东特供”。一方面是线下布局“京东之家”,另一方面则是在线上抢夺流量入口,再加上前文的品牌合作和物流扩张,组成了京东“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几大主要路线。

京东要做未来零售业的基础设施。什么是基础设施?也就是日常都离不开的东西。而要做到这一点,刘强东所倡导的智能商业则是前提。不过,要做到他口中的“3个I”—感知(Instrumented)、互联(Interconnected)和智能(Intelligent),并将其转化成“成本、效率、体验”,需要突破的关隘无数,细节分发复杂,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眼下的几个问题

刘强东此次的“第四次零售革命”提法,不禁让我们想起马云正在摇旗呐喊的“新零售”概念。的确,二者之间最终可能殊途同归。不过,眼下京东的动作虽然频繁,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聊聊品牌合作。中国的电商格局并非京东一家独大,因此京东在和品牌厂商谈合作时,对方自然会在心底掂量京东和阿里巴巴孰优孰 劣。目前从体量上来看,京东其实并不占优。所以,我们看到和京东合作的品牌皆是黑莓、诺基亚和VAIO这样的具有情怀的昔日王者,在当下他们处于劣势且小众。这些品牌可以给京东增加吸睛度,但很难实现大额的销售目标。比如,定价13 288元人民币的VAIO笔记本电脑,VAIO自身或许也没有很高的市场预期值。黑莓和夏普手机的回归,也同样如此。如何在阿里巴巴的气场下,抢得更多大品牌是京东需要思考的话题。

其次,和“新零售”概念的竞争。相对于京东,财大气粗的阿里巴巴在新零售方面的投入更甚,先后和多家线下门店达成合作。不久前,阿里巴巴的无人超市也现身城市闹市。除了钱,阿里巴巴还有支付、文娱和社交等庞杂的业务线,可以为其新零售战略提供全方位的支持。而在很多人看来,京东目前虽是腾讯的“嫡系部队”,但毕竟不是腾讯亲生,能得到多少资源上的支持,还得看腾讯的态度。

最后,则是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上不成熟。无论是“第四次零售革命”还是“新零售”,人工智能都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尽管人工智能近年来的确红得发紫,但何时才能真正落地谁也给不出标准答案。比如,京东的智能无人机计划就遭遇了跳票的尴尬。可见,尽管“第四次零售革命”和“新零售”的概念很美好,但要到完全落地还需时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