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类APP的明争暗斗

当你的孩子做作业遇到不懂的问题,打开在线教育搜题类APP去寻找解题方法的时候,却发现一条条“辣眼睛”的黄色淫秽内容。作为家长的你,内心是不是很愤怒呢?而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了现实当中。

PC Digest - - 游戏 - 文 黄成图

飞来横祸谁之过?

2017年的8月9日,多个新浪微博“大V”突然曝出在线教育搜题类APP《小猿搜题》“涉黄”的截图—图片显示《小猿搜题》评论区内存在多条含有色情诱导信息的内容。

一时间,《小猿搜题》立刻受到了口诛笔伐,舆论认为这个完全是《小猿搜题》的管理不到位造成,理所当然应该受到批评,甚至有言论要求该APP下架。不过现在的各种事件最有趣,也最有意思的剧情反转发生了。

在8月14日的沟通会上,小猿搜题称公司在 被指控涉黄后,第一时间排查涉黄内容的来源,发现有固定账号在恶意散发色情信息,而这些账号的登录IP地址“均指向作业帮办公所在地”。同时,小猿搜题还发现有作业帮的销售人员王某以家长的身份向电视台举报《小猿搜题》涉黄。也就是说,小猿搜题认为自己现在完全就是一个被害者。

在小猿搜题召开沟通会后,作业帮当天就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自己遭遇来自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并表示对于任何故意诋毁和诽谤作业帮的行为,将追究其法律责任。不过有趣

的是,该公告中并未明确“某同行”是否为小猿搜题,这是否为心虚的表现,就不得而知。

而在8月15日下午,小猿搜题联合创始人李鑫称:“公司已经就此事报案,并表示小猿搜题掌握的证据确凿,若作业帮方面否认其指控的相关行为,小猿搜题将放出更多证据。”在本次事件中,小猿搜题旗下子公司粉笔网的CEO张小龙在其个人微博上对作业帮和百度进行了猛烈攻击,甚至在直播中多次出现了辱骂百度的言论。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这两家公司的背景情况,《小猿搜题》APP由粉笔网于2014年发布,目前已经进行了6轮融资。而《作业帮》APP则是由百度知道打造,刚完成了C轮融资。也就是说,这两家公司在教育领域是直接竞争对手,产生矛盾是必然的,不过没有谁能想到,会使出这样的“损招”。值得大家注意的是,8月14日上午,作业帮对外宣布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

冲突升级谁之责?

当大家认为这些只是两家公司打打口水战,不会真刀真枪的“干一仗”的时候,作业帮的母公司百度公司在其8月17日的声明中提到,《小猿搜题》为达到引发关注、扩大影响的目的,给百度公司品牌及商誉造成显著伤害。百度已正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粉笔蓝天科技 有限公司(粉笔网)CEO张小龙和自媒体“酷玩实验室”严重侵害百度名誉权,要求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并以公开赔礼道歉,同时索赔1 500万元人民币,其中向张小龙索赔1 000万元人民币,向酷玩实验室索赔500万元人民币。

而8月24日,小猿搜题也正式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分别起诉作业帮以及百度两家公司,要求两家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共计6 501万元人民币。小猿搜题指控作业帮在《小猿搜题》APP内蓄意发布非法内容,并通过公关传播、散布虚假事实,严重侵害小猿搜题名誉权,要求作业帮赔偿经济损失5 000万元人民币,并在公众渠道向小猿搜题正式道歉。同时,小猿搜题另案起诉作业帮控股方百度公司,指控其在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违背事实诋毁小猿搜题商誉,并要求百度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 501万元人民币。对此,小猿搜题CEO李鑫表示,将从民事与刑事两个方面提请诉讼。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小猿搜题是在掌握了所谓大量证据的情况下做出的应对,而此时另外一个当事公司作业帮暂时未有所回应。

净土不净谁之责?

在李鑫看来,竞争对手之所以敢构陷小猿搜题,是因为“过往有类似的案例,成功了还有收益。所以有人认为可以继续这么干。所以我也是基于这一点,要把这么荒谬的事情讲出来。讲了之后,有些人至少不能再如法炮制了吧”。

其实就这个时间点而言,谁对谁错我们姑且不去评判。但是我们认为,原本辅导孩子课业的APP无论是内容制作还是市场运营,都应该是“干净”的。不会也不应该被商业竞争所污染。而现在这块净土不单单是简单的污染,而是被人结结实实的“糟蹋”了。

随着我国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每个空白领域都有可能从蓝海快速进入红海。商业竞争手段不断升级,从早期的门户网站到现在的流量入口,大家都在拼命的争夺市场主导权,所以竞争手段不断拉低,也应该属于正常现象。

李鑫表示:“小猿搜题一直都有严格的UGC

内容的审查机制和流程,包括敏感词过滤和人工审核。”不过从实际的情况来看,这个机制并没有起到很好的过滤作用。无论是否有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就这一点,小猿搜题就难辞其咎。APP的后台是自己在管理与运营,既然出了事情,找到问题所在,第一时间扎好自己的“篱笆”才是硬道理。

在本次事件中,可能这两家公司有一家在撒谎,也可能有第三方在挑动。无论是诽谤碰瓷还是恶意营销,这都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中“首开先河”。让大家知道了,原来这个世界不光没有下限,连底线都可以没有。

到底谁是受害者?

在本文当中,我们不想口诛笔伐任何一方,虽然很多人会想到“血友病帖吧”和“莆田系”这些字眼,理所当然的认为某一方就是始作俑者。就本次事件而言,无论作业帮也好,小猿搜题也罢,他们的是非曲直媒体关心,投资人关心,“吃瓜群众”关心,只有一类人不关心,那就是这个事件的最重要的当事人:用户—成千上万使用教育类APP的未成年人。

但是这些企业在互相缠斗当中,在指责对方的无耻与卑劣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方对用户道歉,没有向用户赔偿,甚至连一个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也没有提出。

当事方都试图用细节、用数据、用资本和用股权来阐明自己的在这个事件中有多么无辜,多 么可怜的时候。做为最终受害者的用户实际上被商家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做为用户的我们,此时心中是不是感到有些微寒,然后再仔细思量,可能就是极度深寒了。

互联网教育路向何方?

做为全球移动互联网的领头羊,我国现在的互联网发展的势头着实喜人。不过在这个势头之下,可能隐藏着很多暗礁,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对某个行业,甚至整个移动互联网产生致命打击。

互联网教育行业现在的发展方兴未艾,而教育也一直是中国人最舍得投资的行业,在这个领域激烈的竞争是其实大家都可以预见。不过希望我们希望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最起码不忘初心,记得这个行业的受众是我们的下一代。无论是产品还是服务,所有从业者都希望给下一代提供最好的,而不会是肮脏的,带着血的产品。

当然,我们也希望国家在一些特殊行业的法律法规以及执行层面可以加强,确保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快速发展,而不会因为某一两个事件而让整个行业变得竞争无序。

这里引用作业帮CEO侯建彬所说的一句话: “教育的情怀和资本无关,也和互联网无关,教育的本质是服务于学生,为社会培养更多的人才。做教育事业,就是做培养人的事业,企业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和义务。”

“育人先育己”,从事这个行业,如果自己都没有教育好,更不要想跟着教育好下一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